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英米】过海过芳华【异色】

提要:

1.阿尔弗雷德和奥利弗的小片段。

2.大家都喜欢病娇,但是我却写了个疯子。

【小片段】

阿尔弗雷德头一次见到亚瑟的2P,他叫什么来着?对了,奥利弗。两个英国不能同时出现,所以阿尔弗雷德并不知道亚瑟去了哪里,但当他回过神的时候,坐在对面的人就已经换成了奥利弗。

 

“你好。”

奥利弗的头发带着一种樱粉色,从外表看上去,他和亚瑟似乎并没有太大差别,但出乎意料,奥利弗给人的感觉却更具吸引力,大概是性格所致。阿尔弗雷德将自己的思路从泛空里拉了回来,他有点不明所以地冲对方点点头,表示问好。

两个人坐在客厅里,一时间,没人说话。

 

这是阿尔弗雷德的小别墅,本该是个愉快的周末,但亚瑟的上司却给亚瑟安排了一次私密谈判,一场只能靠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谈判。但两个人的谈话还没进行到一半,怪事出现了,亚瑟莫名消失,而奥利弗取代了他的位置。

 

“请问,你想吃蛋糕吗?”奥利弗柔和地笑了笑,阿尔弗雷德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要问自己吃不吃蛋糕,因为相对来说,讨论和猜测这种异象发生的源头不是一件更加理所当然的事吗?

“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探讨一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蛋糕要放一边。”阿尔弗雷德正经地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另一个自己的存在,艾伦,“你应该知道,我和2P不是同一个存在,至于你为什么来到这里,不是更应该被谈论?”

 

“你在说什么。”奥利弗撤下了自己笑容,皱起眉头,眼睛里充斥着烦躁,他后锉了一下椅子,傲慢地将自己的腿搭到了桌沿上,“吃蛋糕吗?我只想知道这个。”

阿尔弗雷德嗅到了一种莫名的危险,比起亚瑟,奥利弗难缠得多。或者说,亚瑟是个相当和善的存在,而奥利弗不然,作为黑暗面,他的危险系数似乎很高。

 

“你应该听我说话。”

“艹!”在阿尔弗雷德又一次岔开他的问题后,奥利弗啐了一口脏话,但是下一秒,他却又笑了起来,“你可真是个温柔的人。”

莫名的夸赞令阿尔弗雷德顿了下,即使他的思维跳脱迅速,但这不代表他能跟得上一个疯子的思考方式。

 

奥利弗不是恶劣,而是怪异。

 

“我去做蛋糕吧。”奥利弗利落地起身,在没征得阿尔弗雷德同意的情况下直接就占用了对方的厨房。奥利弗穿得像是某皇室的少年,但周身带着一种疯癫。

 

阿尔弗雷德不想和对方有过多纠缠,所以也就任由对方在厨房里动作。也不知道奥利弗怎么做到的,才不到半个钟,杯子蛋糕就完成了。

 

甜美的草莓酱混着蛋糕的香味,粘腻地让人有些不适,但是你不能说它们不好吃,因为口感还是不错的。奥利弗的厨艺很是优秀。

“这位帅气的先生,尝一口好吗?”奥利弗将托盘里的杯子蛋糕拿出,并将它们推到阿尔弗雷德的面前,“我希望你能喜欢它。”在阿尔弗雷德诧异的目光里,奥利弗表露出一种期待并且小心翼翼的神情,就似乎奥利弗真的十分在意阿尔弗雷德的感受一般。

 

阿尔弗雷德犹豫了一下,杯子蛋糕的卖相很赞,但是他不想吃它们,因为亚瑟提过这个,奥利弗有时候会喜欢在食物里面下毒。

“怎么了吗?”奥利弗有些小心地问着,声音细小而且懦弱,带着一种不知名的脆弱,“你不喜欢吗?”

“抱歉,我可能做了你不喜欢的事。”

奥利弗低下头,表情看起来有些黯淡。

这让阿尔弗雷德联想到了亚瑟,只是对方从来没那么明显地表露情感。

“没事。”

阿尔弗雷德最终还是尝了一口,味道合适。

 

“还,喜欢吗?”

“嗯,挺不错的。”

 

两三句话,阿尔弗雷德开始认为奥利弗并没有那么难相处,或许刚刚的感知是错误的。

 

“阿尔弗,你有没有看到一只蝴蝶?”

奥利弗再一次突然发问,引得阿尔弗雷德一愣,他跟着四处看了看,但却什么都没有。

“你看,有一只蝴蝶在飞舞。”奥利弗将手指向一个地方,阿尔弗顺着对方指的方向看去,但却什么都没有。不过奥利弗的动作没停,接着移动了起来,语气虚幻神秘,“它正在飞舞,快看啊,它在那里。”

奥利弗的手画出一种不规则但是自然的路线,他用一种兴奋新奇但是低沉的声音描述着那只蝴蝶飞舞的路径。阿尔弗雷德感到怪异感倍增。

 

“在你的眼前。”

奥利弗突然将手指向了阿尔弗雷德的左眼。

“它钻进了你的眼睛!”

 

奥利弗突然拔高的音量让对方猛地一惊,阿尔弗雷德的眼皮剧烈地跳动了几下。

 

“骗你的啦。”

奥利弗爬上了桌子,然后跪坐在阿尔弗雷德的面前,弯下身子。

 

“骗你的啦。”

和亚瑟颇为相似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可爱明媚的笑颜,引得阿尔弗雷德心里一震。

 

一个疯子。

【1663个字,没什么意思,就是想写写而已......】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