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Starwberry【娱乐圈AU】【13】

随便说两句:

1.粉丝×偶像,但时间线是从练习生开始的。

2.标题的某两个字母是故意写反的,不是手误。

3.原创人物出没。

4.日向创为什么这么惨?

5.哦,我的错。





第十三章


“眼睛先闭起来,脑袋不要动。”

“啊,好。”

“嗯,很好,睁大眼睛,然后嘴巴张开。”


身上有着名贵香水气味的女人与日向创面对面,这个长得很是好看的人正在帮日向创定妆,让这张原本就不算平庸的脸变得越发漂亮帅气。


有的是人在这间化妆室里进进出出,自己不是最后一个人,但也不是第一个。


单侧化妆台,一共五个位置,日向创坐得最靠近门边,尽管这是最容易察觉到什么人出入的地界,但他心里还是不安稳。


可以说是不适到了极点。


“不觉得我们的名字也太随便了吗,什么BUR啊?”突然有人大声发起牢骚。

“那有什么办法,之前的前辈有的只是一个字母而已,这么想想的话你就会觉得我们还是很幸福的。而且怎么样也比哥的名字好吧。”另一道音调明显要低一些的声音回复,“是吧哥。”


和日向创一样正在定妆的其他两个人与日向隔了一个位置,其中一个头发稍长的男生透着镜子反射的映像冲日向创眨了眨眼睛。


他有着一副中性化的长相,眼睛与一代女团里的TYE格外相似,尤其是上了眼妆之后,会让人产生性别倒错的混乱感。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日向说的,说不清是不是有些嘲弄的意思,姑且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FECK,一个样似普通但又有点古怪的名字。

正是公司为他取的名字。


VAMPFOX(嗜血狐狸),七人团体,新人组合,于六月十二日陆续放出单人预告teaser。

同年,十月十九日,VAMPFOX于韩国首尔举行Showcase,正式出道。

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VAMPFOX首张迷你专辑发行。

同年,十二月二十日,也就是今天,VAMPFOX首次在电视上公开表演。


距离打歌开始,倒计时一小时。


而这荣耀的一切,都和日向创有关。


【由杀戮与背叛笼罩的感情,被月色诅咒的不死之身,猜忌和救赎的真谛,吸血鬼与狐狸,被真与假和生和死引诱而来的七人,于此重生。】

一想到专辑主打歌MV里的念白日向创就浑身发麻,他现实久了,冷不丁听见这种幻想到不行的发言,简直犹如取他的狗命。


然而可不就是不真实吗。


这就好比他上一秒还在天桥地洞里蜷缩着睡觉的时候,下一秒就被世界首富拖回了家,并且脑子不好的世界首富还必须用痛哭流涕地模样扯着嗓子喊。

“我的爸爸啊!!我可找到你了。”


没错,对于日向创来说,这种事情比首富认他当儿子还要离谱,离谱程度堪比被首富认成了父亲。


“哥还没好吗?”金尚敏不知道从哪里转了回来,趁日向创晃神的时候到了日向创的面前,一脸的清爽和欢喜。

可以说,打从二人出道之后,金尚敏就没有什么时候不在笑。


微笑的时长堪比狛枝凪斗。


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么说绝对不假,日向创知道金尚敏好看,但上了妆换了打歌服的这人还真是精致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日向创还没来得及对金尚敏的脸做出赞叹,一眼就看见门口又进来了一个人,顿时心情全无,甚至有些如临大敌时的紧张,出现在日向创眼里的那个人笑得比金尚敏含蓄点,但没有任何端庄的意思,只是让人感觉心里发毛,当然了,也是日向创神经紧张,因为一般人都觉得这笑容赏心悦目,柔和温润。


“日向的打歌服我已经拿过来了,如果上完装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换。”狛枝凪斗的胳膊里搂着一叠衣服,叠得整齐。说完他就闭嘴瞧着日向创的脸,眼睛里那种似有似无的评估让日向创有些生气。

“你哪个组合的吗?怎么还没化妆?”听见声音的化妆师无意中从镜子里看到了来者的相貌,她急忙站直身子,完全顾不上对日向创的收尾工作,“那边的好了吗!这边还有人没有化妆!”有些急,看样子是打算为这个来路不明的“偶像”立马做好预备。

狛枝凪斗对这个情况见怪不怪,即刻出言阻止:“抱歉抱歉,给你添麻烦了,还请冷静一下,因为我并不是要登台演出的人。”弯着眉眼,笑起来的样子看着有些温柔。


“我只是一个助理而已,并不是什么能和日向相提并论的人。”


话里头话外面,哪个能搭得上日向创的地方,狛枝凪斗就尽量搭,哪怕没有条件他也要创造条件提起日向,也真不知道这句话里到底有没有讽刺的意思,总之,日向创自认是感到了恶意。


“助理?”化妆师一时间没转过弯来,反应有些迟钝,她眨了眨眼睛,一些话顺口就说了,“好看的经济人我见过,但我还真没看见过这么好看的助理,天吶,你居然是生活助理吗?”这份吃惊应该雷同于看见郑*敦作为天团ACE担当火遍大江南北一样,分外使人头秃。


“过奖了,还请继续工作。”狛枝凪斗笑笑,示意化妆师接着做完最后的工作。


待日向创起身从狛枝凪斗接过衣服的时候,他似乎能感觉到背后那几股刺人的视线,日向创假装不在意,冲化妆师和狛枝凪斗道了谢,默默走了出去。

上次一别,日向创以为他和狛枝凪斗之间最好也不过是一个相忘于江湖老死不相往来的下场,但没想到,自己的猜测居然被改成了低头不见抬头见。


是啊,狛枝凪斗这人,目前是一位生活助理。

日向创的,私人生活助理。


私人,生活,助理。


私人,仅限日向创使用,也万一,如果赶上狛枝凪斗高兴,指不定他能给什么其他人提供帮助,但事实上是没有如果。


日向创所在的公司本身起点就高,新人组合出道便配有专业的经纪人和团体生活助理,这事无可厚非,但为一个不过七人的组合的某一个人额外配上私人助理,对此,是个人都想不到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还记得狛枝凪斗满脸笑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说自己成了他的生活助理之后,日向创的内心是凌乱的。


一直到现在日向创都认为狛枝凪斗之所以还能留在这里是因为他每个月都给高层人士塞钱。


狛枝凪斗的出现能是什么好事吗?

肯定不是。


不是?但这个说法又有失偏颇,日向创想不明白,简直想要放弃思考。



金尚敏、尹谦珉、吴景贤、崔在荣、高幼真、朴光熙。

这就是日向创的队友,加上他,一共七个人。

都说男人的友谊格外单纯轻松,但像他们这种从练习生生涯里奋力厮杀出来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谈感情,说的是除金尚敏和自己之外的四个人原就是A组和A+1的人,外来上尹谦珉和他们的交情也不浅,朝夕相处共患难,十有八九是有感情的,但从旁处被塞进的金尚敏和日向创,可能要赶上点麻烦。

让七个人相互接纳倒也不难,金尚敏就是这么证明的,然而狛枝凪斗这一麻烦摆在面前,所以这就让日向创与那五个人的感情很是微妙。


走不进也脱不开。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


这不是第一次上台,但这场电视首演对每一位新人来说都极其重要,日向创明白,其他六位一同待在后台的人也明白,时不时有摄影机扫过,七个人或是要对摄像师身后跟拍主持回答问题,展示自己,或是要表现出相互加油打气兄弟和睦的样子,这种事情并不坏,毕竟一旦闲下来就会感到心悸,所以还是忙一点来得好,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想法,但日向创是这样的。


日向创以为自己是个平和的人,他认为自己没那么心去思考更多虚假的东西,但或许是他自己对于情绪太过于迟钝,当他的手指无意识摩挲着打歌服的料子时,日向创这才真情实感地意识到,他出道了。


他沐浴在聚光灯下,站在舞台上,出现在他人的视野里。


他出道了。


日向创感觉自己的牙齿都在打颤,在录音棚里他没有任何紧张,在showcase场上他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但直到这一刻,他这才觉得自豪了一些,也实打实的惶恐。



以往都是待在阴暗角落往外窥得的光彩此刻全都从彩虹跳进了眼睛里,看见了霓虹,满眼的五彩斑斓。



哪怕是只有一个人,只要有人看得见他就行。


偶尔,日向创也会感到奇怪,他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变成了这样的人的呢?

想来想去,貌似是因为他只是这种人而已。


他出发得太久了,甚至于忘记了出发的原因。

但无所谓的吧,毕竟我赢了。



赢了......?



“哎,日向。”

“.......!景秀哥好。”

对面迎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人,日向创认识,就是他们的经纪人。日向创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


哈,是准备哭个什么劲啊。


“马上准备上场吗。”多余问了一句,经纪人一手拿着一沓文件,另一只手上多着一件装饰品。

“嗯。”日向创应了下来,有些担心自己的眼眶会不会泛红,第一次上电视,可不想让自己的脸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把这个戴着上台。”经纪人把手里的半张面具递到日向创手里。



毫无特色的一张半脸面具,遮着上半张脸。



“诶,啊,不是,补一下妆就没问题了。”

“让你戴着它去打歌。”经纪人重复了一遍。

“就你一个国外的人。”

“社长那边的命令,我也没办法。”



“为什么......?”日向创有些茫然地看看手里的面具,又抬头看看其他人好好地露在聚光灯下的脸。

“先戴着吧,回头再跟你说。”

经纪人始终都压低声音说着话,说完,转身走了。




谁让你选上这条路了。


可不就是吃苦的路吗。


-TBC-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