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则见则相识【两颗糖·小片段】

随便说两句:
1.就是很简单的两颗糖。

2.两个片段没有关联。

 

 

 

狛枝凪斗与日向创的场合:

 

 

 

“球!传给我!”

日向创高举着双臂交叉挥舞,大声喊着,身穿火焰沿边球衣的队友也不言语,立即会意地将手里的球冲斜下方一打,篮球画了个V字形,稳稳地被日向创纳进手里。

躲开拦截,日向创一个转身,手腕传力,球击中地面,篮球一个来回,变着方向重新回到了日向创的手里。时间不剩多少,双方的比分也不相上下,此时,对手和自家队友都格外关注日向创的一举一动。在完美避开12号的变向进攻和6号的截球后,日向创顺利杀进得分区。在12号的扣杀准备里,日向创调整姿势,腿部用力向后弹跳,手带着球向前发力,这一瞬,篮球被送出掌心,没被盖住,一个完美的弧线后,这个三分球随着比赛结束时的哨声落地。

他们队靠着最后这一球,赢得了比赛。

 

静默了几秒。

 

“Yean!!!!!!赢了!!!!!!!!!!”

 

在突然暴涨的欢呼声里,日向创被自家的队员稳稳地抬了起来,他们把他抛起接住抛起接住,一行人乐此不疲。

 

日向创笑得眼睛都成了新月的形状。

 

 

 

狛枝凪斗坐在观众席里,眼睛一刻也离不开那个笑得开怀的家伙。

 

他很难把这个此时笑得一脸乖巧傻气的人和刚才那个眼神凌厉到能刺穿心脏的超一流中锋联系到一起,太不相似了,脱胎换骨了一样。

 

几分钟后,一队人连最后的力气也折腾完了,恢复正常的一群队员叽叽喳喳,在自豪自夸的声调里慢悠悠移回休息区,观众席里大批粉丝迫不及待地想要靠近这一群人,尤其是想要靠近那个中锋。

 

日向创喘得有点急,也是刚才出力出狠了,他拧开矿泉水,小小抿了一口,没敢一次喝太多。狛枝凪斗注视着日向创的每一个动作,他以前也是校篮球队的(永远替补),不过因为排不上多大用场,所以也就退了,一年多了,这是他看得第一场校篮球赛。

 

是个新人,但也是很强悍的新人。

 

日向创左手插着腰,右手拿着自己的矿泉水,他身边围着好几个模样清新亮丽的小女生,那群少女不停地说着,眼睛里满是亮晶晶的欣赏和喜欢,日向创被围在中间,时不时接一句,笑得腼腆而且阳光。和每一个正值青春的爽朗大男孩一样,他们个个都很耀眼,而且个个独一无二。

 

狛枝凪斗看着那堆人,尤其是看着处于中心的日向创,胸腔里突然生出一阵无力而且心烦的感觉,当然,还有一份美好。

 

这个年纪的人多少会为自己的过去而感到遗憾,但也只是那一瞬罢了。

 

 

看比赛打完了,狛枝凪斗拿起自己的外套准备离场,他坐的是休息区后第二排中心位置,此时正对着他们一群人,打比赛的时候不见得有什么好视角,但比赛结束了却是散场画面的头号观赏席之一,不过已经看完了,也就没什么好说的,这个周末还算是过得充实。

 

 

“呜哇!啊啊啊!”

转身走了还没两步,一连串孩子气的惊呼吸引了狛枝凪斗的注意,狛枝凪斗不是爱看热闹的人,但他还是回头看了看。

 

刚才还风光无限好的日向创此时正捂着自己的后腰,原来是潮红的脸此时红得滴血,然而这可不是剧烈运动能说得过去的事情。

 

狛枝凪斗微微驻足,他仔细观察,这才看见是一个打扮夸张的少女正拿着不知名的物体戳弄那人,日向创躲也没得躲,反而因为自己的惊呼引得更多人围观。

 

说起来,少女头上的螺旋角像是从哪个五合金店拔下来的,颜色还挺统一。

 

 

“都说了住手了吧!”

有的人就是长着一张让人想欺负的脸,日向创就是这样的人,越是挣扎越是被折腾,那副狼狈而且无奈的样子看着特别天真,也特别可笑。

 

 

狛枝凪斗改了主意,他不走了,反而重新挑了个稍远的座位坐下,像看戏一样看着日向创,和他身边的那群人。

 

最后还是一位背着背包的少女为日向创解了围,其他人摆出可惜的脸,笑了好几声这才悠悠然离去。

 

“谢啦……”

日向创小声地对着少女道谢,大概是觉得被这么一位娇小可人的少女救下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吧。

 

 

 

你很难相信这种情况。

 

这里嘈杂,喧嚣,热火朝天,每个人都在说话,杂七杂八的,呼吸声震耳欲聋,呐喊都可能被淹没在声浪里。

 

 

但也就是这样,那个人发出的声音却依旧是无比清晰,不带任何杂质,似乎自己的耳朵屏蔽了所有喧闹,只是为了接受他的每个音节。

 

狛枝凪斗听得见日向创所说的每一个字,哪怕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说了什么,但他依旧听得见日向创所说。

 

 

日向创在休息区慢悠悠地来回踱步,以此来缓解肌肉的僵硬感。

 

狛枝凪斗仍然是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个少年,他似乎故意的,那种灼热的视线是个人都会有所察觉,所以他强烈预感下一秒会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发生。

 

 

当然,他是对的。

 

 

日向创到处晃悠,身边始终跟着一群人,剧烈运动后的无力感和刚才那番调笑让他的精神有些不集中,他略显迷茫地四处瞧着,呆愣的脸上带着一丝纯粹。

 

 

最终,日向创的目光落在了休息区后观众席第五排的某个人身上。

 

狛枝凪斗正看着日向创,日向创也正与狛枝凪斗对视。

 

没有犹豫,更不觉得惊讶,日向创只是知道那个人正看着他,所以他下意识打起了招呼。

“你好啊。”

 

依然是那种笑容,有些稚嫩,也特别明亮。

 

他们离得并不近,所以日向创没有说出声音,他单做口型,所以那张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夸张,看着傻气而且富有少年感。

 

 

日向创从不吝啬自己的笑容,所以他当然会对观众席的那个人笑起来,并挥了挥手。

 

 

“你好……”

 

狛枝凪斗轻声回应着,脑子里瞬间发空,跟被电击了一样,脊髓都要烧焦了。

 

似乎有数百颗蜜桃味的硬糖在空气里爆炸,碎得他周身满是甜味。

 

 

真是奇了怪了。


感觉骨头都要碎了。

 

 

真是奇怪。


但狛枝凪斗知道自己笑了起来。


可开心了。

 

 

 

 

 

 

 

 

 

 

 



日向创和狛枝凪斗的场合:

 

 

 

他生得一副少年相,笑起来三分风流七分纯真。

 

日向创百无聊赖地想着,按灭了自己的手机屏幕,用手撑着头,将目光放到了第三排逆数第二个位置的人身上,那人在他的斜前方,挺远的斜前方。这堂选修课无聊得很,也就那人能让他感到有趣些。

 

那是个非常老实的学生,日向创注意他很久了,可惜一直都不知道名字。

 

有机会就去问一问,日向创这么想着。

 

 

 

 

狛枝凪斗一直都是一本正经地听着课,做着笔记,看着安分得不行,但一头白毛却张扬得要命,跟头上安了个棉花精一样,吹过一阵风,张牙舞爪的,说他怪异吧,可偏就还挺好看的。

 

棉花精……

日向创莫名其妙地笑了笑,但随即又伸手捂住了脸,害怕被那个人发现。虽说对方看不到,甚至看到了也不一定能想到这突如其来的笑和自己有关,但日向还是有点心虚。

 

 

“你笑什么啊,看上了哪个女孩子吗?”

左右田瞟了一眼日向创,他注意到日向创已经盯着一个地方盯了好长一段时间,感觉有些好奇,于是顺着他的目光视线看去,然而范围有些广,外加他视力全给了机械和索尼娅,属于睁眼瞎,所以他并不知道日向创看得是哪家的姑娘。

 

 

姑娘?

 

 

“嗯?”

听见左右田的问法,日向创挑了挑眉头,一脸的无辜和茫然。

“没有啊。”

 

 

“开玩笑吧你,脸上都笑开花了好吗,怎么样,要不要哥儿们帮你要个联系方式啊。”

左右田一脸“大家都是男人我懂”的坏笑,撞了下他的胳膊,显示兄弟义气。

 

 

但日向创还是一副不明不白傻不拉几的模样。

 

 

中途,选修课的任课教师被人喊了出去,本就不安静的教室里立马变得更加嘈杂,叽里咕噜,到处都是声音。

 

 

狛枝凪斗挺直的身形似乎有所松懈,他的视线也不再是在桌子和黑板两者间来回。

 

‘看这边看这边。’

 

日向创这么想着,有点儿期待。

 

 

狛枝凪斗的双手覆在膝盖的位置,放松手臂,不知是感应还是偶然,他突然转了个方向,无意间将目光放向了斜后方的位置。

 

 

透过空间的富余,两个人对视了。

 

 

或许是日向创的笑意没有收敛,狛枝凪斗怔愣了下,随即回了个更加完美的笑容,眉眼弯弯,上扬的嘴角在日向看来像是摸了蜜一样甜。

 

随后,狛枝凪斗又转了回去,任课老师回来了。

 

 

左右田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日向创突然低下了头。

 

笑得可开心了,肩膀抖个不停。

 

日向创把手攥拳抵在嘴边,笑得不能自已,可不就是莫名其妙的吗,他觉着开心,特别开心。

 

尤其他感觉到胸腔内突然有一团烟花炸开了。

 

 

这也太奇怪了吧!

 

 

 

但是我想要认识他。

 

 

日向创这么想着。

 

 

笑得可开心了。


——END——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