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英米】苦恼于是否要喜欢【哈利波特AU】【FIN】

提要:

1.魔法世界。

2.我一个晚上写出来的东西。

3.祝愉快。

4.之前的第一章第二章我就删了,合并起来,反正没多少字,直接跟着后续一起发了。



【正文】


【一】

“阿尔弗雷德·F·琼斯抓到了金色飞贼!格兰芬多赢得了魁地奇!”

“WOW!!!!!”

随着裁判的哨声和解说员的评断,格兰芬多的学生瞬间情绪爆炸,他们在围台上来回蹦跶欢呼,掌声,口哨声和喝彩声一直持续。阿尔弗雷德站在光轮2000上高举着手里的金色飞贼,笑得灿烂极了。他冲站台上的弗朗西斯眨了眨眼睛,调皮可爱。

阿尔弗雷德,格兰芬多的人气搜球手,三年级生。

这一场比赛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较量,相对于格兰芬多的欢腾,斯莱特林这边看起来就要灰暗多了,大多数斯莱特林的学生都在低头叹气,好几个捂住了脸,表示失望,他们差一点就能赢得比赛,时间就差一点,而他们的分数比格兰芬多的高一些,但是阿尔弗雷德扳回了局面,他抓住了金色飞贼。

亚瑟手撑护栏,他没有任何表情,就那么沉默地看着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被人拥着走出了赛场,人群里发出的说笑声热情而又美妙。

 最终,格兰芬多赢得了学院杯,三年级生的上半学期结束了。

 “阿尔弗,寒假想要回家吗?”变形课课后,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一同走在去大厅的路上,他轻巧地问着,但出乎意料的,对方摇了摇头。“不打算回去。”阿尔弗雷德摇了摇头,看起来有些苦恼和小委屈,“我爸妈居然去度假了,他们都没想到我。”

“没关系,要不要哥哥我陪你?”弗朗西斯大笑,他将自己的胳膊搭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反正哥哥不需要回去。”

“都行。”

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没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了。

“人越多越好。”

 两个人步入大厅,这里的一切都如初见时那般奇幻,无论看多少次都会感到意外和欣喜。

 格兰芬多的桌子和斯莱特林的桌子在大厅的最左右两边。

 打从两个人进来,亚瑟就一直注视着阿尔弗雷德,两个人的桌子更是处于大厅的对角。但是不妨碍,亚瑟的视力极佳,他依旧能看清阿尔弗雷德,而且现在人不怎么多。

 坐到座位上,阿尔弗雷德晃悠着和弗朗西斯聊天,头上翘起来的头发跟着来回蹦跶。

 ‘苦恼于是否让他爱上我。’

亚瑟皱眉看着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说说笑笑,手里的小瓶子被攥得更紧了些,那是一小瓶迷情剂,能让人产生情感错觉。

比如,误以为自己爱上了某个人。但是,虚假的东西始终不会变成真实。迷情剂给的感情也是一种谎言。不过即使这样,亚瑟依旧想要使用它。

毕竟,在分院帽仪式之前,他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笑起来能让人心化的家伙。

 

“不冷吗?”阿尔弗雷德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给了那个看起来比自己小一圈的亚瑟,“给你吧,我马上就能回家,没关系。”

天上还飘着雪,亚瑟正蜷缩在一个巷子的角落里安慰自己,安慰自己一个人的十一岁生日,由于魔力暴乱,亚瑟被彻底赶出了孤儿院。阿尔弗雷德刚从同学家回来,正巧注意到了这个孩子。

说完,阿尔弗雷德把厚外套披在了亚瑟的身上,接着打算跑回家,亚瑟愣了下,随即喊了一声,但是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能:“hey。”

“怎么了吗?”

 “那个,我。”亚瑟支支吾吾,“能祝我,生日快乐吗?”

“今天,我,生日……”

亚瑟的声音越来越低。

阿尔弗雷德听到了,他瞪大了眼睛,然后说了句‘等等。’随后跑开。亚瑟有些失落,但是他听到对方让他等等,于是又重新开始期待起来。不出十分钟,阿尔弗雷德回来了。

 “生日快乐。”

阿尔弗雷德手里捧着一个小蛋糕,看起来非常甜蜜。

“街上好多地方都关门了,这是我今早买的,可以吃。”

 亚瑟愣愣地接过了对方手里的蛋糕,在对方露出了一个甜美可爱的笑脸后红了眼睛,阿尔弗雷德惊慌失措,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然后,他给了亚瑟一个吻,在脸颊上吻了一下。

 “别哭。”阿尔弗雷德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我妈妈总是在我哭的时候亲我一下,所以我觉得对你来说应该也有用,所以说,别哭了。”

 亚瑟果然笑了起来。

阿尔弗雷德松了口气,也笑了。

夜幕下,亚瑟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

 这是他们第一次的相遇和交谈,随后便没了交集。

直到现在。

 

【二】

当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又一次相互靠近着交谈时,亚瑟下定决心使用手里的这瓶迷情剂。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冲他的小精灵道歉,因为他派她去窃听二人对话,虽然的确是得到了有用的消息,但那过程和手段让人感到可耻。

迷情剂的效果可以维持三个星期,假期也正好三个星期。而这三周的假期,阿尔弗雷德不回家。明天是假期的开始。

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走到返回宿舍的路上,亚瑟从后头疾步赶上来,然后加速走到了阿尔弗雷德的面前。两个人被突然出现的亚瑟吓了一跳,也都停了下来。

“那个,有什么事吗?”

阿尔弗雷德疑惑地问着。亚瑟少有这样近距离观察阿尔弗雷德的机会,心里跳得快极了。他反应了一小会儿,随即手忙脚乱地从怀中的口袋里摸出一只徽章,然后隆重地用双手将这枚徽章递向阿尔弗雷德:“这是我制作的魁地奇徽章,你是我最崇拜的搜球手,希望你可以接受它。”

那枚徽章是古铜色的,表层的凸面是金色飞贼,金色飞贼展开的翅膀十分逼真,甚至能让人感到绒毛的细度。当然,那上面施了迷情剂。亚瑟摸过这枚徽章,他算是中了迷情剂的毒,但只要阿尔弗雷德接受它,这个咒语就能生效。忐忑和心里的刺痛被迷情剂的效果放大了数百倍,亚瑟强忍着‘不会被暗恋的人所接受’的绝望,面上装佯镇定地保持姿态。

“啊,哦。”阿尔弗雷德意识到这是他的粉丝,随即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有那些男孩儿女孩儿为他欢呼,但像这样如此认真地请求他接受的,亚瑟倒是头一个,“谢谢你,我很喜欢这个。”阿尔弗雷德接过了那枚徽章。大概是因为不熟悉,两个人对视间有些尴尬,但阿尔弗雷德天性热情,他忽视了空气里的不安稳,爽朗地开口:“hey,你叫什么名字呢,反正你知道我的名字,我想我不用多余介绍自己。”

“亚瑟·柯克兰,斯莱特林三年级生。”

亚瑟拘谨不安的模样让阿尔弗雷德感到好笑,他不怎么理解为什么一个男生能这么腼腆,毕竟他的周围都是些不懂害羞为何物的粗神经生物。“嗯…亚瑟,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阿尔弗雷德丝毫不显得小气,他问着,随后却在某一瞬间里陷入了迷茫,“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让人耳熟?”但不知道为什么,亚瑟并不打算让阿尔弗雷德记起他们曾相遇过这件事:“可能是我的名字比较大众化。”他把话岔了过去。阿尔弗雷德点点头,表示认同,他不在乎这种认可是否礼貌。

三个人一同走着。

“你假期回家吗?”阿尔弗雷德还记得这件事,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多找几个人跟他一起在霍格沃兹里待着。亚瑟当然知道,他摇了摇头,表现出一副有些可惜的神色:“我的父母有点公务要做,今年假期我想我没必要回去了。”

“那很好啊。”阿尔弗雷德表示惊喜,但随即又觉得不妥,“啊,不是,我很遗憾你不能回去和你父母一起呆着,但是,我是说,我也不会回去,我们可以一起留在这里,我们可以一起玩。这样会有趣些。”这里的一切都不是那些麻瓜学校可以媲美的,即使是假期,霍格沃兹依旧能让人欢乐不断。“我们可以,猫头鹰联系。”阿尔弗雷德补充道。

由于学院不同,亚瑟还是得和两人分别,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走了别的方向。亚瑟假装走了几步,然后回头看着阿尔弗雷德的背影,对方永远是那副活力十足的模样,但又那么让人喜欢。亚瑟喜欢阿尔弗雷德,有没有迷情剂他都喜欢,但那药剂把他的感觉放大了,打从接触到药剂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像是被灼烧着一样疼痛难忍。直到阿尔弗雷德消失不见,亚瑟这才转回身子,他捂着自己的嘴唇,不想让自己哭出来。

由于是自己配置出来的魔药,它的药性有些差,大概六个小时后才会开始发挥作用。而六个小时后,正巧是凌晨,一个新的开始。

亚瑟期待着,也心酸着。

阿尔弗雷德在睡梦里清醒过来,他看了眼周围,弗朗西斯还在熟睡,但阿尔弗他自己却再也睡不着了。

起初他也迷茫,毕竟他没办法形容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似乎知道了为什么,因为他的心里充斥着一种甜蜜。

一种酸涩的甜蜜,混着某个人的名字。

“亚……瑟?”

阿尔弗雷德尝试性地念出那个名字,不知名的感觉倒得他牙都酸。在迷糊里,阿尔弗雷德又念了几遍,带着一股子依赖和喜悦。随着名字的一次次脱口而出,亚瑟的面容和声音在阿尔弗的大脑里越来越清晰。

他深金色的短发,墨绿色的眸子,帅气好看的面容,优雅得体的身形,还有迷人到令人惊艳的声音。每一样都在阿尔弗雷德的心里放大回响,循环播放。

现在,非常非常,想要看到那个人。

阿尔弗雷德的心里像是有个金色飞贼在高速漂移,说不出的欢腾。

亚瑟一晚上都是半睡半醒,随着咒语发作,一段时间里,他也本能性的彻底清醒了过来。还没等他来得及做点什么,阿尔弗雷德的猫头鹰飞到了他的窗台,那只猫头鹰的喙里叼着一封信。

‘来自阿尔弗雷德。’

 

【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有必要向你表达我的想法。现在,我在这里单方面宣布,亚瑟·柯克兰,你该是我的恋人了。希望你想要到钟楼这里和我聊聊天。’

短短的几句话,带着阿尔弗雷德特有的自信和傲慢。亚瑟捂着嘴巴笑了起来,但下一秒反应过来后,亚瑟随即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拾自己。当然了,一边笑一边洗漱穿衣,好几次差点把牙膏沫吞到肚子里去。

亚瑟围着斯莱特林的围巾,穿着魔法师的巫师袍,墨绿色的颜色辉映着他的瞳孔,一切恰到好处。

钟楼上,阿尔弗雷德先到了一步,他正坐在围栏上看月亮,双腿荡在空气里晃悠,看着特别天真。亚瑟有点不好意思地靠近阿尔弗雷德的身后,心里咚咚发响,不安和期待让他双手发凉。

“是亚瑟吗?”

阿尔弗雷德头也不回地问着,亚瑟慌乱地回应,引来阿尔弗雷德爽朗的笑声。

“hey!”阿尔弗雷德轻喝一声,反手从围栏上翻了下来,落在亚瑟面前,他的眼睛发亮,在月光的映射下,像是点着流萤。

“看了我的信吗?你的答案是什么?”

这两句问话颇有阿尔弗雷德的风格,自信,不容人拒绝。但面对恋爱,无论是谁,都会是猜疑并且患得患失的。阿尔弗雷德问得笃定,但亚瑟听得出来,他在害怕。亚瑟观察了他三年,这点小事还是看得出来的。

“当然是非常愿意。”

亚瑟不打算对阿尔弗雷德耍点什么花样,他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是能多一秒是一秒。

在阿尔弗雷德的主动靠近下,两个人接吻了,清亮的月光下,雪花带着凉意,但亚瑟的世界却无比火热,两个人嘴唇相触的一刹那,亚瑟感觉自己的周围盛满了黄郁金香。

这天一早,弗朗西斯惊讶地看到阿尔弗雷德勾搭上了他昨天才认识的小粉丝亚瑟。

“阿尔弗,你学坏了。”

弗朗西斯勾着阿尔弗雷德的脖子,一脸坏笑。

“哥哥我居然不知道你喜欢这种类型。”说着,他回头看了眼站在原地一脸呆萌的亚瑟,随后表情带了点可惜。

“你们是……PY?”

“开什么玩笑。”阿尔弗雷德笑着推开了弗朗西斯,笑容无比幸福满足,露着的小虎牙看着特别可爱,“他是我的爱人,我想要和他在一起一辈子。”

弗朗西斯一脸被镇住了的表情,他想调笑阿尔弗雷德这是怎么了,他们也就三年级,虽然已经十四岁了,但对于度过一生这个念头,还是太过于突然。不过以弗朗西斯对阿尔弗雷德这么多年来的了解,阿尔弗十有八九说的是真话。

弗朗西斯的变形课课业极好,但魔药课成绩却一塌糊涂,他甚至不知道还有迷情剂这一说,所以也就没考虑到这个问题。

亚瑟在接收到弗朗西斯质疑的目光后,笑着走到阿尔弗雷德的身边,轻轻握住了对方的手。

“我们昨天才发现,我们之间的联系,比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亚瑟没头没尾的话让弗朗西斯感觉有些可以理解,毕竟爱情是种奇怪的东西,它们不能描述,没有始末,存在于过去和未来,说不清道不明。

“随便你们,哥哥我就不打扰了。”

弗朗西斯冲两个人摆摆手,朝相反的方向走远了。

亚瑟稍微握紧了些阿尔弗雷德的手,阿尔弗雷德感应到他在用力,随后冲他眨了眨眼睛,跟着收紧,末了还不忘捏捏对方的掌心。

空气里似乎充斥着跳跳糖,它们在两个人的耳边噼里啪啦地炸响,碎得二人周身都是甜味。

“我不知道跟你谈恋爱会这么甜。”亚瑟有种梦想成真的满足感。

“我也不知道。”阿尔弗雷德看起来也很甜蜜。

 

【四】

“亚瑟,玩魁地奇吗?”

阿尔弗雷德举着自己的光纤2005问,他们两个正在格兰芬多的宿舍里,弗朗西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那我肯定,这会是场单方面虐杀。”亚瑟点了点头,取得了自己的光纤2004,虽然比不上光纤2005,但反正还算是不赖。

亚瑟的话说得没错,阿尔弗雷德的飞行天赋不是一般人能媲美的,大概只有几十年前波特家族的那个男孩能胜过他。亚瑟的飞行技术也不差,但与阿尔弗相比起来则是相形见绌。

阿尔弗雷德像烟花放射后留下的闪光,只是他要更快。

亚瑟飞得很稳,速度也不慢,但阿尔弗雷德就像是光一样为围在他身边闪动,阿尔弗从上空俯冲到他的身侧,然后再滑落到下方另外向上折返。阿尔弗的扫帚的尾端被改良过,有蓝色的火焰,在快速的移动下,光芒留下的残影因为视网膜的视觉错误而在空中留下一道道长短不一的弧线。天空里,阿尔弗雷德欢呼尤为热闹。

“亚瑟,看着我!”

在亚瑟忘情的欣赏中,阿尔弗雷德唤回了亚瑟的神志。

亚瑟听话地停浮着,阿尔弗雷德在空中急促地转弯加速,突然的回转让亚瑟担心阿尔弗雷德会不会把自己甩出去。阿尔弗雷德加大了扫帚尾端的火焰,天空里留下的图案更加清晰,保存时间也更久。

巨大的蔚蓝色背幕下,阿尔弗雷德停在了亚瑟·柯克兰这个名字的中心,他大口喘着气,脖子上的围巾早就因为高速飞行散开了。阿尔弗雷德将手插在发间向后梳去,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快意。

“行吗?”

阿尔弗雷德身后的名字淡去,亚瑟的心里升起了一种说不清的意味。

他多希望对方这么做,是因为爱情。

而不是迷情剂。

“怎么了吗?”阿尔弗雷德慢慢靠近亚瑟,对于他这样不喜欢读空气的人来说,能这么体谅亚瑟的心情,也是非常难得的了。

“没什么。”亚瑟别过脸,“只是太煽情了。”

“好~”

阿尔弗雷德将扫帚调整到两个人持平的状态,然后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亚瑟的额头上,两个人默契十足地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也没有更进一步动作。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雪,它们落在两个人的发间,这两个人没什么感觉,世界似乎都是不会运作的东西。

“我不知道你会这么浪漫。”亚瑟轻声说着,只有阿尔弗雷德能听到对方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

 

 

【五】

过没几天,便是平安夜,说实话,新年都不如圣诞热闹。

大家在圣诞树下放置自己的礼物,上面只有对方的署名,至于赠送者的名字,大概是在礼物里面。

“诶呀,为什么你们过圣诞还要过新年?”王耀把手里的鹿角发箍戴在头上,配着他相对来说纤弱的身材,看着特别孩子气。

“我也不知道诶。”伊万在一旁应腔,他笑眯眯地看着王耀,顺手给对方递了块蛋糕。

阿尔弗雷德在一旁到处上蹿下跳,他是个不怎么适应寂寞的人,尤其是这种情况,他想让场面更热闹点。

“弗朗西斯,你在干嘛。”

阿尔弗雷德凑到一直待在窗边的弗朗西斯身边,偷看了眼对方的手机界面,似乎是正在和谁聊天。

“你们四个都成对了,哥哥我当然要和我的另一半道一句节日祝福。”

说完,弗朗西斯把手机揣回了口袋里,推着阿尔弗雷德把他扔进了亚瑟的怀里。

五个人,如果想要热闹起来也不难,但在一对儿已经在一起,另一对儿不清不楚的状况下,反倒什么都不方便。五个人在说不上热闹但温馨的气氛里度过了这个平安夜。

阿尔弗雷德坐在圣诞树一旁,托着脑袋观察离他最远的一只礼物盒子,盒子不大,外层包裹着墨绿色的圆点纸,绑带是深绿色,被它的使用者完美地系住了整个盒子,最上面是朵漂亮的礼花,插在礼花中间的卡纸上写着阿尔弗雷德的名字,那是给他的,而他的赠送者,想都不用想都该知道是谁。

“十二点过了,我能拆我的礼物了吗?”

其他三个人回了自己的房间,只有阿尔弗雷德和亚瑟还守在客厅里,壁炉的火光把二人的脸庞映得格外柔和,整个房间铺满了一种名为温柔的心绪。

“当然可以。”

得到许可后,阿尔弗雷德立马将那个礼物移到了自己怀里,他尽可能完整地剥开整张包装纸,然后打开里面的盒子。

盒子里躺着一枚戒指,斯莱特林学生专属的尾戒。

“你大概跟我想到了一样的东西。”

阿尔弗雷德微笑着关上了盒子,然后催促亚瑟去拆开属于他的礼物。

阿尔弗雷德送的礼物从体积上来看要稍微大些,亚瑟同样小心地剥开了包装纸,然后打开了盒子。

同样,那是一枚格兰芬多学生专属的尾戒,但不一样的是,尾戒下放着一本巴掌大的册子。

“打开来看看。”

阿尔弗雷德鼓励地说着,语气里带着期待。

亚瑟取出册子,然后将尾戒小心放回盒子,巴掌大的册子有一指厚,亚瑟一页页翻开来看,那里面是满满的相片,和麻瓜世界的静态图不一样,魔法世界的相片可以移动。

那里面有阿尔弗雷德单人的,亚瑟单人的,也有两个人共同的。

每一张都是笑颜,还有满溢的爱。

“虽然我不怎么喜欢读气氛,但是我能感觉得出来,你总是在患得患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希望这本相册可以让你安心些。你可以把它缩小放进口袋里,感到不安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

“你应该花了不少时间。”

亚瑟闷闷地说,哽在喉咙里的气流让他几欲哭泣。

“还行,也没多久。”

两个人半坐在地毯上,被壁炉烘烤着的房间格外温暖。

阿尔弗雷德将脸颊凑到亚瑟的脸庞边,像猫一样轻轻蹭着,好比动物一样的安慰方式。

“我不知道你会在意我。”亚瑟数着日子,时间越来越短。

“我也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十指相扣。

 

 

【六】

距离开学还有四天,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忙得就像是无头苍蝇。

理由没有其它,因为阿尔弗雷德的魔药成绩考砸了,但他没有复习,因为谈恋爱所以谈到忘我。

“你应该早点跟我说。”

“鬼他妈记得这种事,我脑子全是你。”

两个人在图书馆里小声交谈着,不过因为是假期,人少得要命。

“嘿,你们两个,不能在图书馆里谈恋爱。”

盲眼莎莉出现在两个人面前,义正言辞地说着,顺便不忘拍击两个人的桌面。

“得了吧你,别打扰我学习。”

阿尔弗雷德不耐烦地打发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鬼魂,随后接着苦恼地背诵魔药学知识,上百页的知识点让他头都快炸了。

“亚瑟,迷情剂和幻情剂到底有什么区别?”

亚瑟的心里猛地发虚,但随后恢复了正常,他在草稿纸列出了个表格,然后开始解释二者之间的不同。

“迷情剂是让人产生虚假情感的魔法药剂。”

“而幻情剂则是放大已有的情感的魔法药剂。”

“二者的制作流程没有差别,只是迷情剂的配方里,甘草汁要加入三滴,而在幻情剂的配方里,甘草汁要加入六滴。”

“这样啊。”阿尔弗雷德理了理思绪,随后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无法自拔。

让亚瑟感觉好笑的是,他们最后四天的时光,没有任何浪漫情节,完全就是在书本里度过的。阿尔弗雷德为了魔药的成绩,每天都泡在图书馆里。

今天凌晨之前,迷情剂的药效就会消失。

亚瑟每时每分都在惴惴不安之中挣扎,他算不好他的药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他想在药效完全消退之前才离开,但每一刻,他都担心下一秒,阿尔弗雷德会对他弃之如履,虽然他自身确实没什么价值。这种感觉痛苦,但亚瑟甘之如饴。

“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怪怪的。”

“你的错觉。”

两个人坐在图书馆的角落,亚瑟看完了自己该学的部分,太阳已经开始西下了,因为疲惫感,亚瑟感觉意识不怎么清醒,最后,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亚瑟是被盲眼莎莉喊起来的,早就是晚上了,阿尔弗雷德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曾经坐过的座位已经空了,桌面上没有任何书本。

“你还好吗?”

盲眼莎莉用戏剧腔问候着亚瑟,亚瑟点点头,笑得有点难看:“还不错。”

阿尔弗雷德没有选择把他薅起来打一顿,而只是选择让自己独自离开,已经是天赐的恩惠了。

亚瑟只是恋慕阿尔弗雷德,他有些偏执,但并不是变态。

阿尔弗雷德是年级长,每到开学这段时间就特别忙,亚瑟也没有格外去探查对方行踪,所以两个人没有任何交集。

或许这么下去,就能躲一辈子。

亚瑟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心,过了几天,他又恢复了平日里跟踪狂的模样。从这条走廊到那条走廊,从这个教室到那个教室。就连格兰芬多宿舍的胖女士都知道阿尔弗雷德身后跟着一个斯莱特林的学生。

在旋转楼梯转向的最后一刻,亚瑟踏上了阶梯,他不敢靠太近,但旋转楼梯这一关,又使得他不能离太远。

“你不觉得你现在是在犯罪吗?”

阿尔弗雷德从上层走下来,皱眉俯视的模样颇具年级长的风范,不怒自威。

亚瑟整个人像是摔进了冰窖里,瞬间,手脚凉透了,他的耳膜阵阵作响,每个音节都听得清,但也不想听明白。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阿尔弗雷德一步步靠近这个看起来像是傻了一样的亚瑟,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这么个人会是斯莱特林。莱文克劳倒是适合他。

“对不起。”

“听烦了,你给我闭嘴。我问你,迷情剂的配方和幻情剂有什么区别。”

“嗯?”

“回答我的问题。”

“额,迷情剂需要三滴甘草汁,幻情剂需要六滴。”

“你放了几滴?”

“三滴……”

阿尔弗雷德虽然大大咧咧,但是他不是智障,他很聪明,这三周的反差,很容易就能让他猜出是怎么回事。

“你确定你魔药学学得不错?你记反了!我被司德普骂了个半死,就因为这个知识点。”

阿尔弗雷德在亚瑟趴在桌上的时候恢复了,他的胸腔瞬间被清明充斥,周围粉红色的泡泡刹那间碎得看不见,但即使如此,阿尔弗雷德却感觉到,在内心深处,有个他一直没有忘记的影子。

但他记不起来那是谁。

“你是不是在入学前见过我?”

阿尔弗每说句话都要朝亚瑟靠近些,亚瑟默默点头回应他的质问。

“那你可真别扭。”

“如果我不问,你是不是打算不说。”

“或许。”亚瑟既没点头也没摇头。

“梅林的三角裤啊!如果不是我想起来了,我们估计能错过一辈子。”

在亚瑟不解的注视下,阿尔弗雷德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七】

阿尔弗雷德头一次尝试被依赖是什么感觉,亚瑟的那个腼腆但是崇制的笑容燃起了他心里的一把小火苗,然后,一直没有熄灭。

长得漂亮的就容易被喜欢吗?不一定。但阿尔弗雷德的确是记住了那个长相精致的小孩子,亚瑟。就这么埋在心里埋了三年,以至于阿尔弗他自己都忘记了。

亚瑟记反了配方,他制作的是幻情剂,那个只用于放大情感,而不是无中生有的魔药。

让那些感情更加清晰,也更加深刻。

三周里,两个人最亲密的动作就是牵手,亚瑟不敢要求太多,他害怕清醒过来的阿尔弗。

而现在,他们在进行彼此的第二个吻。

这一次,亚瑟感觉周围盛满了红玫瑰。

“我不知道你会喜欢我。”

“不过这个我倒是知道。”


【8600+字,我尽力了,祝愉快。Fin。】

【黄郁金香表示渴望的爱,红玫瑰表示真挚的爱。】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