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Starwberry【娱乐圈AU】【01-03】

随便说两句:

1.粉丝×偶像,但时间线是从练习生开始的。

2. @狛日专属粮仓 因为是从练习生身份开始的(后期会出道),所以不知道合不合题,是长篇,如果不可以我回头把这个艾特删掉。

3.会以很快的速度把它更新完,可能。

4.标题的某两个字母是故意写反的,不是手误。

5.原创人物出没。

6.品牌名都是重新捏造过了的,不需要考究。

7.不喜欢写国//家名,所以在非必要的地方,都会用一些婉转的方式称呼。






Chapter 1:

 

“练习妖精!外面有粉丝找!”同在B组的尚敏成功冲进练习室,正巧赶上“练习妖精”筋疲力尽的时刻。

而那位有着奇怪称谓的人不甚得体,穿着短衣短裤,浑身像是淌水了一样,此时正躺在练习室正中央,录音机的声音极其响,尚敏的声音险些传不进对方的耳朵里。

 

练习妖精,当然不是与都市怪谈或与妖魔鬼怪划等的称号。

只是美誉而已。

对一位练习生的美誉。

 

日向创,十五岁成为练习生,迄今为止已拥有五年练习生生涯,长久以来凭借超高强度的练习频率和让人想象不能的练习时长被人冠以“练习妖精”的荣誉称号。

 

勤奋如此,然而,就在一个月前的考核中,日向创这才刚升入B组,别说是出道了,就连距离预备出道也是遥遥无期。

C组,B组,A组,预备出道。不单单论实力,更是以出道的可能性而被区别出来的档次区间。

从C组升到B组就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可想而知,距离出道,真是难如登天,若是一年后还是没办法出道,日向创也只能选择签下下一个六年,作为赔钱货,大概要被奴役一辈子。

也说不准这个百般努力后只剩下一纸空白的他就连被奴役的价值都没有。

 

想来也真是可悲。

 

今天也依旧利用着所有可利用时间来进行练习的日向创被尚敏从疯狂的训练中拉了出来。回过神的日向创懒懒地应着:“什么……?”爬到录音机旁边按了关机键,日向创翻身躺在地板上不再说话,太累了,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腿骨和腰带隐隐作痛。

 

“有哥的粉丝找哥!正在公司门口等着!”

 

“是吗……?”日向创小声嘟囔着,倒是尚敏更加激动,右腕的电子表上显示着十一点五十六分,下午还有Urban和Rap的练习课程,看来没多少时间可以耽误。

 

都已近五年了。

 

 

 

“起得来吗?哥赶紧去见个面吧!是粉丝哦!”有着一张极小巧娃娃脸的少年把日向创从地上拽了起来。

 

金尚敏,一位两个星期前突然出现在B组的空降练习生,十七岁,实力未知,但颜值是绝顶的精致,作为可爱的弟弟款,在看遍公司以及其它公司那么多练习生和偶像的模样之后,金尚敏的长相跻身日向创心目中可爱排名的顶峰位置。

双眼皮,一双眼睛大又圆,乌黑的眼珠,鼻梁高挺鼻头小巧,唇色红润唇珠饱满,巴掌大小的脸蛋,弧线圆润,五官立体,一米七三的个子不高不矮,综合评价起来,这位空降练习生比一代男团的KMO还要漂亮几分,是种更加软糯勾人的长相,至于KMO,则更显得亲和一些。

 

哪怕没有任何实力,就这张脸,也已经赢了。

 

“起得来,呼……刚刚是说有人找我是吗?”日向创坐在地板上,两条腿是一点要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仰起头看向尚敏,只看见对方不知道是从哪里摸出了一条毛巾。

这位神秘的空降练习生有种让人猜不透的能力,那就是他能从任何一个地方摸出任何不可能出现的东西,日向有时会因此而把他称为人形百宝箱,但比起练习妖精这个称号,人形百宝箱什么的要显得朴实得多。

 

接过毛巾把它盖在脸上,透气性刚好,不觉得呼吸困难。

“都重复了好几遍了吧,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那个人在门口等着哦。”此外,金尚敏还有一点特别的地方,那就是他那股与身形长相不相符合的怪力。

毫不费力也丝毫不嫌弃地把浑身是汗的日向创从地上拖了起来,轻松搭着胳膊顺利把人背到了背上。

“走吧,去淋浴间。”

这个时候的地下练习室也就他们两个人,不担心被其他人看到,又或者说即使被看见了也没什么关系。

“说了好几次放着也没关系吧,这样的话你衣服也会被弄脏的。”

之前几次也会挣扎着想要金尚敏把自己放下来,但结果只是对方的后背变得更脏,一直到了现在,除了重复反驳几句之外,最后只能安心接受。

“我和哥的关系很好嘛。”

无论怎么说都是这个答案。

 

 

在距离公司旋转门十多步远的位置,透过青色的玻璃,似乎是看到了可疑目标,虽然没听见尚敏描述那位粉丝的长相或者衣着特征,但如果是粉丝的话,那么那个手捧花束的女孩应当就是目标人选了。

 

位于中心花坛前的那位长发女生。

 

说起来,直到这一刻为止,日向创依旧没有遇见会为他应援粉丝。

 

如果是觉得只有出道的偶像才会有粉丝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有名气的极其出挑的又或者合眼缘的练习生即使是身在未出道时期也都会有粉丝定期来跑来见面,过节时的礼物有大有小,平日里信件较多,来的人必然没有什么应援口号,作为练习生粉,她们其中的多数人只是打着养成的打算跑来见面,等他们作为偶像出道之后,她们或许还是粉丝,但更多的人只是选择继续养成下一个偶像,比起那些货真价实的团粉唯粉来说,练习生粉要博爱得多,但也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所以才使得那些练习生有动力继续坚持下去。

 

在痛苦到没办法撑下去的时候,只有他人的鼓励才有办法能让人咬着牙继续拼命努力。

那些哭得满脸泪水的孩子,也正是因为知道有人正看着他,所以才更加拼命。

 

不过,日向创依旧没有粉丝。

 

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岔子,五年来,全公司就他一个人没有粉丝。

没有礼物没有信件没有关怀,就连一道视线和一句问候也都没有,和透明人没什么两样。

 

那位空降练习生早在来了B组第二天就有了粉丝,一部分人专门在个人圈子里po出了尚敏的路透图,像是对待已出道偶像那样保护着那个孩子。

 

然而日向创依旧是什么都没有。

 

但如果今天运气好的话,应该会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推开旋转门,沐浴完换了身衣服,像蒸熟的食物一样冒着热气的日向创赶忙朝那个捧着花束的长发女孩跑了过去,说不激动是假的,哪怕是一个人也好,如果有人愿意为他说一句加油,那么他也会更加拼命的努力。

 

有两类人适合当偶像,一类是天生表现欲强烈的人,一类是想要被他人看见的人,后者的胜负欲更为明显,但也更容易自暴自弃。

 

日向创属于后者。

 

因为想要被他人看见,因为想要受到他人的喜爱,所以在接到公司面试通知的第一时间,那个什么都还不了解的少年毅然决然选择只身跑到国外,就此开始了不见尽头的练习生生涯。

 

真是伟大的偶像梦想。

 

 

“久等、”

“我在这里。”

在日向创距离女孩只有两米多远的位置,有人从背后拍了拍日向创的肩膀,流利的首尔话在身后响起来,打断了日向对那个女孩子的搭讪。

长发的女孩子用打量陌生人的目光看着日向,接着,在视线触及到某个人的时候,长发的女孩子一脸欢喜地跑了过去,日向创的视线随着那个女孩子的位置发生变化,视线的末端,是另一个人。

收到那捧花束的人是A组的吴景贤,三年练习生,虽然顶着A组的组长的职位,但听说已经作为ACE被列入FIXXXER的预备出道名单之中,算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距离正式出道只是早晚的问题。

 

“那个,可以打扰一下吗?”

身后的人再次拍了拍日向的肩膀。

 

“啊啊?哦,抱歉。”有些尴尬地转回身,估计身后这人十有八九就是尚敏口中的粉丝,但这情况依旧不能弥补日向创心底的遗憾之意。

 

再怎么说也还是希望有个娇嫩可爱的女孩子对自己说一句哥哥请加油哦!

 

而不是一个男人笑眯眯地告诉自己要好好加油。

 

是了,提前喊住日向创的这个人,是个男人。





Chapter 02: 

 

如果不是情况有些不对劲,再怎么说都要深鞠一躬以表示感谢和喜悦之情的日向创在看到这位粉丝的外貌之后居然开始打起了结巴:“那,那个,你是,我的…粉丝…嗯……?”不得不说,真是有些吃惊了。

 

漆黑低邦马丁靴,黑色修身七分牛仔裤,YOMIAY银白骷髅裤链,黑色挂带白身宽T,VINTEENA格纹徽标双肩包,FUCCMI逆十字系列三CHOKER,完全素颜但五官精致到挑不出任何瑕疵,发型张扬但绝对合适,发质上等,发色没有一丝杂染,身形十足高挑。

 

面前的这个人,是个百分百的满分偶像。

 

“大发啊……”已经习惯用这边的话来表达惊讶或庆贺之感,而不是家乡话里那种软绵绵的一句好厉害。

“啊哈,并不是,别被我吓到了,我可不是哪家公司的艺人,只是个学生,在这里留学而已。”摆摆手,来者抢先一步解释起所有可能会被指出的疑惑,熟练得像是被人询问了不下数十次。

“日向君在听吗?”

 

“欸?”

突然听见熟悉的称呼,日向创多少有些吃惊,尽管是敬称,但在首尔话里夹杂着的东京话让人觉得无比亲切,的确是不一样。哪怕用法近乎相当,但在这边被人称呼的名称和在那边被人称呼的名称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区别。

 

差别。

 

“没错哦,和日向君一样,是日本人哦。”

从首尔话又改成了地地道道的东京话。

“大阪话我也会,怎么样,日向君可以和我多聊一会儿吗?”

不知道是提前做了功课还是他本就是关西地区出生的人。

“可以吗?!是同乡的吗?!”一看见日向这副惊喜的样子就知道这人聊对了天,所以也就无所谓前提如何。

 

太意外了,无论是在异国他乡见到亲切的国人还是这类颜值的美型人物居然不是本地人,两者都太让人意外了。

自家地盘的艺人多是盐系长相,是那种第一眼看起来不觉得抢眼但越看越觉得有型的长相。所以从某些角度来看,不得不说这边的偶像则更是拥有那种一眼就会让人觉得惊艳的亮丽外表,哪怕无关后期和化妆,这种自流水线中挑选出的美人胚子的确是个个抢眼,随便选几个人都像是会发光一样,说是颜值霸主也不为过。

 

可真是了不得。

 

从外表来说,比起日向创,位于日向创面前这位漂亮到刺眼的人则更具有成为偶像的资格。

 

吃的就是这口饭,对他们来说,脸蛋是非常重要的,考核成绩,营生手段。

 

“日向君可以把中午的时间空给我吗?”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十二点二十八分,这位不速之客把手机收起来,冲日向创笑道,“我是狛枝凪斗,可以多聊一聊吗?”

十分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日向创得知了对方的姓名。

 

狛枝凪斗,名字也很抓耳的样子。

 

“十多分钟的话还是可以的,不过再长时间就不行了。”抬腕看了眼手表,虽说距离下午的课还有一个小时,但能腾出来的时间也只有可怜的三十分钟,不过即使如此,日向创依旧选择多付出十多分钟的时间来和这位抢眼的粉丝聊一聊。

“还真是辛苦啊。”

“哈,差不多吧。”

狛枝凪斗那句约等于棒读的感慨让日向有些无奈地笑起来。

 

“……”

 

两个男人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如果是同学见面还能寒暄两句,但身处粉丝的立场,狛枝凪斗尤其安静,一时间,二人均是无话可说,比起那类话多且情绪激动的粉丝,狛枝凪斗这类沉默派只顾着用眼睛疯狂记录下日向创的一点一滴,如果不是头次见面就摄像留念这一举动不怎么礼貌,不然狛枝凪斗早就把背包里的单反亮出来了。

狛枝凪斗不怎么在意空气里的安静,反而是日向觉着气氛不对,死活都想说点什么。

“所,所以说,真的是我的粉丝吗?”还是觉得不怎么现实,尤其是狛枝凪斗的样貌,完全不像是能扮演好粉丝角色的人。

“当然了,百分百的粉丝,不过还是用首尔话交流吗?”正醉心于日向创的狛枝凪并没有糊涂,听见日向说话,在没有任何停顿后立即接过日向创的话头,反应倒是迅猛。

 

“倒不是……但一时间改不过来,觉着这样说话自然一点,说是同乡人但是觉得没什么实感,抱歉。”

逢年过节也都没有回去过一次,已经习惯了。

 

“没关系,我都可以,能和日向说说话就已经很开心了。”笑了笑,狛枝凪斗又开始仔细瞧着日向。

换成首尔话倒是缺少了一些亲切感,但一时半会儿也改不回来。

 

“你是在这里留学吗?很久了吗?”五年时间不长不短,但日向偶尔还是会闹出发音失误或者走音吃字的状况,反而是狛枝凪斗的发音要更加地道。

“嗯,两三年左右,是医学系的学生,和日向是同岁。”也不知道是真的收集到了情报还是随意说的,年龄这个回答并不见得有多真实,不过外表年龄相仿这一点倒是不假,姑且相信他是说了真话。

 

多说几句便能发现,不仅是外貌,这个人就连声音也都更为有磁性,一般人轻易比不过。

 

 

这个人的脸型非常完美,线条流畅但不过分女气,属于现在非常流行的中性美,上镜也不会扣下太多的分值。

我的脸还有些婴儿肥的痕迹,虽然现实里看不觉得有多大差别,但如果是在镜头里的话,这张脸会变得有些勉强,想来会显胖不止一点。

 

这个人的眼睛非常漂亮,眼尾下压的部分恰到好处,是目前非常流行的笑眼,不笑的时候也让人觉得温柔亲和,很容易就能获得路人缘。

我的眼睛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因为眼眉与眼窝距离稍近,所以会显得眼神比较锐利,时常会被当成一脸严肃的模样,并不利于增加路人好感。

 

这个人的皮肤非常白皙,看着是晒不黑的人,近距离也看不见毛孔,皮肤状态好得过头,在三十四度的室外呆了这么久也不见得流汗,代表现如今非常流行的“冰肌美人”属性,很少有,所以一定会被夸耀和追捧。

我的皮肤颜色姑且是正常范围,皮肤状态可以打九十分以上,但个人特色不明显,因为本身也不适合可爱邻家的风格,所以这方面并不占优势,很普通,可以说是并没有什么值得大肆鼓吹的点。

 

一边评估着对方的长相一边与自己做着比较,日向创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指甲无意识刮着皮肤。

 

想要把脸变得更小的话,那就要再少吃一些,除此之外也可以找时间去切断几条咀嚼肌,说不定拔掉智齿也是有效的,但如果遇上发炎肿胀那就得不偿失,削骨应该也可以,虽说打磨下颌骨感觉会更加费事,而且听说风险也很高,但效果非常明显。

眼睛这方面似乎有些困难,精密手术并不容易,而最普通的割双眼皮或者开眼角手术对自己来说也没有实际帮助,应该要学着每时每刻都保持微笑的状态,那么做应当可以中和眉眼间带来的锋利感。

现在并不流行满分型男,而且我的身高也并不是特别拔尖的水平,这么一来,也不应该让自己的肤色继续向下滑,除了防晒措施,也有可能需要用药物辅助,也不知道私下流通的那些药有没有效果,看来应该找个机会试一试。

 

 

思考的事情数量骤然间爆炸增长,原本是有着几分雀跃的心脏瞬间坠入了谷底。

 

形体必须要再好一点,体脂率要再降低一些,脸还是要再小一点,长相还要再完美一些。

 

日向创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狛枝凪斗什么都不需要改变。

 

为什么会是这种人来见我?

 

为什么会是这种人来见我?

 

为什么啊?!

 

越是比较越是觉得自己差得太多,五年下来仅存的自信心都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堆积起来的阴郁和自卑满天疯长,布满倒刺的藤蔓缠住了身体,割伤皮肉,刮出一道道生疼的口子。

 

腿骨和腰带不住地发疼。

 

哈,我还不想在出道前就残疾了。

 

之前还有些庆幸自己的第一个粉丝居然会是这么好看的人,但回过头却又因为天生条件落差太大而不由得抱怨了起来。

 

为什么我当初会那么选择?

 

金尚敏、吴景贤、朴敏俊,KMO,等等等等,这些人,哪怕是现在看到的狛枝凪斗,

 

他们都是有着一副了不得的长相的人,甚至同样有着更有爆发力的舞姿,有着满分的音准,有着善谈的性格,有着独一无二的综艺感。

 

我还只是普通水平。

 

真是看不见光了。

 

“这么认为的话是很危险。”

 

狛枝凪斗突然出声。






Chapter 03:

 

“很危险的。”也不知道是听见了日向的心声还是读懂了日向的表情,狛枝凪斗那双不含笑意的眼睛正紧紧盯着日向创。

 

“人类是非常脆弱的生物,如果只是看着别人的好处而不停地比较的话,会渐渐迷失自我的,日向必须要看见自己的优点,日向拥有的东西也不比别人差。”

 

“而且我觉得日向的身体应该比很多人都性感吧。”

 

“什么?”消极的情绪被突如其来的调戏打断,日向创转而变得有些卡壳。

 

“或者迷糊这一点也很可爱,比如走在沙滩上平地摔什么的。”

笑着说道,狛枝凪斗周身一圈奇异的气场让人觉得舒心。

 

 

在说什么?

 

对了对了,这个人是在安慰自己。

 

知道狛枝凪斗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也知道他是故意的。

 

 

“谢、”

 

“哥哥去吃饭吗?!”道谢的话被打断了,自公司门口出现的金尚敏一溜烟跑到日向身边,从背后一把抱住日向创,“和粉丝见到面了开心吗?”像小孩子一样从日向的胳膊底下探出脑袋,笑眯眯地抬头看着日向询问,反而看见了有些不知所措的日向创。

“哥?”

 

“啊,那个,抱歉,对了,谢谢你。”移开视线,赶忙把注意力转到狛枝凪斗身上,面对这个主动向自己表达好意的人,日向创说不感激是假,有些好感也是真。

 

觉得这是个温柔的人。

 

“当然没关系,也太客气了。”能够看见日向创眼里的光,太过于恳切,像是看见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对此,狛枝凪斗的心头闪过晦涩不明的情绪,一样还是微笑着,狛枝凪斗看向金尚敏,“谢谢你能帮忙,能和日向说上话,是今天,不,是出生以来了不起的大事件了。”

 

“没事。”

金尚敏站直身子,牵着日向创的手晃悠,孩子气的样子让人觉着可爱,只是看了狛枝凪斗一眼,扭过头又问起了日向创:“哥还不去吃饭吗?时间应该不足够了吧?现在要一起去食堂吗?”

 

很明显,这个孩子是在对自己撒娇,日向创看着金尚敏,对方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掌,触感格外清晰,对这个总是粘着他的孩子,日向创时常觉得安慰,尽管相处时间并不长:“倒是没什么,不过你还没吃饭吗?”

“在等哥跟我一起吃!”一口一个哥哥,这个神秘的空降练习生对其他人也都很亲近,但首选还是日向创。

 

“那个,我们的话。”

 

“可以收下吗?我花了好几个晚上才好不容易敲定了信件内容。”狛枝凪斗把日向创的告别堵了回去,从背包里摸出一封信,信件封口处贴了一张款式普通的粉色爱心贴纸,从信封的厚度来看,内容一定不少。

 

双手拿着信件,递到了日向创面前。

 

“以后也可以来见日向君吗?”即使是看见了日向创丧气的一面,狛枝凪斗依旧热情。

 

“我会一直为日向君应援的,练习生时期会为日向君应援,出道时期也会为日向应援,以后无论走到了什么地方,为了看见闪闪发光的日向,我也会一直继续注视着日向,直到日向宣布退出舞台为止。”

“绝对不会食言。”

 

“所以可以吗?”

 

拿着信的双手向前伸了点。

 

“以后也可以来见日向吗?”

 

狛枝凪斗的眼睛里,满满都是短发青年的模样。

 

“这是什么啊……”日向创有些吃惊地呢喃着。

 

“是不可以的意思吗?”狛枝凪斗露出苦恼的样子,“看来还是太为难了吗,我是不是该更加努力点,多请求几次会答应吗。”

“并不是。”被对方那套煞有其事的请求吓了一跳,回味过来,日向创爽朗笑起来:“当然可以了!”

“不如说如果见不到你我也会很失落的。”

这感觉更像是遇见了一位交好的朋友,而不是单纯只是一位粉丝。

 

这种相遇,绝对是件大事。

 

对此,日向非常乐意。

 

“能说上话而且没有被拒绝真是太好了。”狛枝凪斗皱着眉头笑起来,一副庆幸的样子。

 

“哥如果再说话就吃不上饭了,还是哥今天打算打破时间计划?”金尚敏晃了晃日向创的胳膊。

“知道了,现在马上就去吃饭。” 应了金尚敏的话,也知道时间不多,日向创接过狛枝凪斗的信,“那,那就回见。”把狛枝凪斗送出的信件装进口袋里,不舍得折一折,因为尺寸不合而露出口袋一半多长度的信封看着滑稽,就算是算作装饰品也都和这副打扮格格不入。

被催促着,日向创选择与狛枝凪斗暂时道别,转过身,与金尚敏一同往公司食堂走去。

 

“日向君。”

走了几步,狛枝凪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停下脚步,转回身看见狛枝凪斗还在原地,没有靠近,当然,也没有远离。

 

“虽然是过期的话,但还是说出来吧。”

 

故意说着东京话,借用语言构建出了只有两个人存在的世界。

 

“没什么关系的,日向君不需要带着自责和自负过人生,生命本就是有迹可循的东西,日向君应该明白,无论是什么职业,什么人生,能走上什么道路,还是能走到哪一步。”

 

“这都是天定的。”

 

距离拉远了吗?

并没有。

明明没有移动,但觉得声音越来越远。

 

“日向君好好做着自己就足够了。”

 

“是否发光发热,会有着什么样的人生,能达到什么高度。”

 

停顿片刻,狛枝凪斗重复了一句意思相近的话。

 

“所有东西都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的。”

 

“还请,不要勉强。”

 

微笑着,狛枝凪斗微微欠身。

 

“那么,再见了。”

 

微笑的样子并无不妥,但日向创却不想看着狛枝凪斗的眼睛,狛枝凪斗摆摆手,转身走了,留下一头雾水的金尚敏和神情并不好看的日向创。

 

他在安慰我吗?

 

不假,的确是听见了狛枝凪斗的安慰,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哥他刚刚说了什么?”金尚敏听不懂狛枝凪斗说的话,但他读得懂日向创的表情,看日向创的脸色又阴沉下来,金尚敏不由得关心起来。

“他刚才说了哥什么坏话吗?”

 

“不是。”毫不犹豫地摇头否定着,脑子里闪过狛枝凪斗方才的模样。

 

隐隐能看到狛枝凪斗那双铅灰色眼睛里透出的神采。

 

既有光,也有暗。




-TBC-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