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Starwberry【娱乐圈AU】【04-06】

随便说两句:

1.粉丝×偶像,但时间线是从练习生开始的。

2.标题的某两个字母是故意写反的,不是手误。

3.原创人物出没。






Chapter 04:

 

晚上十点二十三分。

 

音响的声音沿着木板传至身体,能够感受到一阵自下而上传来的震感,随着重音拍,舞蹈的节拍把握地极准,但肢体动作过分用力,因此破坏了整体平衡感。

 

地下练习室里只有日向创一个人,开着一只灯管,偌大的练习室有些昏暗,西面墙上有一排格子窗可以透气,前门后门关得严严实实。

 

压着黑色的沿帽,始终低着头的日向创完全没心情查看落地镜里的自己是否动作合适,跟站在花洒下一样,大量的汗滴从额头顺着脸颊流下,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你能是什么样的人。

 

这都是天生的。

 

努力,原指用尽所有力气去做事,后也指积极的态度。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天才和笨蛋。

有些东西并不是努力就有出路的。

努力读书的学生仍然是个成绩中下游的笨蛋,努力唱歌的歌手依旧唱不出动人的歌曲,努力绘画的艺术家甚至画不出小学生随手画出的一副作画。

 

有些东西。

不对。

 

所有东西都和努力无关,只是因为你有这方面的气运、天赋、才能,所以才会显得你努力了就能成功。

这和努力无关,而是你自身具有的。

毕竟,这世界上,认真努力的人,可没多少。

 

而那种气运更奇妙的、天赋更优秀地、才能更完备的人。

 

是天才。

 

明明今天该是开心的,但此时的日向创却心情极差,喉咙里像是被塞了棉花,鼻腔内一阵发酸,也不知道是哭了还是没哭,但总觉得气馁沮丧。

 

没有哪个人一天到晚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尤其是能拿出那么多精力不断练习的日向创更是这样,因为在平日的练习里花了太多的情绪和意志,所以在某些时刻,日向创也越发脆弱。

 

觉得吵闹。

练习室只有音乐的声音,但日向却觉得喧哗,想要让音响安静下来,但没办法停止身体的动作,脑子里的某根弦已经处于绷断边缘,由寂静和疯狂两面相互拉扯着精神,像是苦苦囚困于深渊池沼的巨兽,灵魂尖叫呐喊,TEMPO超过128拍的音乐更像是让人听不懂的悲鸣。

 

纷乱吵杂。

 

‘啪!’

像是什么东西被弹开的声音。

 

音乐戛然而止,练习室的灯也一瞬间灭了。

整个世界陷入黑暗,如同双眼突然失明,没了音乐骚扰的耳蜗内可悲的只剩下蜂鸣声,日向创连停顿的动作都做不出来,像一具被剪断了呢绒绳的提线木偶,登时便砸到了地上,闷响从地板上传来。

 

脑袋正中地板。

焦虑、郁结、低血糖、炎症,外加疲劳过度,在摔中实木地板的同时,日向创彻底昏了过去。

 

练习室归于沉寂,虽有呼吸的声音,但那声音断断续续,在这里,更显得凄凉。

 

也不知道是哪里痛,即使是不省人事的时候,日向创也都紧皱着眉头。

 

无所谓了。

 

 

 

“刚过十一点半吧?这么暗?”

楼道里的灯一盏没亮,从电梯里出来,距离走廊尽头右手边的那间练习室还有一段路。

 

地下练习室的隔音效果不比预备练习生用的练习室,但也是七分效果,满分十分。靠着应急灯微弱的光,金尚敏往前走着,与练习室门口还有三四米距离,但还是没听见音响的声音。换做以往,是能够听见室内的声响的。

 

“在休息吗?”做着猜测,但把握不足。

 

隐约察觉到不安的意味,金尚敏猛地冲到门边把门打开,漆黑黑的练习室中央倒着一团更暗的物体,痛苦的呻吟从那团黑影里透出来。

“哥?!”连忙冲到那团黑影面前把人扶了起来,单是摸着手臂就能摸见吓人的体温。

 

烧得厉害了。

 

日向创咬着牙,撕裂头盖骨的痛疼让他想要把自己再次撞晕过去,而不是这样意识不清但能够感受到疼痛,也想要借着这份由疼痛生来的勇气就此劈裂头骨,把脑髓尽数抽干,最后陷入死亡。

 

只希望自己别这么疼了。

 

“我带你回宿舍!”不知道日向创是不是能意识到自己来了,说着,金尚敏把人背了起来,直直往外冲了出去。

 

不是没想过去医院,而是不可能去医院,一个来回,绝对没办法赶在第二天七点的时间赶回公司,明天不是周末,尤其是三天后就是月末考核。

对日向创来说,不,对所有练习生来说,考核绩点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于普通学校里的普通学生而言,生病请假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对于想要出道的他们来说,那是看似能成为规则的无稽之谈。

 

出了道的人,成为了偶像的人,再疼也要出场,打了封闭针也必须站上台,哪怕腿断了,也得坐着椅子陪着团队打歌。

后遗症也无所谓,反正痛的人是他们自己而已。

 

没有任何例外,只是这么简单的行事准则罢了。

 

无外乎偶像,练习生更应该这样。

 

无非是发烧头痛,如果可以的话,哪怕是爬着,哪怕是死在练习室,也不能选择因为这种事情休假。

 

更何况,死不了。

 

 

如果日向创还有力气维持意识的话,也一定会赞同金尚敏的做法。

 

因为死不了,所以必须要一直拼命到死了的那一天。

 





Chapter 05:

 

“怎么了?”

“诶咭!”

正冲回宿舍的金尚敏被突然跑到面前来的人吓了一大跳。

 

“啊,抱歉,是我……”狛枝凪斗迟疑地回答,随后仔细打量着被金尚敏背在背上的日向创,蹙眉,“生病了?”

 

“嗯,我要带哥回宿舍。”

后颈位置一直能感受到来自日向创的灼热呼吸,偶尔能听到一两声压抑的痛呼。

 

“这样可以吗?”狛枝凪斗伸手摸着日向创的额头试探体温,收回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我来叫车。”

看样子是准备找人送日向创去医院了。

“停下。”金尚敏挥手打断狛枝凪斗的动作,“别多管闲事。”这么说很不礼貌,但如果态度不强硬点,应该没办法阻止狛枝凪斗的动作。

 

“虽然不是质疑但你是觉得发烧并没有什么危险吗?”

手上的动作不停,按了拨号键,接通后,狛枝凪斗刚打算说话,一不留神,手机被金尚敏夺走了,对方动作利索地按了挂断。

 

“哥已经坚持五年了,今天晚上也一样能坚持过去的。”

低着头,说着自己都觉得心痛的话。

 

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没办法解释更多,只能靠实际行动阻碍狛枝凪斗的好意。

 

不然呢?

谁能知道日向会不会因为这次意外而从B组再次返回C组?身体不过关,个人管理不达标,也是要不得的。

 

而且,日向创本就没有足够的资本让人愿意留下他。

 

有的人,出一百次错都还是那个位置,有的人,错一次就再也回不来了。

 

“不知道该怎么说,但还是让我带哥回去好了,宿舍里有药,很容易就能好起来的,明天还要练习,哥也不希望被打乱计划。”

只能期待这位尊敬的粉丝朋友可以意识到什么。

 

 

“……”

狛枝凪斗诡异的沉默片刻,在金尚敏疑惑地抬头时,对上视线,看见狛枝凪斗笑了笑。

 

伪善的笑容。

 

 

“据说地下一层的保险丝熔断了是吗?”

“什么?”

云里雾里的发言让金尚敏反应不能。

 

“虽然我是觉得你的说法更好,而且那么做也更加有价值,也是更加华丽耀眼的选项,一想到的蜕变这一词,还是会觉得太过于美好了。”

“并不是在开玩笑,也没有调侃的意思,但我怀疑,如果这么放任下去,日向今晚会停止呼吸。”

 

“所以还是选择没什么毅力的选项好了。”

从背包里摸出另一台手机,避免被金尚敏再次抢走,狛枝凪斗闪到一边。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人,只知道这次对方迅速接通了电话。

“这部手机开了定位,找人开车来这里,欠你一个人情。”

 

挂了电话,不出意外,狛枝凪斗看见金尚敏正用审视与猜疑的眼神看着自己。

 

“没什么哦。”耸了耸肩。

 

 

 

是家私人医院。

看狛枝凪斗动作干脆利索地交了所有费用,金尚敏走近狛枝凪斗:“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对日向哥施恩,不要一见面就提到这件事,这么一来,日向哥的压力会很大的,哥哥本来就是很容易记着恩情的人。”

 

“这里的人认识我,他们会好好照顾日向的,不用担心,会很快好起来的。”没有接话,狛枝凪斗看着金尚敏,说话的语调还算亲近,但那副表情冷冰冰的,“之后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也都会准备好。”

 

“我先走了,再见。”看了眼手机屏幕,狛枝凪斗转身离开,应该是有什么急事。

 

金尚敏注视着狛枝凪斗走远,停留一会儿,返回日向创身处的病房。

 

 

 

冗长又复杂的梦突然破灭,日向创猛地睁开眼睛,大脑跟不上分外清晰的视线,横在眼前的乳白色天花板在眼睛里映出影子,思考不能,记忆断层严重,联系不出前因后果,发生了什么,自己在哪里,自己为什么在这里,诸如此类的事情,完全搞不明白。

 

现在几点了?

 

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有什么东西挣扎着从记忆深处涌了出来,恐慌感支配身体,身体动作快过思考,日向创瞬间坐起身子,左手手背传来刺痛感。

 

要拔掉它赶紧赶回公司!!!
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日向创抬手想要把连着点滴的针头拔下来。

 

“你在做什么呀?!”右手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之前没意识到这里还有其他人,日向创被这声斥责吓得浑身一颤,动作微微停顿,趁着空隙,金尚敏立即握住日向创的手腕。

 

“幸好我醒得及时,哥你要做什么啊!”

刚休息不过二十分钟的金尚敏看着比平时要颓靡,通宵这东西不可怕,可怕的是后通宵但要挑时间休息,这么一来,会比一晚不睡还要累上几分。

 

“我晕倒了对不对?!现在是几点了!”

思考能力逐渐回归,日向创开始抓狂,精神接近暴走。

 

“哥你安静点!左手不要用力!没事的,请过假的!”

死死钳着日向创的手腕,生怕对方硬生生把针拔掉,更怕因为挣扎而导致针头刺破血管。

 

“什么啊?!”

日向创死死的盯着金尚敏,眼睛里透出被背叛的痛苦意味,清亮的液体从眼眶里溢出。

该怎么办,难道用对方不懂事来推脱吗?

 

 

“不是那个意思,不会有影响的。”金尚敏急急解释着,“那个啊,因为拜托了人所以没有关系的。”趁日向创已经气到几乎绝望的时刻,金尚敏赶忙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了然后这个是给哥的视频!”

 

忙不迭打开某条彩信,金尚敏把屏幕举到日向创面前。

 

是每次月末考核时都会看见的一张脸,一张带着眼镜的男人的脸。

 

舞蹈部,总管。

 

“日向啊,既然生病了就先好好休息吧,月末考核要好好加油,我们都很期待。”总是板着一张脸的男人露出千年难得一遇的笑容,让人觉得更加毛骨悚然。

 

势必不是反话,毕竟为了一个B组的练习生,犯不上多费心思。

 

“这是什么啊?”真实感过低,认识不能的日向创有些傻愣愣地看着金尚敏。

 

为什么会有这个视频?是给我的吗?为什么?

 

两个人身处单人VIP病房,并不担心会打扰到其他人。

 

“都说了是找人帮忙了嘛,而且多亏还录了这个视频,不然感觉哥是不会信的。”知道日向创是安静下来了,金尚敏笑笑,伸手摸上日向创的手腕,手腕上一圈红色痕迹,“抱歉啊哥……刚才太用力了……”

“高兴点嘛,绝对没问题的。”拍了拍日向创的脑袋,金尚敏按着日向创的肩膀让他重新躺回床上,“等药水结束了之后就回去吧。”

 

“是吗……为什么?”

 

“没什么,只是因为找了人帮忙而已,呀,毕竟是空降练习生,肯定不只是靠脸的嘛。”平日也没少被人说是走了后门才进来的闲话,今天反而是金尚敏自己调侃了起来。

 

日向创的脑子里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但是没什么用,当不成记忆。

 

“都说了没关系,哥你不要太天真了呀,人情关系这种东西很常见的。”躺在日向创的身边,金尚敏半分睡意也没有。

 

“那你。”

有钱有权的人不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当什么练习生,他们可以组建自己的平台,随时让自己身处舞台之中。

 

然而,光鲜亮丽的人何必来当什么偶像。

 

虽说金尚敏是空降练习生,但不知道他是哪一类人,是因为长相?还是因为才艺?或者是有什么人际关系?

 

“没关系,我也没有做什么,只是找了别人帮忙了而已。”

金尚敏笑着回答。

 

 “谢谢……”

日向创皱着眉头,久违的感到了一种深入血液的羁绊。


如果换了其他人,如果是其他人面对这种情况,应该多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态度吧,毕竟就连自己也都没办法保证会百分百选择出手援助。

 

但这个孩子不一样。

 

因为他愿意为自己付出,无论是复杂的事情还是简单的事情,都一样。

 

他对我来说是非常宝贵的人。

 

“没关系,能帮上哥的忙比较重要。”金尚敏笑眯眯地靠近日向创,“哥以后请我吃饭好了,会把哥吃穷的。”

 

“嗯……谢谢……”

日向创笑了起来。

 

等点滴打完就回去吧。






Chapter 06:

 

月末考核后,日向创的生活并没有任何起色,除了擅自把训练时间从原来的十七个小时增加到了二十个小时之外,没有任何改变。

 

“哥还不回宿舍吗?”金尚敏皱着眉头走近日向创。

刚打开门就感到一阵强劲的音浪穿过脑髓,金尚敏觉得自己都要聋了,但日向创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在这里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

比以前还要疯。

 

日向创背靠墙壁坐在地板上,正大口呼吸着,应该是刚停下没多久,见金尚敏进来,日向创抬起头,压低的沿帽挡住了眼睛,金尚敏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见到日向创摆了摆手,大概是别理会我的意思。

 

汗珠滴滴答答浸湿了后背和胸口,呼吸间里透着喘不过气一样的焦躁感。

 

就连呼吸都要拼尽全力,像只困兽那样,像是要撕裂自己的四肢那样,像是要剥落自己的皮肉那样。

孤立无援。

 

那是月末考核后的第二天夜晚,公布榜上,依旧被安排在B组的日向创耸耸肩,觉得还算幸运,不泄气地重复着自己的步调,最后一堂练习课被定在了钢琴室。

自从进了B组,日向创就不再选择固定课程和老师指导,这里面,A组和B组的练习生多是自行规划课程,就连老师也都不必要,毕竟有需要的东西,在身处C组的时候就都学上了。

 

 

“原来有人吗?”

棕色头发的青年一把推开B组钢琴室的门。

 

在黑白世界里不停跳跃的手指停了下来,日向创转回身看向站在门口的人。眼中看到的是张并不算陌生的脸,知道来者的身份,日向创立即起身,深深鞠躬:“誒,是的,谦珉哥好。”

 

有着一双细长眼睛且模样帅气的人名为尹谦珉,A组的副组长,虽说并没有正式进入A+1组(预备出道组),但也是能挺进A+1的强有力人选,四天前曾抢先A+1组的人当上了FAKERMASK的伴舞,作为默示,说不定过两天就会直接被列入预备出道名单之中。

 

用百分制计算,这人的综合实力可以算是九十五分以上,就连容貌也有九十五分以上。

 

礼仪方面并无大多瑕疵,只不过脾气有些差。

 

“B组的日向正好在这里啊?那正好,呀……还是觉得名字好难念,如果什么时候能改个名字好了。”有些不耐烦地骚了骚头发,尹谦珉环视四周,他也是从C组爬上去的,但对这里的景色并没有多少怀念之感。

“誒……请问有什么事吗?”不是走错了地方,话里也隐隐表明来者的目标正是自己,日向创有些紧张地看着这个对他来说算是够不着的人,客套话也没有说多少,只等着对方多说点什么。

 

“既然看到你了那就聊一聊吧。”尹谦珉挑眉,抬抬下巴示意日向创坐去西北角的位置,那个地方是监控摄像头死角,一旦躲进去就相当于这人在监控里消失了。

说完话,尹谦珉自己则坐到了钢琴前。

 

“好的。”日向创欠身,点点头,把自己嵌进了角落里。

 

这五年来也不是没被人欺负过,只是在最近几个月的时间里生活变得平淡了不少,再加上累过头,以至于日向创早就忘记了被人找麻烦会是什么滋味。

 

随便弹了几个音节,尹谦珉斜视着日向创,眼神说不上是鄙夷,只是颇有种看不上眼的意思:“已经当了五年的练习生了吧。”

论起年纪,日向创比尹谦珉大上一岁,但无奈别人是A组的人,如果尹谦珉不愿意论年纪的辈分,奈何你年纪大,也还是得叫一句哥。

 

“嗯,是。”点点头,日向放低视线看着鞋尖,对方是一年就走进了A组的练习生,没得比。

 

“日向哥,可以这么称呼的吧。”不知为何,尹谦珉突然笑了起来,“不过哥刚刚还要喊我一句哥,感觉奇奇怪怪的,不觉得吗。”修长的手指随意按中了几个键,尹谦珉把看着日向的视线移到别处,有些像是在发呆。

“刚进公司的时候就听说了哥的名字,练习妖精,那个称呼让我羡慕了好久,觉得哥真是太厉害了,是榜样,能被人评上这种称号真是太帅气了。”一边说着,尹谦珉的手指一边在固定的几个音节上来回跳跃,“为了赶上哥,我每天也练习了好久,不过十四个小时就是极限了,尤其是练舞的时候,就觉得要了命,心里想着‘这是什么啊!’,还必须咬着牙。像哥那样一直练到练习室只剩自己一个人,我做不来。”

 

“是模范的力量呀,果然说每天坚持不懈的练习是有效果的。”说完,尹谦珉的十指一同按在相邻琴键上,嘈乱的杂音响起,等声音减弱,尹谦珉继续说道,“所以我现在进了A组。”

 

“所以说。”看向日向,见对方用有些惊喜又有些讶然的眼神看着自己,尹谦珉再次笑起来,“哥还是放弃吧。”

 

对方突然变得有些茫然的眼神让尹谦觉得开心了不少:“难道哥是觉得我会说谢谢吗?”摇摇头,尹谦珉摆出一副听见了冷笑话的表情。

 

“我只需要感谢自己吧?我的努力换来了我的今天不是吗?哥难道觉得自己帮了我什么吗?是在说笑吗?”尹谦珉开始讥讽着。

 

日向创露出了一副有些受伤的模样,皱起了眉头。

 

“付出五年的时间还是比不上我随随便便的一年,所以说哥你能不能省点力气,总是能看见哥你这副不自量力又厚脸皮的样子真是烦死了,什么练习妖精,五年了才刚升到B组的话自己就应该清楚了吧,真是垃圾。”

“呀,哥真是烦死了!”

白了日向创一眼,尹谦珉停顿了一下,顺手摘下自己别在衬衣上的A组的胸针,转而扔到日向创面前。

“哥,我的东西掉了哦。”

 

有了理由之后,起身走到日向创面前的尹谦珉没有动作,等待着,眼看日向创最后还是打算帮自己捡起胸针,尹谦珉一脚踢开几乎触碰到了胸针的手。

伸手抓住日向创的头发,尹谦珉揪着日向创的头发让对方抬起头来。

 

不算疼,只是觉得屈辱。

 

“哥你这种不要脸的模样搞笑得让我都要吐了,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我看了都觉得太尴尬了,什么特点都没有就马上放弃好吗?哥到底懂不懂啊,还是说其它方面更加差劲吗,已经没有其他出路了吗,不过出道也是丢脸的存在吧,什么都不行。”尹谦珉说道,看着是想要给日向创一巴掌,但是好歹是A组的人,当过伴舞,能出道的几率非常大,所以在这种非必要关头,还是不惹事来得好。

 

“说真的,哥你除了个练习妖精的称呼还有别的东西吗?之前也被老师骂过不要弄脏地板吧,也被音乐老师批评过乐感吧,都被人嫌弃到了这个地步还没有自觉吗?”尹谦珉似乎很钟意看着日向创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对方,边说边笑,“如果制作人瞎眼了估计可以选中哥,不过即使是出道了之后也会成为一个没有人过问的偶像吧,能做什么担当啊,透明人担当?真的一点特长都没有,整容都没用吧,难道就不能早点放弃吗。”

 

“개쌔끼(狗杂种)。”

 

放开日向创,尹谦珉站直身子活动活动肩膀,脸上的表情比初进门时看着要畅快不少。

“希望哥可以好好听进去,那么再见,我就先走了。”

“好不容易和哥聊上天了真是开心。”

对待猫狗那样,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日向创脑袋,尹谦珉走出了钢琴室。

 

自始至终,日向创没能说上一句话,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也不知道该反驳什么。没什么不正确的,或者说都很正确。

 

没关系,只不过是些难听的话。

 

等尹谦珉走了,一边忍着酸楚感一边弹着钢琴的日向创擅自把练习时间增加到二十个小时。

 

也没再见到过狛枝凪斗,只留有那封信的狛枝凪斗从那天之后就没再出现过。

 

 

没关系。

 

 

“哥你不开心的话可以和我。”

“没事。”

 

打断金尚敏的话,日向创摘下帽子,笑起来,抬着胳膊擦拭着眼前的汗水,不过没什么效果,反而让人觉得更加不舒服。

 

“只是再努力一下而已,大家一起加油。”

 

 

一直到自己站不起来为止。

 

实在不行那就去死吧。



-TBC-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