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希望厨今天也不吃药【01】

先说两句:

1.背景应该是普通环境,不打算参加什么最大最恶事件,年轻人简简单单吃醋暧昧就很赞。

2.狛日,神日(有年龄差的哥哥弟弟),其实后期可能会有ALL日的情况,你们斟酌(然而我也不一定会接着写,就......兴致来了,试水。)




第一章


眼看一身黑绿色风衣的狛枝凪斗在自家房间的地板上躺尸,日向创无奈叹着气,他没有上前将对方扶起,而是将眼前的画面与回忆重叠,思绪飘忽中,他貌似看到了高中时期的狛枝凪斗,好笑的是,那时的他也同样是一副躺尸的模样。

 

 ......

 

“所以说嘛,我在学校里很开心啊。”日向创盯着昨天没能做完的作业奋笔疾书,在与自家哥哥闲谈的同时也不免庆幸他今天的及时出现,虽说撒个谎拒绝晨跑并不是难事,但一想到是因为昨天晚上在宿舍打游戏上瘾以至于没有做功课,于是谎话便说不出口了。

听着自家准高二弟弟的发言,年仅十九却已经担任超高校级研究机构高层位置的神座出流轻轻应了一声。他留着和日向创差不多的发型,但或许是个性问题,神座出流的头顶上并没有那撮冒失的不服帖的呆毛。

“哥哥会累吗?”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日向创将作业推到一边,扭头撑着脑袋看向身侧倚在窗边的人。“诶嘿,我可是不会累的呦。”像是要证实自己的话一样,日向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穿着制服短裤的一双腿在桌子下晃来晃去,黑色的袜子被提到脚踝的位置,小腿有些纤细。

“还……”

“什么嘛,原来还是在的嘛。”


一声莫名奇异的腔调不合时宜地插入两人之间,日向创多少有些迷茫的扭头看向教室门口,而神座出流只是在多看了日向创几眼之后,这才将目光移开。
教室门口是一头白毛的家伙,虽然日向创有着晴雨表一般的呆毛,但这丝毫不能阻止他觉得来者造型奇特。

“呼。”

像是刚剧烈运动过后的样子,拥有白色棉花头的学生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朝日向创靠近,原本不明所以的日向创在环顾四周后,这才确定对方寻找的目标正是坐在角落的自己。

不过这个喋喋不休的帅哥,好像有点烦人。


居高临下俯视着一脸天然的人,伸手拿起日向创的作业,这位长相漂亮的帅哥嗤笑一声:“还以为是什么情况,原来是偷偷躲在这里写作业,预备学科的学生就只有这种德行?那怪不得一天到晚拼死拼活也都是这个下场。不过也是,智商也没有,才能也没有,除了这样得过且过,好像也没有其它的事情可以做了……”


日向创伸手拉着神座出流的衣角以表示宽慰,以免对方因保护过度而酿成凶杀案。
不过说实话,虽然对方的话莫名其妙,无需过多在意,但听多了又难免会觉得刺耳。


“我说……”,日向创多次将视线移到教室门外,无人经过,显然是预备学科的人还没从早操的噩梦中解散,“你谁啊?……”,视线早就注意到了对方的制服:“本科的学生?”


白色头发家伙的身穿着本科的棕色系制服,虽说日向创分不清这是真货还是假货,但想来应该没人愿意以这种方式自取其辱,毕竟本科的人并不多,被戳穿的几率也非常高。

“低能儿也要有点自觉好吗?”,出言讽刺,在看到日向创多少有些愠怒的脸蛋,白发少年笑得恶意。

“创。”
神座出流念着日向创的名字,一双清冷的眼睛却是看向白发的傲慢少年。


“啊哈?”,刚想开口嘲讽日向创一副无知态度的白发的少年像是这才发现日向创身旁坐着的人,这人的模样年轻,但着装和气质绝对不像是一个高中生。

白发少年微眯着眼睛细细打量这人,虽然对方气势骇人,但少年能明显感觉出对方已经克制了不少,原因,想来是这个日向创。

白发少年估摸着自己已经猜对了对方的身份,虽然没有任何报道曾正面刊登过这人的样貌,但从各方的消息内综合起来,眼前这人很显然就是超神一般存在的神座出流。


“神座出流……?”,白发少年皱着眉头疑惑道,一时半会儿没想明白这人为何在这地方。


日向创眼看少年或许会对自己的哥哥造成麻烦,于是连忙出言吸引着对方注意:“那个?请问你是认识我吗……你是……?”虽然认出神座出流并不是难事,但相比之下,认识日向创这件事却要困难得多,原因无几,虽然日向创人缘不错,但势必是比不上学园偶像,而他的交友圈大多都在预备学科,虽说也有本科的人,但作为一个普通的学生来说,他的人气只在于主动与他人交好,而不是被人搭讪。于是这么一来,被没有主动搭过话的本科生认识这一情况也就有些稀奇。况且日向创对这人的样貌并没有什么深刻的认知。


“啧,没有见识也要有个限度。”,少年皱着眉头,看得出来,他对日向创的厌烦程度非常之高,“你以为你在对他人抱怨有人注视着你的时候到底是谁在那边啊。”


日向创仔细回忆着,看向某一方向的眼睛里的确是透着思索的意味。


在本科教室以及所在教学楼附近晃悠的时候,好像的确是经常会感觉到有一团棉花从身边飘过。

“虽然我也是误打误撞被招进本科的垃圾,但相对来说,才刚刚踏过人生及格线程度的你为什么会厚颜无耻地以为自己能攀上……”


少年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只快得出奇的拳头便砸上了少年的脸,如同动画片那样夸张的表现手法,白发的少年直接飞到了讲台桌上,他甚至没有发出任何一声痛呼,整个人像是死了一般。


教室外传来此起彼伏地尖叫,日向创看着门外那群已经结束了早操的同学,又看了看挺尸的白发同学。


脑壳有些发疼。

 


TBC.

评论(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