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希望厨今天不吃药【02】



第二章


碍于神座出流的权势以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所以这件事最终以强制让日向创照顾因摔伤而住院的狛枝凪斗而告终,虽说神座出流并不满意这种安排,但说是照顾,也不过是时不时去看望一下,毕竟流程还是要有的,总不能太没规矩。像是知道这种规矩也是守护平凡日常的一部分,于是神座出流并没有过多反对。


明明该是欢乐的重逢时间却因为狛枝凪斗的关系而错过。陪日向创吃完了中餐,神座出流在临走前给予承诺:“创,有什么事情记得和我说。”不过以日向创对自家哥哥的了解,未出口的话大概就是“我会让那些麻烦消失。”

在天台目送自家哥哥乘上直升飞机离开,理所当然的,走进教室的日向创毫不意外地收到了来自大家的无数好奇心。


“日向学长!”

从人群包围圈外有一道青涩且饱含关切的声音响起,日向创听得出声音,但看不见人。

苗木诚的身高实在是……

不过才高一生,倒是暂且不需要产生那种已经长不高了的担忧。

人群主动给苗木诚让出了一道空隙,身材娇小的少年非常顺利地出现在日向创面前:“还好吗?听说有人找你麻烦。没有受伤吗?”苗木诚上下打量着日向创,以此确认对方是否健康。和萌系外表不相符合的是,苗木诚是个经常能由内而外流露出帅气感的男生。就比如现在。


“没。”,日向创的脸上带着困惑,“说是麻烦……其实,我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说实话,我连那个人的名字根本都还不知道。”

“诶?是吗?”这是苗木诚提出疑问的场合,“不过没关系,我会好好保护日向学长的,所以请不用担心。”自顾自做出承诺的人自信地微笑着,又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苗木诚的脸上显示出一副正义与私欲交锋的模样,半晌,在日向创快要开口询问之前,苗木诚主动开口:“那个,要去看望一下狛枝前辈吗……”


“谁?”,日向创表现出一副对这个名字完全陌生的样子。

“狛枝前辈啊?他不是因为保护学长而受伤了吗?”

满头问号的日向创在稍加思考后随即露出一副了然的模样:“啊啊,如果你说的是那个被打的人的话,那他完全和帮助我无关,因为你口中那个找我麻烦的人,就是他而已。”


苗木诚也是一愣:“诶?!你们不是好朋友吗?在教学楼的时候也经常会看到狛枝前辈在日向学长的附近出没不是吗,居然不认识这种事情…日向学长和他所在班级的人也玩得很好啊?为什么会不认识啊。”从本科赶来找日下学长一起午休的苗木只是在途中听见了有关日向创被人找了麻烦以及有人被送进了病房这种闲言碎语,完全没能想到以为是朋友的两个人其实一个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而另一个……苗木诚并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日向学长是个善于与人友好相处的人,七十七期本科班不过才十五个人,就这样还能被日向学长忽视,那么一定是狛枝凪斗的错。


“不过话说回来啊,我被要求照顾那家伙直到他从病房里出来。”日向创不怎么情愿地说着,眼看距离下午上课还有一小时四十分钟左右,日向创决心去见一见那个莫名其妙的人,“那么,苗木要和我一起去吗?”

“好的。”


被苗木带领着绕出人群来到本科部后,日向创再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差别待遇。以往只在花坛和班级附近转悠就能见到足够使人惊叹的建筑物,没想到在这其中居然还有小型的医院,研究所,甚至于专职人员机构。

“呜哇哇哇,日向吗??还好吗??应该没有受伤吧??”一脸担惊受怕的罪木蜜柑以一种小心翼翼的姿态靠近着日向创,泫然欲泣地样子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保护起来,“我要在这里照顾其他人,不能去照顾你真是十分对不起!所以还请不要讨厌我!日向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的,请不要讨厌我。”

缩着身子朝日向靠近,然而不幸的是,即使是干燥普通的地板也能使罪木蜜柑脚底打滑,在三个人的惊叫声中,日向创被罪木蜜柑狠狠地压在了地上。磕到地板的后脑勺发疼,眼冒金星。

啊啊,安慰的力气都没有了。


又折腾了几分钟,日向创哭笑不得地安慰起罪木蜜柑。

除了冒失之外,其它方面倒是很适合当家里的妻子。


日向创有些走神地想着,同时温柔地安慰着:“我没有关系,但是呢,可以让我去探望一下……额,那位同学在这里吗?”

“狛枝前辈。”,苗木诚站在日向创的身边,出言提醒着。

“嗯……好的,就在前面不远处……”


始终保持着自卑而且低贱态度的罪木蜜柑一直在抽抽搭搭地哽咽着,日向创耐心而关切地哄着罪木蜜柑,在这方面,他的表现倒是一点儿也不显得钢铁直男。


罪木蜜柑也跟着一同进入了病房,是双人间,但靠外的床铺上没人。

“是苗木君和罪木小姐呢。”,意识到有人进入,狛枝凪斗将望向窗外的视线转移,虽然是一身病服,但模样和之前一样,看不出有什么大问题。


“狛枝同学……还,还好吗?”

罪木蜜柑以一种畏惧而低落的语气问着,像是非常害怕和她说话的对象会生气,不过她经常都是这幅样子,所以也就没什么好稀奇的。

“狛枝前辈身体还好吗?”

苗木诚配合气氛问候起来。

“啊…当然很好…”狛枝凪斗不留痕迹地扫视着三人,接着露出温和的笑容面对起本科的学生,弯弯的眼睛依旧漂亮,“像我这种一无是处的垃圾能够被各位超高校级的人员关心,我真的荣幸之至,像是每天被闪光的各位注意到,我这种人就已经非常幸福了。”


“不过。”变戏法一样收敛起的笑意,虽然并没有过分失礼的态度,但怎么看怎么透着一股子恶意。

“预备学科的日向君为什么会在这里。”

“啊啊,果然,像是能发出那种使人嘈杂烦闷的声响的,也只有预备学科了,本来还祈祷着不想再见到你的,没想到推测成真了,我可真是太不幸了。”

超脱教养的称呼十足惹人烦,狛枝凪斗本就是打着惹恼对方的打算,所以态度也就没那么温和。


“还好,伤得严重吗?”日向创有一瞬间的皱眉,但对于这种挖苦的怒气并比不上见人住院后的愧疚,像是知道狛枝凪斗不会好好说话,日向创又轻声问起罪木蜜柑,他甚至无意识地微笑着,只是为了让对方感到舒适,“罪木同学,问一下,他伤得严重吗?”

罪木蜜柑露出一副感激得快要死去的表情:“呜哇哇,是,是的,不是很严重,只是,只是普通的,摔,摔伤……不,不过因为,狛枝同学,好像胃炎复发,所以……要……”她露出一张泣颜,看着随时会扑进日向创的怀里大哭。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罪木同学说得非常清楚。”日向创微微笑着,伸手摸了摸罪木蜜柑的脑袋,那是一种对小孩子的嘉奖动作。

看着温柔的日向学长,苗木诚跟着傻傻地轻笑了两声,惊觉自己的行为不妥,他又扭过头收敛了起来。


“啧。”

狛枝凪斗莫名做出一副准备下床打人的模样。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