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ant to know your mind.
© Dreamrry
Powered by LOFTER

【狛日】Starwberry【娱乐圈AU】【10-12】

随便说点什么:

1.粉丝×偶像,但时间线是从练习生开始的。

2.标题的某两个字母是故意写反的,不是手误。

3.原创人物出没。





Chapter 10:

 

“B组的日向创今天也请假吗?”把发丝整理得一丝不苟的通勤主管拦下了准备踏进公司门的金尚敏,看样子已经蹲守好一会儿了,同寝室的另外两个人还要慢些,所以只能是最先来的他被逮住。

 

“嗯,哥有点不舒服所以还没有醒。”想到日向创昨晚睡得安稳,并没有突发病症出现,金尚敏感觉欣慰,说话也轻松不少,“哥可能会晚点来,但绝对不会迟到的。”见主管的面色不善,金尚敏倒是没有天真到当着这人的面继续请假,迂回着,先撒了谎,只等一会儿再圆。

 

“这样啊,那就让他别来了。”似乎是刚刚才被上级经理训过,通勤主管的脾气差得很。

 

看主管情绪糟糕,不像是自己撒个娇就会转好的情况,金尚敏也收起了笑容:“怎,怎么了吗?”

 

“和你没什么关系,好好练习。”假装是一句无聊的气话,知道这是上头看中的种子选手,主管放缓语气,拍了拍金尚敏的肩膀,“加油,姐姐会给你加油的,月末考核好好表现。”刚说完话后即刻离去,看样子是不想让金尚敏多问一句。

 

咬着下唇,金尚敏紧皱眉头踏入公司。

 

 

 

#P社练习生,美少年之恋爆出#

#P社练习生与C社练习生的神秘恋情#

#P社练习生私生活混乱,有关P社的私密新闻起底#

#爆C社BLP成员的地下交易#

 

狛枝凪斗翻着手机上的消息,光是看标题和新闻梗概里的缩略图就能猜出大致内容,不用多想,当事人就是狛枝凪斗和日向创,和昨天看到的那些人有关,不过那几个人的私人设备那么明显,摆明就在说自己是花边新闻记者。

 

三带一?看来这次花边新闻爆场的受众并不简单。

 

真不容易啊,这么凑巧就被拍到了,角度也把握得精妙,拥抱看着和激【隔开】吻一样让人想入非非,还有日向创被自己暴力拖入巷子的画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人已经欲【隔开】求不满到不在乎地点了吧。

 

 

 

“可以见个面吗?”

手机震动了一次,看来是金尚敏发来的短信。

 

“什么事吗?”

这才刚过早上八点三十二分就迎来了金尚敏的问候,也不算是问候,时间和内容都奇怪了点,当然不是什么好事。

 

“有关日向哥的事情,想和您谈谈。”

故意用上了敬称,尽管用语礼貌,但狛枝凪斗一眼能看见文字下的轻蔑和不耐,如果不是和日向有关,金尚敏应该并不想看见自己。

也可能是百分百不想看见自己。

尤其是在看见日向那副筋疲力尽的样子后,作为粉丝居然置之不理,甚至有推波助澜之嫌,单凭这一点,金尚敏就算拿自己当敌人对待也不为过,毕竟那个人十分在意日向。

 

十分的,在意。

 

狛枝凪斗没有回话,差不离能猜透金尚敏的想法,狛枝凪斗把手机搁在桌上,转而翻开一旁的书,耐心看了起来。

 

嗡——嗡——嗡——

 

手机震动的声音透着木质办公桌桌面,此时的声音比拿在手上的时候要吵上十倍,但狛枝凪斗看着就跟没听见一样,照样读着自己的书,电话连通界面亮了一次又一次,短信也一个劲从下往上弹出,一条接着一条。

 

 

既没有理会也没有完全忽视。

 

“等日向创来信息这个打算也过于幼稚了点。”从通话前台方向走过来的青年站到狛枝凪斗的桌前,拿起吵个不停的手机,看了眼号码,接着关机,“如果不想理会,这么做才方便一点。”

 

“除了这个情况,也没有人会打你的电话。”今天大概是个适合吐槽的日子,青年的话比平时多了些,略带些攻击性。

 

“不能自己解决也就算了,就连求助也都是别人的意志吗?”狛枝凪斗停下翻动书页的手,眼睛盯着书页上的页码,“对普通人也不需要提供注意。”说出这种话,狛枝凪斗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突然停止了跳动一样,有些心空,没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在等上几秒后又重新恢复了原样,

 

“而且你迟到了。”补充了一句。

 

“你这种偏执的态度简直自然到引人发笑,虽然知道能猜中,但结果太合乎意料,所以真的非常无趣。”青年把玩着狛枝凪斗的手机,转而走向一边,站在落地窗前欣赏风景,据说成功人士经常这么做,但没什么意义,“因为这世界上满是你这样的人,所以我现在说的话对我而言就变成了口头禅一样的存在。”

 

“而且希望你没忘记我是弹性工作时间。”青年反驳了狛枝凪斗的纠错发言。

 

“如果那个打满绷带的你没有在那个时间遇见过他的话,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你,缺失了他的你,下场不过是直接死于一场意外,连一封遗书都不会有。”

“既然是社会性生物就好好做着社会性联系社会性工作社会性人际交往。”

“受了恩惠但却苛责他人,你不是追求什么,而是在谋杀你任何能够奢望的东西。”

青年明显是做出了“指责”这一行为,但没什么深意。

 

“居然对日向这么上心吗?”抬头看向迎着光的青年,阳光刺得狛枝凪斗睁不开眼睛。

“不如说那个蠢到无可救药的无聊的胸大无脑的婊【隔开】子喜欢我这么做。”青年破天荒说出了一长串损人的话,此情景极其少见。

 

事出反常必有妖。

 

“真是好过分!!!!隔了好远就听见前辈在这么过分地骂着人家!!!!好过分好过分好过分!!!!明明已经容忍前辈和那个hard gay打情骂俏了居然还要伤害人家的心!!!!真是太过分了嘛!!!!”

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急促又响亮的声音,狛枝凪斗对来者有了心里准备,但仍然不免觉得棘手。

 

 

一头蓬松的金色长发,脸上画了极其显眼的妆容,但十分漂亮,眉眼妍丽,亮丽的脸庞有着惊人的锐气,胸部被小一号的胸衣聚拢,圆鼓鼓的,大半个浑圆露在外面,似乎随时都能跳出内衬和外层制服外,摇晃中,肤色白得晃眼,勉强遮挡住大腿根的迷你黑白格子短裙轻飘飘的,裙摆上下摇晃,不在意是否走光,这层遮羞布就是块摆设。

 

和这副打扮一样,拥有这副打扮的人同样轻浮佻薄,她笑着接近你,佯装爱慕你,背后又极尽所能地算计你,鄙薄你,像是要把你的血肉都刨开一样,压榨你剩余的价值。

这是个比血蛭都麻烦的吸血虫。

 

一位能让无数男男女女魂牵梦绕茶饭不思的吸血鬼。

 

其实是人类罢了。

 

“好过分啊亲爱的!!!!”

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还能流畅自然地跑起来,乳【隔开】房不停摇晃,金发的少女直冲向站在落地窗前的青年,但被对方反身一掌糊了脸。

“戒指上的是金刚钻吧,到底是因为笨还是因为自作聪明才这么选择的?”两者都是贬义说辞,青年任由少女拍开自己的手接着窝进自己的怀里,说是窝进怀里,其实并不准确,只是拥抱罢了。

“居然和人家一样高了,好伤心,前辈为什么不想办法增高或者跟人家一起跳下楼嘛。”少女抱着青年的身子晃了晃,表情遗憾,但遗憾的原因另有其他。

本来是准备用手指上的金刚钻击中钢化玻璃上的细小纹路然后和前辈一同借用身体里的力量打碎玻璃接着坠楼身亡的,但被识破了,真是绝望。

 

不过伟大的少女是不会放弃的,那就换一招好了。

 

“因为你很无聊。”把少女手里的匕首夺了下来扔到地上,锋利的刀刃在与大理石撞击发出刺耳的声音,青年没有半分吃惊的感觉,对待家常便饭那样无视着这种不合理,拖着像树袋熊一样扒在自己身上的少女,青年转身打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对了对了,作为可爱的后辈啊,人家还是希望学长可以做些正确的选择哦。”走了两步,赖在青年身上的少女突然说起话,虽然狛枝凪斗看不见那个人的脸,但他知道这句话是说他自己听的。

 

 

待两个人消失在自己身处的底盘,狛枝凪斗无奈笑了笑,他和这两个人认识了差不多两年时光,两年间,只要见到他们就一定能看见一出史密斯夫妇戏码,据观察,两个人还演绎着一场不存在的青梅竹马的演出,硬是把两个人扩成了三角戏码。对他们两个人的相识相知,暂时还是个谜。

 

 

话说回来。

正确的选择吗?

 

 

选择放弃那种无用的人不就是正确的吗?人的光阴总是极其有限的,尽管这一秒还好好活着,但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因为任何意外而死亡,这种不是谎言的假话随时都能发生,所以在有限时间内追求无限的价值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理论上的确如此。

 

 

理论上……的确如此。

 

 

才不过这个时间点,窗外的阳光就已经刺眼得很了,或许是因为刚才直面了光线所以眼前才出现了这些盲点。

 

奇怪了点,居然是人的影子吗?

 

和那个时候一样,笑起来的样子也和他一样漂亮,让人移不开眼睛。






Chapter 11:

 

再一次来到日向创被金尚敏捡回去的小巷子里,狛枝凪斗有种时间倒错的陌生感,总觉得下一秒会见到那个狼狈不堪的日向,又觉得这里什么都没有。

 

不过此时在这里等着的他人是金尚敏。

 

“抱歉,手机不小心掉进咖啡机里了,当场报废,花了好长时间才从另一部设备上接收到了信息。”皱着眉头苦笑,走到满脸怒气的金尚敏面前,把通体散发着咖啡香气的智能机展示在金尚敏面前,狛枝凪斗尽力安抚起金尚敏,示意对方不要生气。

 

完全无法开机,隐约还有一股潮湿的触感,金尚敏强忍着想骂娘的冲动把怒火忍了下来,从早上联系不上人到好不容易在傍晚时分得到了回复,憋了一肚子气的金尚敏无比想要把狛枝凪斗一拳打倒在地。

“那可以帮忙了吧,哥的事情你已经看见了吧,日向创的事情。”

不打算给狛枝凪斗任何反驳搪塞的机会,金尚敏一口气补充着。

“出了这种新闻,不论影响大小,决策组的人应该统一选择直接封杀而不是选择压下消息,你是知道严重性的吧,虽然我今天一直在外面找你,但即使没听见公司的消息也能猜出是这样的结果,这不是我夸大,因为。”

 

“因为日向没什么价值。”

 

知道金尚敏不会用这种措辞,但狛枝凪斗还是抢先回答道,与金尚敏那副焦急着又一脸汗水的模样相比,狛枝凪斗完全是个局外人。

 

“什么?!”即使在信里见识过了狛枝凪斗的劣根性,但没想过对方居然这么直白而且恼人。

 

“既然是因为没有价值所以才被舍弃的,那也没什么好挣扎的吧,如果任何不甘心的人都要做些无用功,那社会资源不就被大量浪费了吗?这个世界需要什么样的人,是不是日向那样的人,都不是靠一个人的意志说了算的,不需要的就是不需要的,再怎么挣扎也是会被淘汰的残次品。”

“这就是天定的。”

“日向是天注定的什么都没有的人,所以也就注定他是不被需要的人。”

“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比较好。”

“会成为笑话的。”

 

 

 

“狗杂种你说的什么!”

感觉自己是在接受噪音的金尚敏挥拳准备砸到狛枝凪斗的脸上,他之所以会选择这个谈话地点也是希望狛枝凪斗能有点罪恶感,但没想过这人油盐不进,早知如此就应该选择人多且嘈杂的街市作为谈话地点,闹出个打架斗殴的新闻也好,也能和日向哥共进退。

 

“呀!”感觉有人突然冲到了自己面前,声音太过熟悉以至于金尚敏立即停止动作,生怕伤到对方。

日向创应该是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头发还是半干状态,虽然唇色苍白,但胸膛依旧挺得挺拔,没有任何被压垮的痕迹。

 

“哥?”认知中是觉得日向此刻应该在床上待着,突然看见这人在眼前出现,那表情跟看见了假货一样。

 

一旁的狛枝凪斗只是打量着日向创,没有多做发言。

 

“当然是我。”笑着把金尚敏的拳头按了回去,日向创转身面对狛枝凪斗,脸上没有笑容,“不知道你身手怎么样,但遇上这种事还是躲过去比较好,不过如果你可以接下攻击那就算我多嘴了。”

 

“……”狛枝凪斗挑眉,“居然是说这种话吗?”表情奇奇怪怪。

 

“嗯。”点点头,日向创并没有立即离开的意思,“而且,我还有事情想要寻求你的帮助。”很好猜测,无非是和金尚敏一样的要求。

 

狛枝凪斗没有作答,冷冷地看着日向创,等待他接着能说些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狛枝可以想办法和我一起解决目前问题。”

没有任何酝酿时间,日向创直截了当地说了自己的请求,就连以为日向会分析利弊的金尚敏也觉得日向直白了点。

 

“为什么?”狛枝凪斗的话不像是完全拒绝,但也没有答应,“而且我也不一定做得到,为什么要寻求我的帮助?”

 

“并不是需要你有多庞大的能力,我只是希望作为当事人的你可以和我一起面对这件事情。”

 

“是在责备我吗?”

 

“当然不是!”

对狛枝凪斗的问题投以否决回答。

 

“我只是在解决我的问题,我没有打算拖任何人下水,也没有期待这件事可以侥幸过关,我只是在用我能做得到的方式在努力,因为我知道我一个人做不到,所以我希望我可以得到帮助。”

 

“所以只是在求助对吧。”

 

“我只是在做我自己的努力而已。”

日向创摇摇头,再一次否定了狛枝凪斗的答案。

 

“这么说?难道日向准备转行成为诡辩家吗?”不知道日向创是脑子坏了还是精神失常,听他话里的内容有些离奇,但也顺耳。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需要付出努力,哪怕是这一刻,我也在努力地让你对我伸出援手,你可以选择不理会,但在你拒绝之前,我依旧会继续努力下去,或者说哪怕你拒绝了我也还是会继续努力的。”

无视狛枝凪斗的问题,日向创径直说着,说完,咳嗽了几声,皱着眉头咽下了血腥味。

 

“如果我足够努力的话,你一定会看见我的不是吗?”

 

这个腹痛得好比半个身子被撕裂的人,这个双腿疼痛得好像是腿骨尽数折断的人,这个没什么天赋,可怜到让人失望的人。

 

这个普普通通的人,正努力着,努力让自己活着。






Chapter 12:

 

“如果我看不见呢?”狛枝凪斗看着这个与他身高差不离的人,“如果我双目失明的话,日向还是要对我寄予期待吗?”

 

真是刁钻古怪的人,狛枝凪斗把话堵死,没给日向活路,也没给自己活路。

 

“那就把我的眼睛给你。”日向创坦然回答。

 

那就把我的一半给你。

 

似曾相识。

 

“这样吗?”狛枝凪斗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赞赏或者失落。

 

说不上来,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但金尚敏能明显感到这个白发的男人变得平和了起来,反观日向创,还是一副备战的姿态。

 

谁都知道他们两个人对话不止流于表面,金尚敏不是听不懂,但他不理解,这两个人的交情应该没多深,但回回碰面的场景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这两个人是星辉流明,不算十足刺眼,但碰在一起却让人不敢直视。

 

太过奇异。

 

 

“我认为我的选择没错,我也相信,我可以继续下去。”日向创的双手握拳,嘴上说得颇有力度,但一看肢体动作就知道这人底气不足,越是不安的人越是喜欢虚张声势,就和他自己一样。

 

狛枝凪斗撇了一眼日向创的双腿,站得笔直,但可以看出小幅度的颤抖:“好啊。”回应起日向创的话,狛枝凪斗对日向创做出最后通牒:“那还希望日向可以自己加倍努力。”

 

“我会好好看着的。”

 

话里的意思非常清晰,知道狛枝凪斗是拒绝了自己,日向创停顿片刻,随后摇摇头,“不,我不会让你看着我……” 语气语调存有犹疑。

 

直视着狛枝凪斗的双眼,日向创点点头,终于确定了下来。

“是的,我不会让你看见我重复努力的画面。” 

 

“但是我会让你看到我的出道teaser,我会让你看见我站在打歌台上,我会让你看见我出现在签售场的签售台里。”

 

“我会让你透过演唱会的人群在聚光灯的光束里看见我。”

 

感觉遥不可及,但日向创还是那么说着,那是属于他的慰藉,也不只是他的推脱。

 

“做白日梦的话好像还早了一点。”狛枝凪斗又开始觉得是自己高看了日向创,突然间自信满满也要看看行情吧,还是已经神志不清到胡言乱语?

 

 

“你不也在期待着吗?”日向创的视线直直瞄准狛枝凪斗,从那双眼睛里透出了坚韧和不屈正逐渐凝聚起来,明亮而又夺目。

 

和相见的那天一样,日向创的眼睛里是狛枝凪斗的倒影。

 

“因为你还在期待着我,所以我也没有理由不再继续,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一定可以让你看见我。”

 

“因为我始终看得见你。”

 

我想要被你看见。

我也想要看着你。

 

 

狛枝凪斗想要说话,但紧闭的嘴唇把所有音节都吞了回去,他的眼睛转了转,这才发现因为长久时间不眨眼,眼睛都变得干涩了起来。

 

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震感,狛枝凪斗觉得自己的指尖不住地颤抖,说不清道不明。

 

到底是哪里感到了震颤?

 

 

 

没什么结果,日向创带着金尚敏先一步走了,反倒是原先打算离开的狛枝凪斗的在巷子里逗留了一阵,待在原地,也没什么意思。

 

 

“对不起……”金尚敏低着头,耷拉着眉眼一副受气包的样子。

 

“为什么要道歉啊,我也没有怪你,反过来说应该是我要感谢你才对吧。”

尤其是刚出巷子口就因为体力支撑不住所以被人背了起来这件事,还是要多感谢几句,然而最想说的并不是致谢词。

 

“话说回来,月末考核应该也快了吧。”日向创轻声问道。

 

“没关系的,还有好几天的,不着急。”害怕日向创不知死活又继续训练,金尚敏接过话题,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样才能把日向绑在床上,好让他不能随意动弹。

 

“嗯。”日向创应了一声,意外没有多余的话,他把头靠在金尚敏的肩头,闭上了眼睛,“我想先睡一会儿,等到了目的地再叫我好了。”

 

“带我回宿舍吧。”

 

清风,分外柔和。

 

“哎?”金尚敏的脑筋没转过弯来,疾走的步伐渐渐放缓。

 

感觉日向创的脑袋靠在了自己的肩头,金尚敏有点晃神,他盯着眼前被拉得好长的影子,慢慢拉开了步子,一脚一脚踩着自己的影子,能看见自己的影子还背着一个日向创的影子,金黄色的夕阳和浅黑色很是相配,让人莫名觉得温馨。

 

真希望这一生就在此刻结束。

 

意外的想法跳进脑海,金尚敏怔愣了片刻,随后暗笑自己傻。

 

还是先回去吧。

 

等把日向创放到床上,金尚敏眼看时间还早,寻求狛枝凪斗的帮助这一计划已经泡汤,所以只能另谋出路。

 

日向创目前是心有余力不足,甚至心都不剩余多少,但金尚敏还有力气,也还有心,所以他还得继续下去。

 

社长、艺术总监、制作人,谁都好,能说动哪一个都好,能够让哪一个提供帮助都好。

 

深深看了眼日向创,金尚敏转身走出了宿舍门。

 

什么要求都好,付出什么都好。

 

如果他觉得好,我也会觉得好。

 

我总是有点价值的,一定可以帮上忙的。

这么想着,金尚敏觉得非常值得。

 

 

 

再次醒过来之后又是深夜,金尚敏正坐在床边看书,床尾的支架的上夹着一盏便携式台灯,橘黄色灯光,暖色系。

 

“很晚了吗?”日向创看了眼对面的床铺,另外两个室友都睡着了,金尚敏也换了一套衣服,面露疲色。

“大概是,两三点吧。”金尚敏小声回答,靠近日向创,伸手帮对方理了理额前的头发,笑了笑,“哥饿了吗?”

 

“不饿。”日向创摇摇头,他其实是饿的,但已经这么晚了,一口也不敢吃,“抱歉,我现在回我的床上睡。”说完,日向创打算起身,这个时间并不适合质问金尚敏为什么把自己喊起来,不过如果换做自己,想必也会这么选择。

 

金尚敏把日向创按了回去,摇摇头,书合上放在枕头边,伸手触摸着开关把灯关掉。一声不吭地,金尚敏把日向创往里推了推,倒身躺到了日向创身边。

“没关系,我也刚回来没多久,一起睡吧,早上还要去公司。”

金尚敏侧过身子,不在意日向创是不是睡得着,伸手把对方扯进了怀里,下巴抵着日向创的头发。

在说出公司这个词语的时候,金尚敏感觉日向创抖了抖,心里觉得怜惜,于是金尚敏伸手轻轻拍着对方的后背。

 

“为什么现在才回来。”被金尚敏当做小孩子对待,日向创感觉浑身不适,但空间狭小,不方便挣脱,日向创转移注意力问起自己关心的字眼,“有什么事情吗?”不认为金尚敏是那种会练习到深夜的人,日向创只好以为金尚敏有要事要办。

 

“没什么……”金尚敏打了个哈欠,继续拍着日向创的后背,反而自己才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没关系的……会有好事的。”

 

“没关系……会有的……”

 

大概是真的困了,说几句没头没尾的话,金尚敏睡了过去,日向创感觉金尚敏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也跟着闭上了眼,大概是想要把以往五年里缺的睡眠都补回来,以为自己很是精神的日向创也跟着睡着了。

 

没关系,只要活着的话,总会好事的。

 

透过窗,那就是双臂可以丈量的世界了。

 

今晚的夜空比平时要亮,当然也比平时的夜空要美上几分,但可惜大多数的人都看不见,唯独少数无眠的人能知晓这份无穷的魅力。

这世界上有多少人在睡梦中也有多少人在清醒着。

 

狛枝凪斗是一位。

 

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狛枝凪斗正对着手机屏幕发呆,界面上是短信编辑界面,一句话没打完,看来是正在思索。

 

“文化管理产业、广告学、电视制片管理……”

 

既然短信没有编辑完成那也就无法发送,所幸收信人也不会知道这个时候还有人会辗转反侧,思考着该发送怎么样的信息,所以无关紧要。

 

当然了,也说不定是知道的。

 

 

 

即使知道自己会收到短信,但在看见内容的那一刻,黑发青年还是如鲠在喉,那种知道芥末是辣味但硬要尝一口的心情,无比还原现实。

 

“我要跳槽去当助理了。”

 

短信极其质朴,质朴中透着滑稽。

 

 

……


神座出流此时真想成立一家娱乐公司接着再把日向创挖到自家来。



-TBC-

评论
热度(21)