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希望厨今天也不吃药【10-12】

随便说两句:

1.更了比较无聊的东西。

2.这两天心情实在是一言难尽。

3.因为狛日中含有苗日神日,所以吃粮请斟酌



第十章

 

“人生无非就是起起落落”这句话对日向创来说极其具有迷惑性,总是期盼着好的预兆和结果,但随即却一直处于低潮之中无法向上攀爬。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世上终极三大哲学问题萦绕心头,日向创为此愁眉紧锁,尤其是在看到狛枝凪斗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后,就连胃也都开始不舒服了起来。

 

“脸色很差呢,日向君没事吧,一直不说话莫非是觉得我很难缠想要找个借口赶紧离开吗。”一语点破日向创的现状,和预料中的一样,狛枝凪斗顺利看到日向创的脸色越来越黑,一副大难将至的面相。

“知道就不要说出来。”咬着牙,日向创险些想翻个白眼出来。

“如果不愿意照顾我也没有关系。”狛枝凪斗笑笑,与日向创那副随时都能气晕过去的样子比起来,他的神态足以是气定神闲,“虽然事先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的确很麻烦,但如果日向君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毕竟我自认为日向君也是有选择权的。”说着,狛枝凪斗把受伤的那条腿从茶几上移到地下,侧过身子借着沙发靠背和茶几撑起身体,原本是打算把自己移到沙发旁边的轮椅上,但行动效果不佳,一个失手把自己摔了出去,鼻梁狠狠撞到地上。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狛枝凪斗瞬间冒出冷汗,半天没有起身,不过倒是没发出任何痛呼和抱怨。

 

尽管对疼痛没有多少抵抗力,但狛枝凪斗可以忍耐。

 

有些失语地看着趴在地上的狛枝凪斗,眼见对方的状态好不到哪里去,纠结再三,日向创最终还是选择走到狛枝凪斗身边,皱着眉头蹲下身子,日向创盯着狛枝凪斗的后脑勺,但并没有打算把对方扶起来:“喂,没事吧。”

不怎么情愿的的询问脱出口,在停顿了几秒后,狛枝凪斗扭过头,温和但疏离的笑容一如既往,唯独泛红的眼圈和鼻梁透着滑稽和某种可怜意味。

不用伸手触摸就能知道对方已经是满脸的冷汗。

狛枝凪斗的反应明显比普通的碰伤表现要来得剧烈。

“痛就直接说不就行了。”

不知道狛枝凪斗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日向创只好顺着对方的意思把人扶到轮椅上。

 

“谢谢。”

狛枝凪斗像个正常人一样微笑着对日向创道谢。

 

以往的相处经历实在是太过惨烈,日向创等了半天,在意识到对方是真的不打算出口嘲讽的时候,这才慢半拍地从嘴里挤出了不客气三个字。

 

“因为之前说了不想麻烦别人的话,所以如果现在又要回过头去不知羞耻地请求别人再次照顾自己那就太过于无赖了,不过没关系,普通的家政公司也可以,毕竟只是一个简单到再简单不过的蠕虫,怎么样都能活过来的,虽然只是陌生人但如果给了足够钱的话也是能得到好一些的照顾吧。”

喋喋不休喋喋不休,嘴里面净是些自损自薄但又让人没办法安心的话。

 

“你一个人住吗?”

故意无视那些打算放低身份而伺机引诱出他人同情心且目的极其明确的话语,日向创环视四周,偌大的会客厅里只有寥寥几件家具,过于空荡。

 

“嗯,常年都是一个人。”应了日向的问题,狛枝凪斗前倾身子伸手轻轻拍了拍日向创的手背,扯着对方衬衣的下摆,狛枝凪斗把人拉近了些。

“所以可以留下来照顾我吗?”

 

居然是直球吗?!

 

“你是把我当傻瓜吗?”日向创拍开狛枝凪斗的手,恼火的意味不言而喻,“如果想要被人照顾或者被人帮助那就好好说话,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之前也尽力和你沟通过了,做出了那种回答回过头来还是打算折磨我,我也没有愚蠢到会随便跳进这种苍白无力的圈套里。”

 

“谁要管你。”

心里是打算让自己后退一步的,但回过头来却没有远离对方半分。

 

不,之所以没有立即远离狛枝总是有理由的,从生理到精神的确是全方面讨厌他,但是为什么没有立即丢下他离开呢?这其中一定有相应的潜意识在作祟。

看来必须解开心中的猜想了。

 

3—— !

2—— !

1——!

 

 

狛枝凪斗是不是真心希望我留下来。

→是

→否

 

→是√

 

 

为什么狛枝凪斗说话总是那么欠揍。

→天生的

→后天养成的

→可能是个变态抖M

 

→后天养成的√

 

 

长时间不与家人相处的话会有什么影响。

→会比较自由

→会缺爱

→会没钱

 

→会缺爱√

 

 

狛枝凪斗的人际关系如何。

→长得很好但很显然连备胎都当不上

→这个家伙很显然没有朋友

 

→长得很好但很显然连备胎都当不上√

→这个家伙很显然没有朋友√

 

 

我对狛枝凪斗是什么态度。

→厌恶

→不喜欢

→讨厌

 

→厌恶√

→不喜欢√

→讨厌√

 

 

我为什么要犹豫?

→不放心

→还是不放心

→因为长得好看所以即使做事比较欠揍但还是会因为他的人际交往和生活方式而感到不放心

 

→因为长得好看所以即使做事比较欠揍但还是会因为他的人际交往和生活方式而感到不放心√

 

 

推理出来了!

 

这家伙……

这家伙是个腹黑缺爱口是心非十分别扭并且没有朋友的傲娇所以一旦我习惯了这种设定还觉得挺带感的啊!

 

看日向闭着眼睛原地待了一会儿,狛枝凪斗有些好奇,想要开口吸引日向的注意,但日向早一步睁开了眼睛。

 

眼里的慈爱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照顾你一段时间也可以。”日向创点头应了下来,“但是最低限度要让我一周上三天的学,不然功课会落下太多。”

 

“这个没关系,在这里我可以帮你请家教。”狛枝凪斗摇摇头,驳回了日向创的请求。

 

有钱请家教那你倒是去请保姆啊你这个混蛋!!!!

 

“话说回来是骨折了吗?还是骨裂?”

看了眼狛枝凪斗腿上的石膏,日向创思索着“是否真的只需要照顾对方一星期”这一判断题。

 

“粉碎性骨折。”轻描淡写,一眼能猜中日向创心底想法的狛枝凪斗笑起来,“所以恢复时间会长很多,想来会延长你的假期。”

“你这家伙倒是很喜欢笑嘛。”不知道是因为厌恶还是因为好笑,日向创皱了皱鼻子,转身坐在狛枝凪斗之前坐着的沙发上,“不介意我坐一下吧。”故意先斩后奏,日向创做出一副恶作剧成功后的口吻询问起狛枝凪斗的意见。

 

“没关系。”狛枝凪斗像个正常人一样表达出友好态度。

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原本是打算恶心一下狛枝凪斗,回过头来却发现自己的计划真是小儿科到了极点。

“话说,要留我多久?”因为是陌生的环境,尽管方才做出一副熟络的样子坐了下来,但回过头还是会觉得拘谨,挺直身板看向狛枝凪斗,日向创开口问道,“总要有个期限吧。”

“大概是神座前辈回来之前。”扳着手指数了数,狛枝凪斗抬起右手伸出三根手指,“啊哈,或许顺利一些的话,也就三个月左右吧。”

“为什么我要跟着你一起休学啊!!!”

在听到这种回答后的日向创突然拔高声音,有些坐不住。

 

“不是很好吗?还可以不用上学,在这里的话,随便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哦,功课的事情还可以帮你请家教,绝对会让你顺利抵达下一学期的。”

 

“能做到这份上为什么不请个保姆啊!!!”

 

“……”

“因为不想那么做而已。”突然间耷拉下眉梢做出苦笑的姿态,“只是雇佣关系的话,虽然也可以被照顾着,但总觉得那并不想要自己的想要的东西,比起简单的利益关系,我也开始明白自己想要的联系并没有那么肤浅。”

“在看到日向君以后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渐渐改变了,以往从来没有重视过的事物现在看来无比清晰,越是靠近日向君越是会觉得自己的期待和依赖要变得更为深刻。”

“越是看着你……”

“越是想要得到你。”

 

“想要得到你的爱意。”

 

呼吸稍有停滞。

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正在发烫,甚至有汗滴从额角滑落,那是一种害羞到极致的表现,虽然也有过被告白的经历,但像这样被同性告白还是头一次,婉约含蓄的书信告白会使人自然而然地陷入羞涩,而直面迎击的告白会使得青涩的人手足无措。

头脑风暴到超负荷,能清晰看到日向创头上的白烟,像是刚经历了一次超速撞击的车头机箱那样,浓郁厚实的白色气体源源不断从天灵盖的位置涌出,视线飘来飘去,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日向君也太容易害羞了吧。”被日向那副呆傻笨拙的样子逗笑,狛枝凪斗又摆出了平时的神情,“啊哈,前段时间从书上看到的话,拿它来表达心情好像过分了点。”

“预备学科感觉很良好吗?”

 

“诶?”脸上的热度还没有退却,神智先平稳了下来,“骗人的?”

 

看着狛枝凪斗那副面不红心不跳的样子,感觉被人狠狠耍了一通的日向创头一次体验到什么是恼羞成怒。

“自己在家等死好了!”

猛地站起身朝外走了出去,即使听见狛枝凪斗的呼喊也没有停下脚步。

什么嘛!长得那么好看怎么样都会觉得有点不适应啊!演技居然是电影节大赏级别的!

 

“诶?这就走了吗?”

看着被打开又被紧闭起来的大门,狛枝凪斗有些可惜自己怎么没有把大门锁住,最起码还能看到日向恳求自己告知密码的样子。

 

预备学科的日向君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很容易就被煽动了,实在是天真无知,而且刚刚还说过要照顾我,结果随便因为一点小事就走了,说话轻飘飘的,果然是不能高看。

 

 

半晌,狛枝凪斗收回投向正门的视线,伸手捂住了脸颊。

“好像有点热。”

连耳朵尖都红了。





第十一章

 

“站台居然在十公里外吗?”走了十多分钟发觉有些不对劲,地图标注上一直被忽略的十公里终于跳进了视线里,对着那个要命的数字,手持手机的日向瞬间露出崩溃的表情。

大概是两小时的路程(笑)。

 

不过也还好,最起码还是带了乘车卡的。

 

十公里也就算了,一想到并不是一路走回学校,日向创倒也觉得轻松了一点。

如果是遇到了什么不快的事情,总是要想想更坏的结果才会发觉现在的境况并不算糟糕。

 

调整好心态刚走了不过几步,手机传来了信息提示声。

 

“窗台的这个,开花了。”

 

是一条彩信,很简短的内容,只是配了一张花朵的照片,模样柔软的白色花朵除了颜色纯粹外并无其它特点,是不出名的品种也说不定,品相也是中乘。

 

发信人: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

 

“哈?”

只好疑惑起来。

 

“家里的这个东西开花了。”

“啊?”

“嗯?”

 

你在疑惑什么啊?是在对我发出疑惑吗?这么简短的话是想和我用意念交流吗?

摆出一张嫌弃脸盯着手机屏幕,明显感觉交流不下去的日向创颇感心累的摇摇头。

那个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

 

开花了?开花了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那朵花是什么很名贵的品种?看着很普通吧?可能是在暗示我他很有钱所以想要让我考虑一下工资的问题?又或者说他是在提示我注意那朵花的花语?难道是准备了什么道歉的话吗?但是我又不知道那朵花的品种,没什么用吧?不,等等,他刚刚的确没有说出这朵花的品种,所以说难道他其实是在等我问他这个问题吗?这里的主要线索居然是在于这朵花的名字吗?

 

不知道这个话题和刚才的事情或者和现在的自己有什么关联,日向创天马行空的想着,觉得自己很有道理。

 

“家里的仙人掌也开花了。”

又是一条彩信,巴掌大的仙人掌上长出了暖黄色的花,虽然在不开花的时候觉得这种东西品相普通又不起眼,但一旦开了花又让人觉得这种东西比一般的植株看着要讨喜。

 

“接下来呢?”

突然觉得自己是走上了一条名推理的道路,日向创感到了莫大的挑战。

 

难不成接下来还会有新的线索?仙人掌?为什么会是仙人掌?仙人掌示意了什么?难道是在暗示我现在的处境像仙人掌一样棘手?但是花又是什么意思呢?花朵是代表和平吗?不过既然是仙人掌的花所以也有罕见的意思吧?难道是在预示我的困境会超出一般规格?但是这都是他的错吧?明知道是自己的错还要这么警告我难道是在向我下挑战书?不,应该不单单是这样。

 

日向创一边思考着一边等待狛枝凪斗的下一条彩信。

 

五分钟过去了,对方没什么动静。

 

十分钟过去了,对方还是没什么动静。

 

二十分钟过去了,对方依旧没什么动静。

 

“喂你的提示呢?!”拨通狛枝凪斗的电话,日向创立即喊了起来,“没有下一条提示的话那么那朵花又是什么品种啊!提示都没有交代完也太不合格了吧你这家伙!”

 

“嗯……?”莫名其妙接到来电的狛枝凪斗疑惑起来,慢悠悠的拖长音调,绕着尾音,在语气词结束之后又补充问道,“日向你刚刚在想些什么吗?”

 

“不就是你出的……”感觉不像是那么一回事,日向创说话的音量越放越低,“题目吗……”

 

“哈?”狛枝凪斗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被翻开的绘本,之前还盘算着给日向看看自己小时候的绘本,好不容易翻出来的,照片也拍了好几张,但在发送短信之前被来电截胡了。

 

不过这种东西和题目有什么关系?什么题目?

“日向有被害妄想吗?果然肤浅的人就是想得多。”模模糊糊能猜出是日向创想多了,狛枝凪斗轻笑起来,感觉对方蠢得好笑。

但好像又有点可爱。

轻飘飘的笑声传进了日向创的耳朵里,下一秒,通话被对方挂断了。

 

被切断通话,屏幕返回到了短信编辑界面,上面有几张照片附件和一句未完成的话。

“这是我小时候的绘本٩(๑>◡<๑)۶。”

跟着输入法的联想顺便多加了个表情,没多想,兴致颇高地补充完对话后,狛枝凪斗把这条彩信发了过去。

 

早就想这么做了,从单方面认识他的第六天起,就很想这么做。

该怎么说呢?也不是很复杂的事情,只是想要和日向随便说点什么,把自己看到的一点一滴都告诉对方,通话也好,短信也好,或者线上聊天也好,想要随便说点什么。

虽然只是个预备科,但是听我说点什么这种事情应该也是做得到的吧,不然也太没用了,和哪个本科生都能那么亲近的话也非常讨厌,傲慢,轻浮,不切实际。

既然如此和我说话也是好事吧。

而且既然都已经来过我这栋冷清到不像样的房子了,那么通信也是理所当然的东西。

 

毕竟都已经踏进我的家门了。

 

嗯……姑且称为家好了,虽然自认为这里并不是家,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栋房子,门的话也就是普通的防盗门,但是毕竟是我居住的地方,在预备科的日向创面前还是要严谨一点,不然岂不是和他是一类人了吗,虽然我也只是垃圾但要成为预备科那样没用的人,我可不要,所以还是规范用词才好一些。

 

“小时候的照片等日向下次来了之后再说吧,然后,这个是我小时候很喜欢的马克笔,打烂后被粘起来了,没办法用来喝水只能当装饰。”

 

都已经是进了我的家的人了,所以说快点回复。

 

慢慢吞吞的,你可真是麻烦啊,日向。

 

想到这里,狛枝凪斗不自觉的又笑了起来,手指轻触屏幕。

 

正在期待下一条信息。






第十二章

 

地球是圆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能用两个小时以实践寻求真知的人少有。

 

笔直看过去,直通着远方的路正是自己两小时前离开的路,跟着导航走了两个小时,居然绕了个圆。

也不知道狛枝凪斗是怎样一个身残志坚的人,日向创站在原地,距离坐着轮椅的狛枝凪斗还有五米左右远。

 

那家伙坐着轮椅待在门口做什么?

 

日向创认为自己是遇上了鬼打墙,也不知道在地上画个十字架能不能驱散恶鬼,尤其是看狛枝凪斗始终看着自己,日向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得惊悚了起来。

 

所以说那家伙是在做什么啊?

 

和日向创的后知后觉不同,狛枝凪斗早就看到了日向创,他看见那个人一边注意着导航一边从上坡路走下来,看他从阴影走进光,就这样注意了好一阵子,眼睛都不愿意眨。

 

他的确是有个善于观察的好习惯,但看着日向创,那种心情又和平时的习惯无关,无关有意无意、无关他想要得到什么信息、无关他是否醉心于计算,只是看见了,又想要看见而已。

 

看日向创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狛枝凪斗知道日向创铁定不知道自己又摆出了一副嫌麻烦的表情。

“你在笑什么。”

对着狛枝凪斗那副浅笑的样子,日向创感到浑身不自在,好奇是一点、奇怪是一点、恶寒也是一点。

 

“是吗?”看来狛枝凪斗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笑了起来。“没什么。”越是这么说着,笑意越是满溢了出来。

 

“阴阳怪气的。”不情不愿地走到狛枝凪斗跟前,日向创打算让狛枝凪斗告诉自己离开的路,同时又想休息一会儿,说不累是假的,但也称不上是累坏了。

 

“如果希望得到他人的帮助的话那就最好不要事先说出让人不愿意听的话,不过既然是对我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所以我并不介意。”

狛枝凪斗推着轮椅后退了些,从口袋里摸出了钥匙:“先进来休息一下吗,如果真的要走的话我可以帮日向安排专车,毕竟是我擅自把日向从学校里绑出来的。”

“……说真的吗?”

觉得狛枝凪斗是个难缠的人,这一印象已经根深蒂固,稍微遇见狛枝凪斗松口的模样,日向创有些不适应。

 

“当然是真的。”狛枝凪斗把钥匙递给日向创,“所以和我一起吃晚饭可以吗?”

 

“居然还是有要求的吗。”

接过钥匙,日向创打开门,顺便把狛枝凪斗也带了进去,关上门,日向创径直走到沙发前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

站立或者行走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然而一旦坐下来就能感到强烈的疲倦感从下肢传至大脑,腰也有点酸。

日向创半躺在沙发里,昏昏沉沉的。

 

被丢在玄关处的狛枝凪斗自己摇着轮椅来到日向创的身边,对日向创这种随意的行为并没有多少介意的意思:“要睡一会儿吗?卧室和浴室都在楼上。”

“你是魔鬼吗?”日向创抬眼看了看狛枝凪斗,感觉不可思议,谁会一见面就擅自使用别人家里的卧室和浴室啊,哪怕是经过授权的也太奇怪了点,更何况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闹出什么笑话不就太丢丑了吗。

 

近黄昏时分,室外早就暗了不少,室内有些黯淡,透过窗,光映进了眼睛。

 

看见日向创看着自己,狛枝凪斗猛然间觉得这里所有的光都来自于那人的眼睛,只要他看着自己,那些光就能从房间的各个角落里涌出,映出他所有的一切。

 

狛枝凪斗知道这个想法非常可笑。

 

但看见日向看着自己,他还是会这么以为。

 

“其实我一直觉这里是个很安静的地方。”没在意日向创之前说了什么,狛枝凪斗又凑近了一些,他想要伸手触碰日向创的头发,但只是幻想而已,最终,他只是在说话。

“是吗?”日向创懒懒地应了一句,不置可否,在他看来,家是一处热闹的场所,偶然泛着冷清,在那里,虽然神座出流的话不多,但他愿意陪他一起嬉笑打闹,于是家里经常都是他的笑声和父母宠爱又无奈的责备。

 

“只是之前是这么以为的而已,或者说是对我一个人而言,如果是和日向一起待在这里的话就觉得这里并不安静。”狛枝凪斗的双手无意识纠缠,右手摩挲着左手的手指,似乎这样就能使人感到一丝乐趣,“如果是和日向一同在这里生活,以往听不见的声音全都响了起来,风吹的声音、指针滴答的声音、书页翻动的声音、甚至是心脏跳动的……”

“同样的招数我不会上当第二次,而且没有生活。”日向创瞬间恢复平时里精神十足的语调,打断狛枝凪斗的话,直起身子,冲狛枝凪斗摆摆手,“不管你是从哪本书里看来的句子,但如果再继续的话我立马就离开,并且死都不会踏入这里第二步。”

 

“声音……”狛枝凪斗默默补完自己的说辞,脸不红心不跳。

 

“那真是抱歉了。”最后还是以道歉结尾。

 

 

 

“学长你没事吗?!”

 

日向创懒得接话,两个人气氛尴尬之际,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日向创松了口气,翻出手机,发送短信的正是那位苗木诚同学,不过严格来说对方并不算是自己的学弟,顶多只是比自己小一岁。

 

“没事。”

 

笑着回了信息,日向创刚放下手机,一抬头就看见狛枝凪斗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

 

“……”

被不算亲切的人紧盯,日向创感到一阵不自然:“我说……你不用眨眼睛的吗?”

 

然而不等狛枝凪斗回答,苗木诚的电话打了过来,日向创随手接起,听见与狛枝凪斗的音色有部分相似声音的从电话那头传来。

 

“日向学长是被盯上了吗?!现在还好吗?!”

“啊?没关系……”集中精神注意着狛枝凪斗的神情,以至于日向并没有听清苗木诚说了什么。

 

狛枝凪斗难道想要和苗木对话吗?

 

“日向学长现在还好吗?!通话的权利还是有的吧!如果是紧急情况还请尽量和我保持三十秒以上的对话,我很快就能找到学长的!”

“啊?”

 

那他是怎么知道短信就是苗木发过来的呢?难道是对特殊角色的直觉吗?

 

感觉狛枝凪斗的眼神越发怪异,日向创一边嗯嗯啊啊地应付着苗木的话一边与狛枝斗智斗勇。

 

对待本科的人都非常客气,听苗木说狛枝对他的态度更是狂热,暂且不知道他对预备科的人是什么态度,不过想来应该和对待我是一样的。

从理论上来说这个人不是单纯的趋炎附势或者两面三刀,所以最近突然找起了我的麻烦,应当不是心血来潮。

 

不是心血来潮是吗……?

对了!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这家伙肯定不是心血来潮才做出这些事情的啊!

 

突破口在这里!

 

“狛枝前辈只是说话难听了点,我觉得他做事应该不会太过分的,日向学长尽量忍耐一下,没关系的。”

“嗯?”

 

既然事出有因,那一切线索也一定蕴藏在日向之中,任何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偶然。

他似乎对什么东西格外关注?应该是什么呢?

贬低我、嘲讽我、打击我,要求我认清自己远离本科的学生。

 

“我已经顺利定位了!日向学长放心,我很快就能赶过来!”

“嗯?”

 

又和苗木有关吗?

 

感觉狛枝凪斗的表情有些扭曲,日向创突然灵光一闪!

 

难道说是这样吗?!

 

难道说狛枝对我是以某种身份对待的吗?!

 

Q……

QIN……

QING→情!

D……

DI……

“日向在想什么。”看见日向创那双眼睛越发明亮,表情越发明朗,狛枝凪斗的脸黑如锅底。


糟糕!血槽被清空了!

 

灵光乍现被狛枝凪斗的提问打断,日向创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尔后一脸茫然地摇摇头。

 

“啊?我忘了。”



-TBC-


评论(1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