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希望厨今天不吃药【05】

随便说两句:

1.虽然不是恶趣味,但是我支持狛枝凪斗被揍。

2.我狛枝凪斗就算绝望,被洗脑,变成召唤枝,也绝对不会瞧得起预备学科!

   日向君真是斯巴拉西。

3.苗日,神日,狛日,总而言之......大家斟酌......



第五章


滴滴啦滴拉~

“喂?哥哥?怎么了吗?”电话铃声毫无预兆地响起,是神座出流打来的。

“今天晚上我来接你。”说话间,神座出流那边时不时会传来一阵爆破声响,听得日向创有些心惊。

日向创疑惑满满:“为什么?话说你那边不要紧吗?感觉好像……”

“没关系。”正说着,又是一声巨响。明显是爆破后的强烈气流声从话筒里传出,虽然听不清其它的东西,但日向创似乎能猜测到出流哥哥是闪身躲避着什么,轮不到日向创表达担心,再次开口的神座出流从气息和语调上没有作出任何改变,“你的宿舍不是出问题了吗?虽然后天就能修复好,但是在这之前和我一起住。”否决掉让日向创去别人的宿舍里共度两晚的选择,神座出流抛出自己的示好和亲近。

日向创对神座出流的料事如神并没有感到吃惊,毕竟这种震惊和钦佩早在小学就已经被消磨光了,见怪不怪的日向创在电话这头点点头,还没有说出自己的回答,倒是神座出流先开口:“好,我会去接你。”

电话被挂断,看了眼身边一脸呆滞的舍友,日向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没关系的,先去别人的房间里挤一挤吧。”

“不过我还有事,要先去别的地方了,所以在这之前……回见……”看着手机上又多出的几条信息,日向创趁着还算明亮的夕阳转身离去,背影何其萧条。


狛枝凪斗百无聊赖地倚在走廊的窗框,夜幕来得有些晚,所以眼前依然残留着一片夕阳的余晖,光芒很是黯淡。单薄无力的昏黄从来都是最为使人颓丧的,哪怕在漆黑无比的深夜也是可以期待黎明的到来,但是唯独夕阳什么都没有。这里什么都没有。


“啊……来了啊…..”,狛枝凪斗的视线始终注意着通往医院正门的这条道路,因为对日向创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所以在看到了对方之后,理所当然会产生一股心安的感觉。


这所学校有一栋看着稍微不怎么气派的钟楼,所处位置正巧与预备学科的教学楼相对,二十米处的至高点可以看清预备学科部多处的景色,教学楼,室外操场,室内体育场,绿化带,等等等等。狛枝凪斗也不算个喜欢登高望远的人,但从某天开始,他却多了个在清晨的时候绕着回旋楼梯抵达最高点,两只胳膊架在窗口上,单纯去观望一会儿的习惯。

也差不多是在这个时候,一群预备学科的学生就会围着操场跑起圈来,俗称晨跑。也不知道是因为视力过于富裕还是其它什么原因,狛枝凪斗很容易就能发现混迹于队伍中的日向创,由高二年级的人组成的一条长队伍,人数不算少,统一的服饰看着让人有些眼花。说起来,自去年和今年一直都是他们这群人抽中晨跑的资格,虽然锻炼身体是好事,但是一大早就要被强制要求动起来,这倒是不会让人觉着幸运。


黑色的运动短裤,白色的短袖,哪怕是鞋子也都是非常普通的款式,虽说日向的身高属于较高的那一类,但也不会显眼到会让人一眼就看中他的个头。对于为什么能一眼认出日向这件事,狛枝凪斗也曾思考过,但最终以“那个人的呆毛太显眼了”为理由终结了思索。


只不过是没见到那个人的身影,所以才会冒然追到别人的班级里去。

总体来说是抱着害怕他会遭遇不幸的心态姑且尝试去寻找对方。


至于为什么,狛枝凪斗并没有多想,大概是仁慈?或者其它什么理由,但是既然这么做了,那也就没有任何值得回味的概要。有些东西并不适合多加考量。


日向创的左手里提着一只食盒,两层,一层放了蒸得极其熟的板栗,下层盛了南瓜粥,分量并不多,在询问过罪木蜜柑注意事项后,日向创严格按照少食多餐以及以软流食物为主的原则进行了食物选择。因为买不到足够合心意的东西,所以日向创第一时间选择找花村辉辉求助,虽然这么做的确是有些麻烦花村辉辉,但以对方对做饭的喜爱程度来说,这种要求搞不好倒是一种别样的游玩邀请。才能所带来的效果极其明显,这两样餐点的制作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尽管花村辉辉会在日向创耳边尽说些像是调戏人一般的话,但不能否认的是,他的确帮了大忙。


因为是背对着夕阳,所以狛枝凪斗并不能看清日向的脸蛋,被光所笼罩着,日向的身体线条极其柔和,从头到脚,无一不是洋溢着温暖和光彩的。

本科的学生并没有服饰要求,虽然有形式上的制服,但是并没有人愿意穿,也就狛枝凪斗时不时会穿一次,没什么其它的原因,只是感觉这衣服多少与日向创身上穿的制服相似。


既然他那么喜欢接近本科的人,那么像我这样能够理解他的货色应当必须显得更加与他相衬不是吗?


日向创。

狛枝凪斗从心里念着对方。


日向抬头看向上方,与狛枝凪斗对视一眼,但无法看见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讶然。抬起另一只空着的手,挥挥胳膊,笑了笑,没有说话,重新把视线放在眼前,日向加快步子小跑起来,不一会儿就抵达了医院的大厅,变得让人找不到了。


一想到他们对狛枝凪斗流露出的别样态度,日向创难免会觉得有些同情,尽管没有感觉到嫌恶和排斥,但是那种隐隐的抗拒和畏惧总让人觉得不舒服。

不过这种同情仅仅是用于抵消内心的嫌恶感,日向创并不会因此生出想要理解对方的心情,只不过是多了一份想要在这段时间内好好照顾他的打算罢了。

“我在这里。”平稳地走到狛枝凪斗的面前,日向创提起手里的食盒,“很饿吗?我带过来了,是南瓜粥和板栗,虽然有些甜味,但都是它们本身的味道,并没有多余加糖。”


“先进去吗?或者如果你不喜欢病房的味道的话,那我们也可以去医院前面的喷泉池那边,只是还要走上一段距离。你觉得身体还可以吗?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好好休息比较好,毕竟是胃炎,果然还是少走动吧?啊,你稍等,我现在去问一下罪木。”

嘴巴一张一合地说着,眼睛始终带着笑意,一脸的温柔体贴,被窗外的光芒所渲染的脸蛋看着加倍可爱。


这样的日向让狛枝凪斗觉得刺眼。


“日向君等一下。”狛枝凪斗第一次正儿八经以名字称呼日向创,只可惜没等日向创为得到回应而感到开心,狛枝凪斗在稍有停顿后又继续说起了让人觉得刺耳的话来,“我说日向君,虽然只是拥有幸运才能的我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作为预备学科的你,也未免太过刺眼了一点吧。”


“无用而且窝囊的我无比理解你的憧憬,这些闪耀着人性光点的,拥有才能和希望的人是让人心怀喜爱的,也是遥不可及的。我这种渣滓每天都在为和他们相处而感到惶恐不安,也每天都心怀希冀和感激。”


“但是像这样表现出想要融入他们的你未免也太过于厚脸皮了点吧,就连我这样的人你也会卖笑。”


“真是太下作了。”


狛枝凪斗的嘴角上扬,嘲讽和鄙夷的意味不言而喻。


难以从这种在他看来逻辑失常的发言中找到攻击点,日向创一口怒气哽在喉咙中,却又无法爆发。

“你!”


滴滴啦滴拉~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打算转移注意力的日向创第一时间接起:“喂。”压抑着内心的烦恼,尽管是紧皱着眉头,但日向创也仍旧没有做出迁怒别人的行为。


“创,后退。”

“什么?”

“后退。”

不知道神座出流是个什么意思,日向创一头雾水地后退了两步。

 

嘭!

从大开的窗外闯进,神座出流一个飞踢把狛枝凪斗踹到了对面墙上,墙面凹陷了下去,这么看来,狛枝凪斗这次一定伤得不轻。

借着反作用力,像是无视重力的神座出流后仰翻了一个后空翻,轻巧地踏在窗台上,稍用力,落地动作干净利落地来到日向创面前。


“????!!!!!”

日向创扭头看向狛枝凪斗,软趴趴地倒在地上的狛枝凪斗口鼻都是鲜血,显然是已经是失去意识了。

“活该。”

神座出流头也不回,牵着日向创就打算离开。

这里没有其他人,除开监控,倒是没有多余的人看到狛枝凪斗被踹飞的这一幕。


“会死人吧,要不要帮他…….”

“他的才能自然会救他。”

神座出流解释着,但也并不阻止日向创给罪木蜜柑发送短信的行为。

自家的日向创真是太天真了。


另一边,因被不二咲千寻拜托后而不得已在控制中心坐班的苗木诚正一脸目瞪口呆。


满屋子虚拟屏的其中一个显示的则是整座学院的情况,也正是所谓监控窗口。


不巧,在那块虚拟屏上被调出的窗口里所显示的画面正是医院四楼的走廊。


TBC.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