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If - 希望少年【绝对绝望少女背景】

随便说两句:

1.绝望少女背景×因为休学所以逃过洗脑没能成为绝望残党的狛枝凪斗×人格融合不顺利导致常识爆炸从而极其电波的全能日向创。

2.看来这种沙雕东西是没有续集了,大概,日向有点难搞,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难搞。

3.码字途中差点睡着。

 

 

Chapter 1:电波的他与希望的我

 

人生总是充满了不确定因素,所谓不确定指的就是既可以这样也可以那样。

凭借感觉到了这个地方真是太好不过了,能够在最前线见证希望的诞生,无论怎么说都是再幸运不过的,眼前所见,又是一场战争,所以,只要我……

 

原本是这么想的。

 

“应该是追不上来了。”说话的青年单手拎着另个人衣服的后领子,方才从满是裂纹的柏油马路一口气沿着斜向前的路线,借着集合箱、路灯、阳台边沿、网路线、电线杆,顺利跃上了一家医院的屋顶,眼见手里拎着的人被勒得快喘不过气了,青年赶忙放手。

“还好吗?”

弯下身子拍了拍跌坐在地板上的人的后背,青年有些抱歉地笑起来:“想说是情急之下的行为但实际上就是故意的……也不是很想抱着你跑……哈哈,抱歉了……”

“咳咳。”被安抚的那个人咳嗽了好几声,头顶翘起的呆毛随着身子的震动轻微颤抖,软乎乎的,“还,还好。”两个人身处变压箱后方的阴影里,与防护网有些距离。

 

“没事那就好,你。”话没有说完,奇异的电子音从变压箱外头不远处传来,比蜂鸣声稍短促。

很清楚那是什么声响,青年直起身子:“稍等。”黑白熊警报声到处都是,意识到这里并不安全,青年拍了拍另个人的肩膀,随即冲了出去。

数声爆炸声响几乎是同时响起,爆裂的火光围着青年,亮起了一个圈,一分钟不到的样子全都解决了,除了衣领缺了一角外,青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真是太过完美的身手了。”不知道另个人看了多久,火光熄灭烟尘刚散去,没等回头就听见那个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清脆的掌声有些多余。

“听说这里非常安全才选择过来投靠的,没想到就连这里都沦陷了,而且还被救了下来,不过尽管如此,能够认识像你这样的人我真是太开心了。”没有任何慌乱的模样,说话声音也好还是笑容也好,比平日在街头悠闲玩耍的派头还要自在些。

现在这情况,真是如了他的意。

 

见怪不怪,接触过不少性格稀奇的人的青年回身走到那个人的面前,挑起一边的眉头,两个人的身高几乎没有差别,只是头发的长短做了高矮的比较。

 

“欸?怎么了吗?”对方并不是个读不懂他人表情的人,自说自话的青年骤然睁大眼睛,上半身微微后仰,“我说错了什么吗?抱歉啊,你的表情好像很差的样子,是身体不舒服吗。”

 

青年注视着对方姣好的面容,眼神有些诡异,说是诡异,要说是眼睛里透出让人读不懂意思的光彩要更准确,有些调侃也有些嫌弃,有点像是吃到了过期的榴莲那样,表情滑稽。

“你啊……”

 

“嗯?”面容漂亮的青年在听见对方有所回应后立即以笑脸应答。

 

“所以说……你的角色定位是娘娘腔吗?”说完,青年稍微后退一步,说不准是害怕对方肯定后的回答还是害怕对方否定后的神采。

 

“……”

被投以质疑的青年笑容不变,说话时机稍有停顿。

 

“……第一次见面就能做出这种强有力的讨人嫌行为您还真是了不起的人物啊。”一口气把话说完,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但答案也是显而易见的,“初次见面,我是狛枝凪斗。”

说了这种话还要进行自我介绍,不知道是真心不介意还有另有打算。

 

“狛枝凪斗……”重复了对方的名字,做出思考的模样接着沉默了一小会儿,不过由于一般人的记忆力和理解力应当也不会差到这种地步,所以这种沉默时机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我是日向创。”半分钟左右,青年做出回应。

 

“日向……”学着日向创的样子重复对方的姓名,狛枝凪斗暗中打量着这个救了他的青年。

说是救,倒不如说是打乱了他的计划,不过变数这东西从来都是随处可见,所以狛枝凪斗并没有多少埋怨或者不满,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这种东西是说不定的。

 

他是个长相有点稚气的青年,头发稍短,头顶的天线看着跟独门利器一样,也说不定那东西就是对方的秘密武器,在出其不意的时候给予他人必死一击。一身黑色西装,绝对不能说是休闲的打扮,着装束缚着手脚,亏他还能在这种条件下把人顺利带到这个地方。

 

身手十分了得,就是脑子……遗憾了点。

 

“那……那就之后再见了?”却是日向创做出想要分道扬镳的打算,不理会狛枝凪斗打量的目光,日向创打算离开。

 

“不一起行动吗?”少见地皱起眉头,第一眼就觉着眼前的人有些奇怪,但没想到是真的让人猜测不能,擅自把人救了下来难道不应该负责到底?至此,原本是打算重复原计划的狛枝凪斗彻底改变想法。机缘巧合这种事情,可不是说有就有的。

 

“你也并不想跟我一起行动,刚刚那个情况,你是故意的,故意落入那群小鬼的圈套里,打算被那群小鬼抓住,这才是你的目的。”日向创摇摇头,否定了狛枝凪斗的提问,“所以你接着做你的事情,我不会进行妨碍,既然是希望狂热爱好者的话也一定会坚持贯彻自己的信念,所以我想你会是个很好的游戏推动者。”

 

“在说假话吗?”狛枝凪斗稍微后退一步,“如果不是假话那之前也还是把我救下来了?日向还真是个奇怪的人。”

 

“因为之后你会跟着我一起行动。”耸耸肩,日向创眨了眨眼睛,之前的爆破气流害得他的眼睛有点干涩。

 

 

“……”

一时间觉得对方矛盾过头了。

察觉到对方或许是个电波系男子,但又不想远离,能从这个世界里看到这种超出想象的人,多少会不自觉地被吸引,并不惊讶对方看穿了自己的想法,狛枝凪斗也没有否定,径直走到通往楼下的铝合金门前,想着对方会跟过来,余光同时注意到了门边的一只摇摇车,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儿童飞船模样的摇摇车诡异地发着白光,似乎是一定要让人看见。

是什么东西?

 

“想要坐上去吗?”见日向创走到了摇摇车的旁边,狛枝凪斗走上前询问,末了补充一句,“感觉日向还挺适合这个的。”。

“应该……”拖着长音,语气中不掺杂犹豫,更像是在思考什么。

“应该没有存档的必要,我的话可以一次达到完美结局,不存档应该会有特殊奖励。”

这么说着,日向创对狛枝凪斗点了点头:“走吧,不过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也可以存个档试试看。”

 

“哈,看来日向是个游戏迷吗?”

“只是世界线收覆而已。”

“……果然还真是猜不透啊,日向。”

“那不是很正常的想法吗?”

 

 

两个人一同走下了楼。

 

接近楼梯口附近,Puniupuniu的声响逐渐靠近,警报声伴随着类似幼童尖锐声线的一句找到了同时响起,声音格外清晰,微弱的红光在楼梯口附近无序地转来转去,若隐若现。

“小心。”抬起手臂把狛枝凪斗拦在身后,待狛枝凪斗停下脚步,日向创只身冲了出去。与天台相比,楼道以及楼梯间的光线少得可怜,狛枝凪斗摸着墙壁走到最后一层阶梯下面,不知道日向创是用了什么武器,只觉得铁制品被撕裂的声音十足清晰,错综复杂的内部线路被扯断绷断,爆炸间的白色光芒清晰照亮了日向创的身形,似乎是徒手就拆了对方的所有零件,一般人想来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不合时宜的掌声又响了起来。

“居然一只也没有跑去你哪边。”日向创松了松肩膀,有点不满的意思,“怎么都好你也要出点力吧,难道说你没有等级评定吗?你是辅助吗?”

“……大概没有。”

也没有看到日向创头上有什么Lv.xx的样子,狛枝凪斗还真不知道日向创这是在妄想还是说实话,总是一本正经地说些幻想系的发言,说得多了,突然间感觉真实了不少。

 

“看起来也是……不过既然是辅助的话。”日向创明目张胆地上下打量着狛枝凪斗,“那你会发大招吗?伤害免疫或者群攻技能,有吗?”

“我觉得日向比较像伤害免疫的角色。”狛枝凪斗扭过头观察四周,并没有发光的金币等着二人捡起来。

 

“难道是治愈系角色?或者辅助攻击的?”日向创的视线在狛枝凪斗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即摆摆手,“哈哈,治愈系角色那种东西也太假了,不会有那种人的,要说在现实里居然会有可以治愈伤口的人,那也太奇怪了吧,哈哈,不可能的。”

 

“刚才……好像是日向说的有关存档的事情吧……”无意识地吐槽起来,狛枝凪斗对这个电波系男子的兴趣又浓厚了点。

“想要去存档吗?那我等你。”笑眯眯的日向创看狛枝凪斗没有动作,毫不介意,转身走到通往楼下的楼梯口前。

 

蜡黄的卷帘门挡住了去路,透过防护网的空隙可以看到下楼的阶梯。

 

“被锁上了。”狛枝凪斗摸着下巴,转头看向走廊尽头,如果不出错的话,供电室应该在那个地方附近,“那边的话。”话还没说完。

 

哐当!!

一声巨响震得耳膜一阵嗡嗡声。

 

日向创腾空侧踢,一声硬性碰撞响之后,拦在楼梯口的卷帘门整个折断,脱离门框的铁片掉下楼梯转角的平台,留下一圈边缘稍整齐的断口。卷帘门的材质不同于一般铁门或者玻璃门,这种稍带韧性的材质其实并不容易被破坏。能把较有韧性的东西当做硬石块一样击破,这种厉害之处已经超出了理解中的天师二字。

 

“不好!”

“伤到了吗?”

看日向创停顿半秒突然惊呼,但对于受伤这个假想,狛枝凪斗并不认同,所以只是客套话而已,不过直觉果然重要。

 

“如果这么打开门走下楼的话,那不就拿不到收集要素了吗?”有些慌乱地四处张望,“狛枝,我们分头找一下,会发光的大概就是。”

“嗯?”有些失语,看着果真认真找起东西来的日向创,狛枝凪斗走上前拍拍对方肩膀。

 

“那收集到的要素算日向的东西还是算我的东西?”

 

“这个还用问吗?你是我的辅助,你的东西就是我的。”

顺便,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被绑定了……?

 

看日向创一溜烟跑去了供电室,狛枝凪斗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唉……什么都没有,失望……”风风火火地跑出去,接着又失落地回来。

 

狛枝凪斗果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