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英米】输了?吻一个!【AU】【FIN】

简介:

1.校园AU。

2.总而言之,比较甜。

3.我不曾拥有这些角色。他们属于本家。

正文:

“6010。”

“6011。”

“6012。”

“6013。”

……

“Hey!”

“7的859倍是6013。”

在阿尔弗雷德得意地以为王耀因为打哽而输了游戏的时候,王耀非常平静的用数据告诉阿尔弗雷德,是阿尔弗输了。

“可怕的中国人。”

阿尔弗雷德悻悻地放下了他高举的胳膊,然后不满地鼓了下脸颊。

“输了就输了,那你想要我做什么。”

阿尔弗雷德的脑子里已经计划好了他可以扳回一局的玩法,只是他现在需要认个输,接受惩罚。

“简单。”王耀笑着,晃了晃脑袋,“吻一下亚瑟,不是脸颊,而且嘴唇。”

 

“你是有什么毛病?”阿尔弗雷德做出一副受到惊吓的表情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动作甚至剧烈到连他呆毛都跟着抖了抖,“是个人都知道他讨厌我,不,是厌恶,你这不是让我去送死?”

和阿尔弗雷德说的应该差不多,是个人都知道亚瑟讨厌阿尔弗雷德,这个平日里严肃正经的学生会会长会在阿尔弗雷德出现在自己身旁的时候不遗余力地疯狂开腔嘲讽,甚至有好几个在亚瑟身边工作的副手都对此感到恐惧。

“好歹你们是舍友,你是瞎了还是怎么了,让我干这种事!”

如果王耀不认识亚瑟,或是不清楚两个人的矛盾,那么阿尔弗雷德还能宽慰些。只不过现在状况很明确了,看来王耀想要自己死……

“这样才有意思。”

王耀用食指点了点桌面,“不然就还钱吧,你上个学期欠的还没还。”

“不如我们再来玩一次。”

“拒绝,不能投机取巧,是什么就是什么。”

“耀……通融一下,大家好好说话。”

阿尔弗雷德把那些钱花在了自己的项目研究上,在它们没上线之前,是不会有收入的。不过话说回来,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他总是让自己处于资金紧张的困境里?

“拒绝,选一个。”

“那还钱好了。”

“OK。”说着,王耀从口袋里掏出了账本,阿尔弗雷德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创击,这家伙是把这些东西随身携带吗?!“我来算算。”王耀飞速翻阅着,然后在页末记下了一个数字。

“十六万七千九百二十三块一。”

“好吧,过两天。”

“嗯?”

“是……现在还的意思?”

“的确。”

阿尔弗雷德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他要疯了。然而在这种关头他居然还有多余的心思思考王耀哪来的这么多钱借他。

“前前后后一共借了这么多,作为同学,我索要的利息可比外面的低得多。”

王耀公式公办,阿尔弗吞了口口水:“过两天?”过两天,等到他的项目上线,他会有比这个多十倍的钱,但是现在,他真的一分没有,也不对,一分还是有的。

“现在。”

“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不然,另一个选择。”

“我确定,你是想让我死。说实话,你是不是非常恨我。”

“不,超爱你。”

在王耀玩味的注视下,阿尔弗雷德颓然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

 

王耀将手肘支在扶手上,手掌撑着自己的脸颊,阿尔弗雷德感受着那个东方人的气势,惊叹于这个身材娇小(相对来说的确娇小)的大男孩居然可以制造出一种若有若无的压迫感,和亚瑟身上所展现出的学生会长风度有差别,王耀给人的感觉更加锋利,却也带着一种内敛。

“倒数十个数。十,九,八,七,六,五。”

“四。”

“三。”

“二。”

“过两天才还的话,利息按照市面价来算。”

“一。”

“好吧,只是一个吻。”

王耀一定是故意的,他在最紧要的关头给了阿尔弗雷德最后一击,这让阿尔弗不得不选择‘亲吻亚瑟’这种事情,毕竟,金钱高于脸面。反正他也不会真的死亡,而两个人的关系也不会再差了,因为都在地狱里了。

“期限,给我个期限。”

“两天之内。”

“再多一些。”

“不行。”

“一星期。”

“三天,没得商量。”

“唔,成交。”

阿尔弗雷德完全没办法搞定在这种利益关系上会突然变得相当精明的王耀,他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个不知名的陷阱里。然而,对于这些,回复他的只有王耀故作和善的微笑。

“放心吧,没那么难。”

“可怕,他可能会打我一顿。”

单是想想都觉得恐怖,并不是说阿尔弗雷德胆小怕被打,而是那很丢人。

学校里的人会看到自己被学生会会长愤怒地暴打,而理由呢,因为阿尔弗雷德强吻了这个学生会会长,多么可怕,脸都要丢尽了。

“到时候可能要逃快一点。”

“给你这个。”

阿尔弗雷德还在喃喃自语,王耀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张A4纸,它被叠了四折,然后被顺利地扔到了阿尔弗的脸上。

“什么东西。”

纸条落在他的腿上,阿尔弗雷德好奇地把它拿起来展开,上面是个人作息时间表,从明天一直持续到下周一,顺便提一句,今天周末。

阿尔弗雷德正儿八经地把纸竖给王耀看,指着上面大写加粗的‘亚瑟·柯克兰时间表’问道:“这个,是什么。”王耀撇了撇嘴巴,然后非常无辜地回复:“我也不知道。”

“说真的,你和布拉金斯基在搞什么。”

阿尔弗雷德非常确信,这两个人捣蛋鬼肯定是给自己挖了坑,多么巧合的游戏,多么巧合输,多么巧合的该死的亚瑟·柯克兰时间表。该死的,好极了。

“为什么要这么认为?只是因为你输了而已啊。”

“那你为什么会有时间表这种东西?!”

“亚瑟个人的,我复制了一份,因为懒得自己重新编排。毕竟我是副手,和他一个系,行程都差不多。所以他的时间表对我来说也有用。”

王耀的辩驳让阿尔弗雷德感到无话可说,真是太TMD的有道理了。

“你可以回去研究研究,还是你想速战速决,亚瑟大概十六分钟后就会回来。”

王耀右脚点地,带着轱辘的电脑椅顺势转了半个圈,并把他送到了自己的电脑桌前。看上去他是打算让阿尔弗雷德自生自灭了。

“我先回去研究研究。”

说着,阿尔弗雷德冲出了王耀的宿舍。

该死的!

 

阿尔弗雷德顺利地逃回了自己的宿舍,关门声大得吓人,这让本田菊不得不从书本里抬起头。他看着他的室友背抵在门边大口喘气,阿尔弗的表情像是见了鬼一样。

“阿尔弗,发生什么事了吗?”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阿尔弗雷德的神色没那么正常,虽说他平时不怎么锻炼,但是也不至于稍微运动一会儿就这么喘。本田菊谨慎地打量着他的室友,很不意外地发现了对方手里被揉得皱巴巴的白色纸团。

王耀给的时间完全是错误的,阿尔弗雷德刚冲出宿舍楼(两个人不在同一个区)就碰到了正准备上楼梯的亚瑟,这个照面让他手脚不听使唤地僵在了原地。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阿尔弗雷德,他墨绿的眼睛盯着这个看上去有些慌乱大男孩,看上去像是要说点什么。不过怎么想都不会是什么好话,毕竟这一刻的阿尔弗雷德表现得非常可疑。

“你手里的是什么。”

亚瑟皱着眉头,阿尔弗雷德手里的A4纸并没有叠起来,它正大摇大摆地展示在空气里。

“没。”

阿尔弗雷德赶忙把纸揉作一团并将它们塞进外套的口袋里,他确信亚瑟没看到纸张上的内容,不然就不单单只是询问了。

“你看上去很可疑。”

亚瑟上前,他毫无绅士风度的想要直接从阿尔弗雷德的口袋里翻出那个纸团。‘和阿尔弗雷德不需要讲究礼节。’亚瑟·柯克兰甚至和他的部员们有过这种发言。最初的时候有的人甚至以为阿尔弗是个坏家伙,他们还找过阿尔弗的麻烦,然后,亚瑟同样给了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一个惨痛的教训,非常,非常的,惨痛。

‘我的意思是:在阿尔弗雷德面前,我不需要讲究礼节,但你们不行。’

 

亚瑟一手扳着阿尔弗雷德的肩膀,另一只手开始摸他的口袋。阿尔弗雷德死死地按住对方的手,两个人僵持不下。“诶!等!”阿尔弗雷德不安地扭动着,两个人太近了,以至于亚瑟可以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

“拿出来。”

“想得美。”

阿尔弗雷德猛地把脸靠近亚瑟,这让亚瑟条件反射般后退了一些,然后禁锢没那么紧了,趁亚瑟愣神,阿尔弗一把就推开了对方,开始头也不回地玩命奔跑。

 

所以,本田菊这才看到了一个脸色不正常的,受到惊吓的,看上去过于可爱的,阿尔弗雷德。

 

而此刻,阿尔弗雷德快被自己吓疯了。他自己怎么敢那么做?亚瑟会杀了他的。

 

说起来,对于为什么阿尔弗雷德会对亚瑟抱有恐惧感的理由,是另一个由头,过后再提。

 

“真的是,糟糕透了。”阿尔弗雷德和本田菊坐在床边,说完,阿尔弗颓然地向后倒去,他将位置把握得很精妙,不会让头磕到墙,也不会让自己的姿势不舒服。

“我也这么认为。”

“或许,我可以借给你点。”

本田菊点了点头,像是在肯定自己的话:“那些钱我还是有点,并且我不需要利息,也不要求期限。”

“真的?!”

阿尔弗雷德立马坐了起来,他捧起本田菊的双手,把脸贴近。

“太好了!”

这个人的眼睛里,藏着星砾。

本田菊如是想到。

 

“当真。”本田菊微笑着。

其实,在阿尔弗雷德的印象里,本田菊这人总是带着一种隐忍的气质,并且无论何时都是一副明哲保身的态度,他根本没想过本田菊会给自己提供帮助。

这倒是喜出望外。

作为速战速决的一位好手,阿尔弗雷德在拿到本田菊的卡时就立马跑去了王耀的宿舍。

何必拖着呢?

阿尔弗雷德急迫地敲门,在亚瑟打开门的一刹那,他立马冲到了王耀的桌边,然后把卡甩到了对方的桌子上:“Hey!我还钱。”王耀愣了下,然后慢吞吞地抬头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得意洋洋的表情让他感到后槽牙有些发痒。

“拆东墙补西墙?”

“额,刚刚那句中文是什么意思?”

“我们那里的一句俗语。”

“额,大概不重要,来吧,先解决这个。”

阿尔弗雷德开心到不停地晃动,身体的律动像是在跟什么音乐的节拍,看上去尤为带感。

亚瑟倚在门边,他连论文也不写了,就站在那里看阿尔弗雷德做出各类不明所以的表现。

“嗯……”

王耀没有动作,他皱着眉把目光移回了书本,在阿尔弗雷德不间断的,闲碎的催促下,他重新不满地抬起头,一副‘你破坏好戏’的斥责脸。

“喂,干嘛是这种表情啊。”

“没什么。”

王耀把书一合,扔到了桌上,伸了个懒腰后他站起身,朝宿舍门外走去。

“去哪里?”

阿尔弗雷德紧紧跟着王耀,当然,那张卡也被他好好地收了起来。毕竟是‘救命’的道具,肯定要妥善保管。

 

不过在看到目前的情况后,阿尔弗雷德可以确定,这两个人在框自己。

他眼睁睁地看着王耀敲开了伊万·布拉金斯基的宿舍门(他们两个人的宿舍紧挨着。)然后绝望地看着王耀在俯下身的伊万耳旁耳语了些什么。这个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富有亲和力的俄罗斯人一直都是一个人住,鬼知道他有多吓人。

“这样啊。”

王耀说完后,伊万直起了身子,他笑眯眯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声音像是烤化了的棉花糖。

“阿尔弗雷德同学,我们进来说话好吗?”

亚瑟正站在门外看着他们奇怪的表现,伊万不由分说地揽着阿尔弗雷德的肩膀把他硬扳了进去。伊万·布拉金斯基比阿尔弗雷德还要高一些。

伊万宿舍的窗户上被蒙了深蓝色的布,上面印着向日葵,但是,看上去并不热情。

尤其是在关上门并且不开灯的情况,房间里显得更加阴森。

“你这样的话,我很苦恼啊。”伊万做出一副困扰的表情,然后歪着头,“你如果选择这么解决的问题话,第一,我会觉得你言而无信,第二,你会让耀失去很多乐子。你说,我是不是需要强迫你完成这件事?反正看你那张脸哭哭啼啼的样子,应该很有意思吧。”

说着,伊万的嘴里发出了类似于诅咒的不明声响。

阿尔弗雷德感到汗毛倒立,一时间,所有有关于这个人的传闻涌上了脑海。

“阿尔弗雷德怕鬼魂吗?”

伊万笑着,然后转过了身,他的后脑上多出了一张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阿尔弗雷德近乎是哭着冲出了伊万的宿舍,他的哭喊声让亚瑟一震,“喂,没事吧。”亚瑟一把拉住准备逃开的阿尔弗雷德,王耀早就回了宿舍,他大概知道伊万做了点什么,所以他并没有过多关心这个,在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时,王耀只是轻笑了一声,接着继续看书。

亚瑟突如其来的关心让阿尔弗雷德感到诧异,但下一秒,他的心里感到委屈和愤怒,都是因为这个人,才会有这些该死的赌约还有什么该死的惊吓。天知道阿尔弗雷德怕鬼,怕得想死。

“滚开!”

阿尔弗雷德鼓起自己的脸颊,用他尽可能恶狠狠的表情瞪了亚瑟一眼,在亚瑟又一次失常的怔楞中,他挣开了亚瑟的手,冲下了楼梯。当然,一边哭一边奔跑。

“伊万干了些什么。”

亚瑟皱着眉走进了宿舍,他有些不满地问道。如果有必要,他可能要让伊万付出点代价,尽管对方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没什么,反正对你没害,而且,你不觉得阿尔弗哭泣的样子意外的可爱?”

王耀的话轻而易举地便转移了亚瑟的注意力,亚瑟回想了一下刚刚的场景。

“嗯。”亚瑟点了点头,非常无良地肯定了一句,“非常非常非常的可爱。”

 

晚上,两个人洗完澡后,阿尔弗雷德便委屈巴巴地爬到了本田菊的床上,好在他们的床铺不算小,两个人也挤得下,尤其本田菊的身形非常纤细。

本田菊无可奈何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像个孩子一样搂着他的腰并将脑袋埋在他的脖颈。“阿尔弗?你还好吗?”打从阿尔弗雷德冲回屋子然后开始语无伦次地描述刚刚发生的一切时,本田菊就知道这家伙绝对不会想要一个人睡觉。阿尔弗雷德怕鬼,这是一件不算秘密的秘密,大家不说,但是大家都知道。

“还好。”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闷闷的,带着点撒娇的意味,他稍微收紧了些自己的胳膊,但是没太过,不然本田菊可就要遭殃了。

其实对此,本田菊倒是有种意外的自满。因为在实际上,阿尔弗雷德并不如表面上那般随性,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个大男孩其实不喜欢和人有过多的肢体接触,除了他认可的人,阿尔弗并不喜欢和他人过于亲密。身为他的室友,本田菊有幸处在被认可的行列之一。

 

“你这样子倒是非常孩子气。”本田菊像是叹息般说出了这句话,然后他摸了摸阿尔弗雷德的发顶,柔软而且顺滑的触感让人忍不住想要赞叹上帝(即使本田菊不信仰这个)。

“有什么不好。”阿尔弗雷德小声地反驳着,“就算是英雄,也总要有克服的难关,然后这样,他才会有进一步的突破。”

然而你不会突破它。

本田菊在心里暗自补充了一句。

“阿尔弗雷德?要睡觉了吗?我去关灯。”

“等一下。”

在本田菊推开阿尔弗雷德想要起身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也立马跟着坐起身,一把拉住了本田菊的袖子,顺带提一句,阿尔弗睡里面。

“那好吧。”

本田菊没有说破,他让阿尔弗雷德拉着他的袖子,关灯,接着再爬回床铺。两个人黏糊糊地一起行动。

黑暗里看不清什么,但是阿尔弗雷德在空调被里反反复复的小动作让本田菊笑了笑,尤其是当那家伙再一次地钻进了他怀里的时候。

真是个爱撒娇的孩子。

一个安宁的夜晚。

 

亚瑟刚进学生会的办公室,早就坐在副手位上的王嘉龙便朝他桌上扔了一张记忆卡。

“这是什么东西?”

亚瑟疑惑地靠近,在他准备拿起桌上的记忆卡时,被王嘉龙给挡了下来:“一百。”

“什么东西我都还不清楚,你就想做交易?”亚瑟一脸无所谓地收回手,然后坐上了自己的座位,气势上尤为盛人,带着一丝狂气。

“我觉得你会要的。”王嘉龙用右手比出一把枪的样子,然后朝亚瑟开了一枪,嘴里还发出了‘Bang’的配音,“这可是阿尔弗雷德的录影,相当高清。我还没有复制,不过你不买的话,我就加印,然后给别人。你知道,喜欢那小子的,无论女生男生啊,都还是挺多的。”

“屁话,你这个可是侵犯个人隐私。”

“听你指示而已。”

亚瑟撇了撇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张一百美元,他把它叠了叠,甩给了王嘉龙。王嘉龙就是吃透了这一点,他当然不会加印这些,那是侵犯个人隐私的事情。但像是把这些东西给亚瑟,那就完全没有外流的危险,同时还能增加自己的收入,一举两得。

“今天没什么事,等等课堂见面。”

王嘉龙接过纸币,然后留下了一个读卡器:“把记忆卡放进去连接电脑,不过我建议你,别太激动。”

说完,王嘉龙一溜小跑离开了这里,临走还不忘关上门。

亚瑟一本正经的从包里摸出笔记本,开机,然后插好耳机。果然不出王嘉龙的预测,他的确很激动。

王嘉龙真是拍了一手好资料,画质清晰,音质一流。

虽然亚瑟承认,阿尔弗雷德的反应相当吸引人,可爱得让人心里发痒,但是,他可不待见阿尔弗雷德这样对别人撒娇。

本田菊是个什么情况。

在阴郁里,亚瑟碰到了好事。

 

“你有什么事情吗?”

亚瑟说完这句话便抿住了嘴巴,他不想让自己笑出来,但是这个很难搞,因为阿尔弗雷德看上去实在是太可爱了。

“没。”

走廊楼梯的拐角处,阿尔弗雷德半个身子缩在墙后头,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亚瑟,他大概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因为他认为自己跟踪得很隐秘。

阿尔弗雷德很不走运地把王耀给他的时间表给丢了,尤其是在他自信满满地以为自己可以躲过一劫却不遂愿的时候,这种发现更是让人崩溃。所以,他现在不得不造就了一种需要自己小心翼翼地跟着亚瑟,然后创造一种既有亚瑟也有王耀的时间段的局面。毕竟王耀说过,他看不到的话,就不算数。所以,他得当着王耀的面和亚瑟吻一个。

该死的!

“那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亚瑟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和王耀的赌约,他只是为这个大男孩奇怪的改变而感到好奇,要知道,以往的时候,这家伙都是躲他远远的,像这样跟着他,的确是头一次。

“这个。”

阿尔弗雷德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是要把那个无聊的赌约解释一遍?还是随便胡扯点什么。但无论怎么样,亚瑟都会认为自己的行为非常的奇怪。阿尔弗雷德对此深信不疑。

“没什么想说的?还是你个跟踪狂?”

亚瑟每每看到这个意气风发的大男孩都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然而由于他的毒舌,阿尔弗雷德大多数选择忽视自己,这也让亚瑟更加想要得到对方的注意。

总而言之,在你能忍受的范围内让你尽可能地注意我,这就是我的追求。

不管多少次,亚瑟都是这么想的。

“两位在干嘛。”

王耀从下一楼走了上来,他笑容满面地扫视了一眼两人,笑容灿然到让阿尔弗雷德感到毛骨悚然。尤其是王耀在经过阿尔弗雷德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方暗示性挑起的眉毛让他感到大事不妙。

然后,阿尔弗雷德被王耀拽着领子扔进了亚瑟的怀里。

 

亚瑟瞪大了眼睛,他从善如流地拥住了朝他这里跌过来的阿尔弗雷德,一下子抱了个满怀。

“耀,叫我吗?”

伊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楼上走了下来,他在最后一阶台阶上站定,然后笑眯眯地看着王耀。王耀回笑了一下,走到了伊万旁边,这两个人像观众看热闹一样看着另两个人。

“喂,放开。”

阿尔弗雷德比亚瑟高些,亚瑟的下巴抵着阿尔弗的肩膀。对于热情开放的美国人来说,拥抱,并不是难事,但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它们非常难捱。两个人的胸口紧贴,亚瑟搂得太紧了,阿尔弗雷德根本没办法找到可以让自己把手移回两人之间并把对方推开的空隙,非常的被动。

亚瑟最后收紧了一次胳膊,在阿尔弗雷德变得更加抗拒之前放开了对方。

“要命。”阿尔弗雷德在脱开亚瑟怀抱的那一刻直接闪了一米远,他的表情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嫌弃,“真的要命。”

“更要命的在后头。”

王耀微笑着,说到最后一个单词的时候舌头微弹,一股子恶趣味。伊万自始至终是那副笑面虎的模样:“阿尔弗雷德先生,我也很期待。”

亚瑟一头雾水,他皱了下眉头,接着在疑惑中看到阿尔弗雷德向自己靠近。

阿尔弗雷德从刚刚的嫌恶中恢复了过来,他的心里充斥着对于现场三个人的不满。

但愿赌服输,他也输得起。

反正我不好过,你也别想。

阿尔弗雷德依旧坚持‘亚瑟嫌恶这个吻’的想法。他在亚瑟面前站定。

亚瑟没这么仔细直视过阿尔弗雷德的面容,在他准备感叹对方认真时的模样非常帅气之前。

阿尔弗雷德吻了下去。

两个人都没有闭上眼睛,亚瑟是因为吃惊,而阿尔弗雷德是因为懒得闭。没有任何粉红的气息,在王耀轻佻的口哨声中阿尔弗雷德撤回了自己的嘴唇。他真的只是吻了一下,就只是吻了一下。

亚瑟的脑子有点炸,他感觉很不错。

所以,在阿尔弗雷德反应过来之前,亚瑟直接扳住了阿尔弗雷德后脑勺,两个人又吻了一次。

这可是真正的吻,英国人的吻技棒极了。

而另一边,阿尔弗雷德快疯了。

这可不是他预计的。

 

第二天,两个人接吻的照片传遍了学校论坛。同时,阿尔弗雷德向亚瑟澄清了那个吻,只是个惩罚。

 

第三天,学生会会长开始光明正大地追求那个阳光帅气的美利坚小伙子。

 

“滚开,为什么你不能表现得像你以前那样?!”

“我不知道你喜欢被我嘲讽。”

“不是这个意思。”

“无所谓,只是现在我想和你在一起。”

“做梦去吧你。”

“梦里都想睡你。”

 

FUCK !


-FIN-

评论(11)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