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令人制烯的童话故事【第二集】

随便说两句:

1.这玩意儿居然还有第二集?!

2.第一集传送门:走你┏ (゜ω゜)=☞





正文:




 

 

肤色胜雪的孩子对着自己的父亲轻声询问:“可以为我讲个故事吗?”银铃般的声音透着让人没办法拒绝的软糯。

 

孩子的父亲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发,宽容和蔼的父亲笑起来:“可以哦,今晚也是童话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少年没能踏出那座王国并为尘世万物带来他的名号之前,在跨过无垠海洋外,在位于王国西南方位置的土地上,有一所小小的城堡,城堡外是面积不大的村镇,那是不同于这里的另一片乐园,虽然那里的人们过着稍微落后些的生活,但每个人也都为那种生活而感到心满意足。

 

 

城堡的主人是经商的一家三口,绅士有礼的爸爸,知书达理的妈妈,还有娇媚可爱的女儿,尽管他们富有,但却乐于助人。

没有被金钱所腐蚀的良善之人始终受人爱戴,村镇上的人们欣赏他们敬爱他们,而他们的女儿,更是村民心中天使一般的存在。

 

人们经常称赞这个乖巧伶俐的女孩。

“可爱是挺可爱的就是不知道哪里有点不对劲。”

 

然而,幸福和欢乐总是易逝的,平和而温馨的村镇最终因为可爱的女儿被恶鬼掳走而变得悲伤沉郁。

 

 

 

没有人知道那个罗刹是怎么把那个可爱又可怜的女孩带走的,大家无一不因为女孩的遭遇而哭泣不已。

“可怜是挺可怜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松了口气。”

 

 

 

 

那天下午,天真可人的女孩正在树林里独自玩耍,阳光透过层层树枝交叠下的缝隙照在女孩身上,蹲在地上的女孩透着难以形容的圣洁和纯真。

 

“在干什么啊?”

罗刹接近正在树林里独自玩耍的女孩,而天真无邪的女孩浑然不知,依旧笑容满面,听到有声音询问,女孩毫不防备,一脸天真地回应起来:“为什么要问哦,看不就知道了吗,在捏蚂蚁啦。”

 

 

女孩没有半分迟疑就回答的模样让罗刹露出凶恶的面孔,罗刹继续接近着,并发出了会让人不安的发言。

“诶?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很开心嘛。”女孩如同对待朋友那样与罗刹对话,那副纯粹的样子让人觉着这女孩就是这世上所有真善美的化身,“要不要来试试看~噗嗤噗嗤的,全都捏爆了~”

 

 

看到女孩这副没有丝毫戒备的样子,罗刹兴奋不已,因为他知道,这是一个待宰的幼嫩羔羊,他接着说道,心里盘算着该如何把女孩带回自己的住所,享用她的血肉。

“这么做的话很奇怪吧!”

 

 

被罗刹话语里的邪恶气息所惊醒!突然察觉到不安意味的女孩赶忙起身。

“不要突然这么大声说话啊!!烦死了!!”

 

 

察觉到了猎物的慌乱,罗刹心头的激荡猛然剧增,他知道,他会得手的。

“咳咳,你,咳咳,为什么突然要给我肚子上来一拳啊……咳咳。”

 

 

终于明确了这股不祥的气息,女孩眼中噙满泪水,无助的样子像是跌入迷雾中的麋鹿,透着警觉但是也惹人怜爱。

“干嘛用看小孩的眼神看我哦,我已经十六岁了啊!!”

 

 

看到女孩那副想要顽强抵抗又强装镇定的样子,罗刹放声大笑,不含笑意的眼睛仔细欣赏着女孩走投无路的模样。

“咳咳,为什么又,又打我,咳咳咳。”

 

 

女孩呼喊着爸爸妈妈,她无限希冀着能有一位英雄一般的人物来带她脱离这种困境。

“看你不爽啦。喂,你是谁哦,啊,算了,你是谁也无所谓,当我的奴隶好了,喂,奴隶,你的家在哪里,我想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吗,统统给我。”

 

 

看着逐渐陷入绝望的女孩,罗刹咽下口腔中溢出的唾液,他嗅到了灵魂的美味气息,陶醉不已中,罗刹不再止步于猫捉老鼠的游戏,他轻松地抓住了女孩。

“奴隶?!!!为什么啊!!”

 

 

再也无法紧绷神经的女孩顷刻间放声大哭起来,撕心裂肺的喊叫声被淹没在了层层叠叠的树荫之中。

“揍你哦,不要和主人顶嘴。”

 

 

就这样,善良纯真的女孩被恶鬼掳走,下落不明生死不定。

 

 

安分了百年的罗刹突然有了动作,他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人们无辜遭受祸端,惶惶不可终日。

 

“昨天因为给仙人掌浇了太多水,居然把它淹死了,啧,都怪罗刹好了。”

 

 

 

 

 


 

 

伤心欲绝的夫妇每日以泪洗面,如果是为了找回自己心爱的女儿,哪怕让他们倾家荡产他们也心甘情愿,他们痛苦他们自责,每日每夜,眼前都是女儿的身影。

“也不知道谁那么倒霉居然被她缠住了。”

“唉,虽然有点可怜但是还是忍不住想笑。”

互相慰藉的夫妇泪流不止。

 

 

彼端的国王听闻现状后于心不忍,想着痛失爱女的那对夫妇,想着身处水深火热的村民,他百般焦急,可单单只是人类的他,又怎么能与南方深渊里的罗刹一决高低呢?更何况,那些村民也不是他的子民,又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损失自己的人力财力?想到这里,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怎么才能让儿子从家里赶紧滚出去?”

 

贤惠温柔的妻子深知这位国王,也同为他丈夫的这个男人,内心是有多么的犹豫,于是,这位妻子耐心提议着。

“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海螺呢?”

 

受到妻子的启发,这位国王恍然大悟,他赶忙找来国师,想祈求她的预告。

王国里久负盛名的国师,小泉真昼,在听闻国王的忧虑后长叹口气,思索半晌后,她开口,眉头紧皱,语气凝重。

 

“你随便说点希望把他骗出去不就好了。”

 

 

 


预言中,只有那位集齐世间神灵祝愿的少年,才能打败深渊的罗刹,而那位少年,正是国王的孩子,国王心下满是沉痛,但为了大义,为了保全多数人的幸福,这位英勇的国王不得不做出抉择,哪怕,他很有可能牺牲这个孩子。

国王爱着自己的孩子,但也爱着大义,更爱着多数人的幸福,他找到自己的孩子,看着那个再过两年就要成人的少年,国王最终还是开了口,语气无比沉重

“崽啊你也太愁人了,钱给你,帮阿爸去打败恶魔好吧,那个什么南方的罗刹,日向创是吧,就他,你把他打败就有耀眼的希望了,快出门吧。”

 

 

少年无意中曾听见国师的预言,那个把他近乎逼上断头台的预言,可即使如此,少年也没有丝毫怨言,因为他知道,这是他必须要面对的命运,可说到底,他也终究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无论如何,他都会心生不安和不舍,然而,他知道,他必须坚强起来,勇敢去面对前路,只有这样,他才对得起他的出身,还有他的理想。

 

“啊哈就我这种虫子要去打败绝望去寻找希望什么的也太过于后厚脸皮了吧这种事情怎么能交给如尘埃一样渺小的我呢我这种人就适合像根杂草一样待在阴影下一动不动这样的话才不会给人带来麻烦的啊不过如果说我也能够。”

 

 

 

“个老子滚。”

 

 

 

国王为孩子佩戴上以勇气凝结成的宝剑。

王后为孩子穿上以善意凝结而成的盔甲。

 

带着二人的不安和祈祷,成为了勇者的少年最终踏上了那段遥远的征程。

 

 






“斯巴拉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不幸居然被扫地出门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