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希望厨今天不吃药【04】


    


第四章

“抱歉,虽然那家伙一直在你背后说些奇怪的话。但因为不想让你感到苦恼所以就没有告诉你。”小泉真昼的眼睛瞟往别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尴尬,用手摸了摸鼻尖,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他会主动找上门去,抱歉。”

“什么嘛。”日向创无奈地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小泉真昼的头发,“为什么要道歉啊,又不是你的错。 ”

“就是就是,小泉姐你真是太善良了。”西园寺日寄子撅着嘴巴抱怨起来,“明明只是那种废材的错,还要小泉姐来道歉,真是狡猾。”,皱起鼻头,西园寺日寄子上前牵起小泉真昼的手掌,带有依赖感情的表情看着孩子气十足。

“喂,日向。”九头龙冬彦从人后绕道日向创面前,身旁的边谷山佩子如影随形,一声不响地注视着日向创。

尽管九头龙冬彦的个子不高,但毕竟是超高校级的的黑道,所以在九头龙冬彦正经严肃起来后,举手投足间的气势极其骇人:“你还好吧,要不要让那个小子吃点苦头,虽然我是建议你留他一命,但是如果你想要把他沉到大海里也可以,我帮你解决后续麻烦。”并不是疑问句,自说自话的九头龙冬彦是真心有这么个打算。

左右田和一稍后退一步,表情吃惊地扭头看向一本正经的九头龙冬彦:“真的假的哦!”说完,他脸上的表情又和缓了许多,手指挠了挠脸颊,左右田和一假意看向别处:“不过,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能不能让我围观一下......”

日向创看着一众同学既不是真心嫌恶但却又万分微妙的表情开始疑惑起来:“喂,不是吧,你们不会同学吗?这个态度好像不对劲吧?”

“大家大概只是开玩笑的。”七海千秋手里按个不停,但并不影响她说话,接近结尾的游戏在最后十来个的操作键下结束,七海千秋小小呼了口气,抬头看向日向创,“大概。”

“不要说这么模棱两可的话吧,真的很奇怪啊。”日向创笑笑,尽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被他人全心意爱着的感觉并不是虚假。

“日向学长。”从后头赶上来的苗木诚喊着对方的名字,不远的距离并没有让苗木诚产生气喘的情况,面色如常地站在日向创的身边,苗木诚问道,“去午休吗?”本科的学生配有学生私人公寓,虽然预备学科中四人一间的集体宿舍并不糟糕,但总归是越少人居住越会自由些,就这样,时不时会被本科的人邀请去留宿的日向创当然是欣然接受。

“诶!唯吹也想要小创一起午休,要来我的房间吗?”澪田唯吹目光单纯地探头看向日向创。

日向创无奈笑笑:“不要在我面前演什么根本不存在的修罗场好吗,而且我为什么要去女生的房间啊。”


“这有什么。”终里赤音笑着用胳膊搂着日向创的脖颈,把人压低,伸手混乱折磨着手下的头发,“大家都是有胸部的人,不要那么见外。”


“什么啊。”日向创红着脸挣扎起来。


花村辉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了一把梳子,摆出自认为帅气的表情梳起头发:“如果,我说如果日向想要来我的房间的话,我也是不会拒绝的哦。”


“不会哟,谁都不愿意靠近你这只猪的房间呦。”西园寺日寄子冲花村辉辉做了个鬼脸。


“啊,被爱神眷顾了,真是可爱啊,无力抵抗。”做出微醺的表情,花村辉辉自我陶醉起来。


澪田唯吹晃着脑袋,侧身一脚大力踹飞了花村辉辉:“啊,抱歉抱歉,不小心滑了一下。”

多是用哭笑不得的表情看着各位,日向创最终还是被苗木诚拖走了。


“狛枝同学......你最好......还是好好休息才行......”罪木蜜柑站在一旁小声地提醒着站在走廊窗前的狛枝凪斗,这是刚才日向创被带走的地方,也正好可以清晰看到楼下的所有场景。
狛枝凪斗看日向创越走越远,把视线收回,扭头看向罪木蜜柑,微笑起来:“好,我知道,谢谢罪木同学的关心,我非常开心。”真挚但是莫名冷淡的答谢让罪木蜜柑抖得更加厉害了。

“话说日向学长真的不认识狛枝前辈吗?很奇怪吧。”走在林荫路上,苗木诚依旧是不死心地好奇起来。


日向创仔细想了想,若有所思地说着:“说起来,虽然对他的样子没什么印象,但是我之前总是能感觉到一种微妙的视线,而且也会感到有一抹奇怪的棉花糖从身边飘过。”说到这里,日向创停顿一下后笑了起来:“我和左右田提到这件事的时候,他还以为我被怨灵缠上了,又是害怕又是打算找叶隐同学帮我除灵什么的,太好玩了。”

“日向学长和左右田前辈的关系好像很好的样子。”又觉得自己描述得有些偏差,苗木诚摇头补充道,“不是,应该是和大家的关系都很好。”

“大家充满了活力,也很友好,所以也会和我亲近。”并不是自谦的说辞,日向创这么说着,但肯定了苗木诚的头一句话,“不过我个人觉得和左右田挺合得来的。”

苗木诚和七十七期的前辈相处时间并不长,尽管想要说些主观的评价,但碍于这么做对自己没什么必要的好处,所以只是换了个问题:“那日向学长觉得和我的关系好吗?我很喜欢日向学长,所以并不是普通那种对待同学的友好。”,虽然这么说有些自私和贬低他人形象的嫌疑,但如果日向学长会因此更加依赖自己,那也不是不可。毕竟日向学长的多数空闲时间都给了七十七期的学生,大多时候都轮不到自己。

“当然了。”或许是觉得自己对于这个学弟有可以提供帮助的富裕,日向创倒是不否认这份友好。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结束掉下午课程回了宿舍的日向创从床下书桌的抽屉里摸出了一封莫名奇妙的白色信封,没有任何值得期待的感觉,惨白且没有任何字迹的厚实信封透着不详的气息。


“嗯?是情书吗?”爱凑热闹的室友把下巴垫在日向创的肩膀上看着日向创手里的东西,趁日向创不注意,室友一把将信封抢到了手里。“不要害羞,我来帮你看看。”舍友躲到一边把信封拆开。


日向创头一次见识到什么叫做笑容凝固在脸上。


室友有些不安地出口问着:“那个,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吗?”

日向创不解地摇摇头:“没,怎么了嘛?”


“可是这是一封诅咒信啊。”室友看着满纸狂气的红色字体,他甚至觉得能写出这种颜色的颜料原身其实是血。并没有把信交还给日向创,也没有把纸的内容摆在日向创的眼前。室友迅速将信纸塞回信封,转身在自己的柜子里寻找起什么。

日向创看他从小盒子里摸出一只打火机。


“你干嘛?”

“烧掉啊,不然想留着过圣诞节吗?”室友拿起打火机点燃信封。

火焰以不可思议地速度迅速燃烧起来,火红的火焰触碰到手指,室友条件反射地松开手,着火的信封被窗外的风吹得偏离轨道,落进垃圾桶里,昨天才堆了好几本旧杂志的垃圾桶迅速燃了起来,床栏上挂着衣服,直垂在垃圾桶的上放方,火焰窜高撩起长裤的火势,开始迅速向上攀沿的火光烧起了一整张床铺,床上放着的笔记本突然炸裂,溅起的高温火星落到别处。

两个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瞬间燃起来的屋子,只来得及带上随身的手机,两人这才后知后觉地逃了出去。


叮铃~

叮铃~

口袋里接二连三传来振动声响,摸出手机,日向创眼皮直跳。


“我是狛枝凪斗。”

“预备学科的脑子不怎么好对吧,既然要照顾我的话,为什么连联系方式也没有留下呢。”

“饿了。”

“吃的随便,但是想要喝粥。”

“请快一些。”

“喝的并没有什么喜欢的,但是不要太甜的。”

“虽然也不会讨厌,但是相较起来还是想要不怎么甜的东西。”

“校外街西头的那家拉面店也很好,所以优先还是想要那里的招牌拉面。”

“不过我饿了,还是快一点好了。”

手机一直在叮叮当当地响着。


这家伙怎么这么烦人!


tbc.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