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恋爱攻略【普通学生双向暗恋一发完】

随便说两句:

1.超级普通的两个人普通到家庭和睦无任何灾祸。

2.这个是糖,我保证。

3.科科科科科科。

4.配个BGM:这里是BGM




正文



 

脱单秘籍之教你如何追到心意的女生:

 

初始篇

1.    要整理容貌,干净好看的外表是成功的第一阶梯,是否能走进她的内心,外表起着决定性作用。

2.    要成熟稳重,多给心仪的人营造出你既有内涵又会照顾人的形象。

3.    要适当幽默,风趣幽默的男士更招男士喜欢,让她觉得和你聊天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情,自然就会吸引她的注意。

4.    要有自信,胆小怯弱的男士容易在他人面前做减分印象。

 

发展篇

1.    适当浪漫,利用各种机会创造二人相遇偶遇甚至是独处的机会,营造心动氛围,增加好感值。

2.    适当大方,相处中,对待女士要主动大方,但切忌频繁送礼物,你可以带她吃饭游玩,一个有礼貌的女士会在相互请客吃饭请客出游的过程里增加对一个人的好感,但过多的礼物会让人感到压力,所以要适当大方。

3.    若即若离,温柔且不失风度,在暧昧期的时候一定要表现出同等关系,不可用高姿态以强硬的手段穷追猛打,也不可以用低姿态以谄媚的方式乞讨对方喜爱,把握距离,让她逐渐被你吸引。

 

进阶篇

1.    若有若无的暗示,在好感度达到一定程度后,试着做出暗示,让她逐渐确认双方的心意。

2.    学会示弱。在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阶段,示弱其实是非常好的拉进关系的手段,各位男士不要认为在心仪女士面前示弱是丢脸的表现,相反,适当的示弱和抱怨可以激发女士的母性关怀,偶尔对她说出今天烦心的事情,表现出自己难过不安的一面,如果对方是个胆量大的人,你也可以试着和她看场恐怖电影呢,表现出害怕的感觉,让她看到你可爱的,会撒娇的一面,感情会升温迅速哦。(*当然,前提是好感足够并且适当示弱,对于这一点,男士们要小心把握。)

 

告白篇

在这里,如果感觉气氛不错的时候那就鼓起勇气告白吧!没有任何要求,只有你能做出的仪式,就是最完美的告白仪式。

 

 

 

 

 

“我们的话……”把手机放到一边,躺在床上做出思考模样的青年无意识地盯着对面的床铺,那位的室友暂时还没回来,“我和他难道是在初始阶段……吗?”感觉自己的猜想似乎是正确的,于是变得苦恼了起来。

“这种攻略真的好用吗?”


 

日向创,二十一岁,于二个月前对家里的父母做出出柜宣言,并最终得到了父母的理解和认可。

 

然而,在二个月之后的今天,日向创仍然是个单身。

 

二个月前的生日会上,在爸妈调侃着什么时候找个女朋友带回家的时候,喝到完全迷糊的日向创大喊着:“我要出柜啊他是个男孩子啊!”接着晕倒在地,第二天酒醒后,除了头痛,还有父母那两张表情复杂的脸。若不是生日会就三个人,指不定会出什么更大的乱子。

这种既丢人又大胆的发言还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

 

 

对于同租房的室友是化学系男神这件事,在一同生活了两年之后,日向创早就见怪不怪。

但对于同租房的室友把自己掰弯这件事,日向创则表示意见很大。

 

人类对于美的概念早在猿人时期就有萌芽,自古以来,漂亮好看的人永远都会受到更多的拥护和喜爱,长久以来的异性吸引倒不如说是颜值吸引,在现如今漂亮的人(无论男女)越来越多的情况下,超出性别的漂亮脸蛋对于人的吸引力愈发强大起来。

 

虽然长得很好看但那个不是你能掰弯我的理由啊!!!!

日向的意见依旧很大。

 

烦躁地在床上来回翻腾,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十六分,房间一片漆黑,窗帘严严实实地挡住窗户,一丝缝隙也不漏,晚冬的深夜有些冷,冷得人不愿意说话,日向创把自己紧紧裹在被子里,耳朵不自觉注意着门边的响动。

 

怎么还没有回家。

 

 

翻了个身,日向创趴在床上,仰起脑袋看着门边。

有脚步声,随即楼道的声控灯便亮了,橘黄的光透过门缝,像是有人用荧光涂料为门框描了一层边。

咔哒咔哒。

钥匙和门锁碰撞的声响从门外传来,日向创连忙翻身面对墙壁,做出正在熟睡的模样。

 

“我回来了。”门打开了,也带进了一股冷空气,进来的人用很小声的声音说着话,并没有开灯,借着手机的手电筒,对方小心翼翼地收拾着东西。

 

狛枝凪斗,所谓化学系男神,长相一流智商一流身形一流衣品一流。

性格恶劣人品下三流。

 

睁着眼睛看着于黑暗中泛白的墙壁,日向创一边注意着狛枝凪斗发出的响动一边胡思乱想,但渐渐的,走神严重了起来。

 

长得很好看,说话声音也很好听,但是性格太恶劣了,人品也不行,再怎么说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人掰弯,平时就不能少对人放电吗?也要考虑每个人对于颜值的吸引力吧,故意做出那种温柔的模样,实在是太差劲了,不然我是不会被吸引的,真是太差劲了,果然性格恶劣。

 

时至今日,日向依旧觉得自己被掰弯这件事是狛枝的错。

 

“睡了吗?”

“呜哇!!!”

猛地一翻身就看到一条腿跪在床上,一手撑着床铺一手准备拍上肩膀位置的狛枝凪斗。想得太入迷了以至于后来根本没注意到狛枝凪斗的动作。

 

“没睡吗?”收回探出的上半身,坐在日向创床边的狛枝凪斗搓了搓手,空调坏了好长一段时间,一直也没空找人修,又或者说总是忘记,室内比室外好些,但仍旧感觉有些冷。

“睡了。”大概是之前想着想着就觉得窝火了起来,日向创没好气地裹着被子往墙边缩了缩。

“今天晚上可以一起睡吗?”哈着气,脱了外套换了身衣服的狛枝凪斗比之前更能觉得寒冷,“空调还是没修,太冷了。”

“随便你。”裹得跟只长条寿司卷一样的日向创把脑袋埋进被子里闷声闷气地说着,感觉不怎么情愿,但是答应了。

 

 

“日向可以和我盖一床被子吗?把我的被子叠在上面。”伸手扯着日向的被沿,狛枝凪斗把自己的被子叠在日向创上方,“盖两层会暖和一点。”

“知道了。”不耐烦地翻个身把身子下的被子抽了出来,对日向来说本就不算暖和的被褥瞬间变得冰凉起来,但对狛枝凪斗来说,被子里的温度可以称得上是舒适。

“谢谢。”柔和地笑了笑,狛枝凪斗钻进了被子里。

 

像一块冰块一样,冷冰冰地,害得日向创打了个冷颤。“怎么这么冷啊……”小声地嘟囔着,日向拉过狛枝凪斗的双手帮他暖了起来。

“日向很暖和。”已经习惯了日向这种体贴的动作,狛枝凪斗并没有选择把手抽回来。

 

床并不大,两个一米八左右身高的男人躺着也并不算挤,两层厚棉被盖在身上稍有些重,但给人一种安心踏实的感觉,换句话来说就是十分幸福。

 

感受着那双手的温度逐渐从冰凉转变为温暖,日向创小有成就感地开心起来,说话语气也轻快不少:“所以呢?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了?”

“课题总是通不过,同组的人一直在扯后腿,说实话实在是觉得太麻烦了。”叹了口气,狛枝凪斗以有些委屈的口吻回答着日向创的问题。

 

“能让你觉得麻烦那也挺了不起的。”想象着狛枝凪斗一副焦头烂额的模样,日向创莫名觉得十分可乐。

朝日向创的位置靠近了些,意识到对方放松了手里的力度,于是自己也把双手抽了回来,翻身平躺在床上,不用蜷缩着身子也能觉得暖和,狛枝凪斗眨了眨眼睛:“日向觉得我很麻烦吗?”

不知道狛枝凪斗是怎么听到自己的画外音的,但日向还的确觉得这人有点麻烦:“不,没有。”当然是否定了。

 

“是吗?不过最近都是早出晚归,也没有和日向好好聊过天,感觉有点寂寞。”也没有继续纠缠之前的问题,狛枝凪斗换个话题往下说着,不过因为这种话说得实在是太过顺畅,所以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句话里到底有没有真心。

 

“这样吗?我倒是觉得没什么。”

居然没有心跳加速耳热脸红的感觉,看来狛枝你的魅力也不过如此。

莫名其妙地觉得自己打了场胜仗的日向有些得意。

 

 

“对了,要看恐怖片吗?”掀开被子走回自己的床边,从背包里摸出手机和充电器,又迅速返了回来,“拿过来了。”

“真是冷啊。”

来回不过十多秒,双手又立马变得冰凉了起来。

 

“恐怖片?”学着狛枝凪斗把枕头竖起来,倚靠在上面,把被子拉到胸口上,尽管两只胳膊露在外面,但还是挺暖和的。

“不觉得正合适吗?明天也是周末。”

打开锁屏界面解锁,滑动着桌面图标,从文件夹里翻出视频。一扭头,狛枝凪斗看见日向创正用有些奇怪的眼神注视着自己:“怎么了?”

 

这家伙是在装傻还是真的没注意到?

 

手机的锁屏和桌面难道不是我吗?!

 

“那个……”犹豫着,觉得如果是自己说出来会显得意识过剩,但这情况显然也不只是意识过剩。

“明白了,日向是想说手机背景吗?”按下锁屏键锁屏接着重新打开,锁屏上出现的是一张开朗的笑颜,属于日向。画面上的阴影角度十分合适,构图也挑不出任何毛病。仔细看狛枝凪斗的解锁密码,其实就是日向的生日和狛枝的罗马音全拼。

桌面是一张篮球照,抓拍角度堪称完美,截球过人的动作潇洒利落,尽管是一连串动作,但保留下来的照片没有半分模糊,定格得恰到好处。而那个被截球的人也正好是狛枝凪斗。

完整让日向创浏览了一遍,狛枝凪斗笑道:“不觉得很好看吗?”

 

对本人问这种事情吗?!

 

“如果日向想用我的照片当然是可以的。”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摸出日向的手机,“你的手机,在我把被子搬过来的时候,顺手就把它收在枕头底下。”按下锁屏键,亮起来的是狛枝凪斗的照片,一张漂亮的温柔笑脸。

 

“不觉得我也很好看吗?不输给新晋艺人吧?”

 

居然对本人问这种事情吗?!

 

 

感觉自己的脸已经烧起来,冷是不会冷了,倒觉得热得要命,血液流动加速,烫得人想要直接滚下床冲到门外。

真是非常烦人啊,狛枝凪斗。

不由心地这么埋怨起来。

 

 

 

“是最近上映的一部口碑不错的恐怖片,据说还有推理要素,所以想要尝试一下。”揭过话题,狛枝凪斗重新把视频打开,“看完就睡觉吧。”

 

睡得着就好了。

 

推理要素的确是有,但惊吓指数也是高得离谱,Jump Scare到处都是,然而出现的时机又是精神完全放松的间隙,惊吓镜头百发百中,看到最后,惊得头皮都要发麻了。

 

 

“怎么样?”

“嗯?!”

狛枝凪斗的问话把日向吓了一跳,一时间连眼睛都睁大了不少,扭过头看见狛枝凪斗正盯着片尾演员表,松了口气,看来对方并没有看见自己那副糗样。

 

“感觉怎么样?”把手机收了起来,屋子里又是一片漆黑。

“还行。”身边有个人陪着,所以并没有后怕的意思。

 

“这样吗……?”

“很精彩,细节值得推敲。”

“不过话说回来,日向觉得我是真的吗?”

“什么?”

“日向难道没有想过如果身边的人其实是假货,会是什么情况吗?”

“在玩电影里的段子吗?”

“从进门开始就没有看清楚过我的脸吧。”突然低沉下去的声音显得有些阴险,完全不是平日里刻意做出暧昧声音的模样,单纯只是让人觉得阴险可怖。

“别开玩笑,你也没看清过我的脸吧,因为屋子里很黑啊。”脑子里突然闪过电影里那张咧着嘴的脸,日向创下意识稍远离了狛枝凪斗一些。

 

“……”

“别开玩笑了。”看狛枝凪斗突然不说话,日向创有些想要把人踹下去,但又害怕对方会突然变脸,说不定会变成一副让人完全陌生的模样。

 

“……”

“狛枝?”

“……”

“不是吧,别玩了,一点也不好笑。”

“……”

“我生气了,晚安。”

“……”

“你不是吧?”

“……”

“都说了不要玩了!”

 

“哇!”

“啊啊啊啊!!!!!!!”

被突然大喊一声并扑过来的狛枝凪斗吓到不管不顾地喊叫起来,日向创抱着被子缩到了墙角。

 

“哈哈被吓到了吧。”

“要命啊你这个家伙!!!”抡起枕头朝狛枝凪斗打了过去,软绵绵的枕头颇有弹性地弹开,疼不疼不知道,只是越听见对方的笑声越觉得窝火。

 

 

“你们两个大半夜的不睡觉啊!!!”对面的墙壁传来砸墙的声音,中年男子的怒吼让二人瞬间静止。

 

 

“都是你的错。”小声抱怨着,日向创迅速安分地躺回了被子里。

“鼓着脸吗?”狛枝凪斗伸手戳了戳日向的脸颊,“还真的是鼓着脸啊,好想看看。”

 

“闭嘴!”把坐着的狛枝凪斗扯下来,又把对方的双手都塞进被子里,日向创故意拍了拍对方的肚子,其他地方不方便下手,两个人同盖一床被子这个姿势也就适合拍拍肚子了。

 

“是在撒娇吗?”看日向创翻身冲着墙不再说话,就连自己这边的被子也被卷跑了大半,狛枝凪斗凑上前,“我很乐意哦。”

 

“到底在笑什么啊。”翻过身把狛枝凪斗推远,“再笑就抱着你的被子离开我的床,你这个家伙。”

 

“你是新婚的妻子吗居然会说这种话。”笑意实在是明显,想要忽视都难,“真是可爱”

 

 

不好,感觉心跳加速了。

 

那你可真是烦人啊,狛枝凪斗。

 


“脸红了吗?”

“可以继续撒娇哦,我很喜欢。”

即使看不见对方的样貌也能清晰意识到对方是笑着说出了这种话。

“日向有没有兴趣和我发展一下友谊以上的感情?”拉着推阻在胸口上的手靠近对方。

 

“今年的元月二号我对我的家人做出了出柜宣言了。”狛枝凪斗摸了摸日向创的脑袋,“然而现在还是单身。”

“既然醉酒了之后还要打电话来骚扰我的话。”

 

“那日向君也会对我负责的吧。”

 

“什么?!那个,我那个,我,攻略什么的,那个什么攻略步骤什么的,我还,那个什么……”日向创的大脑正准备宕机。

 

“交往之后会让你对我实验的。”

“不是那种顺序啊!!!!!!!”

 

 

“隔壁的两个人给我睡觉!!!!!!!!!!!!!!!”隔壁中年男子的声音听着更加气愤。

 

 

“晚安了。”

“等等!”

 

“怎么、”

 

没等狛枝凪斗的问话完全脱出口,日向把人拥进了怀里。

 

“不行,是我先告白的,和我在一起吧,狛枝凪斗!”

 

“……”

又觉得好笑又觉得喜欢从心里溢了出来。

“好的好的,知道了,我愿意。”

回拥着,体温真是特别能让人沉迷。

 

 

 

恋爱攻略,看来还是不好用。



-END-

评论(3)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